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90 回復:0 發表於 2017-1-5 13:49:13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7-1-5 13:49: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裸杀》(珍藏全本)作者:寒江 TXT [複製鏈接]

《裸杀》(珍藏全本)作者:寒江  TXT
# t4 ^/ E2 j8 B5 L3 |7 l" {$ S【内容节选】:
8 v( s3 o/ V) U7 A2 Z* C0 D  (上)
0 V: C4 p4 v3 f  他扶着她走到停车场,上了自己的那辆黑头宾士车,启动引擎,转头倒车之际,他发现整个停车场内空无一人,已六分酒意的他,当即色向胆边去,拉起手刹车,熄了车灯,伸出了他的魔爪。
$ _! N. m6 V& }: Z- v% g9 c  她大约只有二十岁,他想;甚至不到,还是个幼齿哩!比起她的姊姊,不知要好吃多少倍。她上身着一件露半截腰身的“小可爱”下身是迷你裙,全白系列,修长的身材至少在一六五以上,他早就觊觎了,现在机会终于来到,为担心她酒醒难“办事”连找旅馆的时间也省了吧!
7 a5 j/ N7 [8 M( n$ i. a  他在解她胸前钮扣时,她的身体挣扎了一会,他便停止了动作,待她继续沉睡后,才再悄悄地抚弄,两片衣叶掀开后,他首先嗅到一股乳香,继而望见她粉红色的胸衣,情不自禁地下体就“昂首待发”了。也感到自己的心跳瞬间加速起来,探过去的手便微微颤抖,由那胸罩上方的蕾丝花边间隙直接插下去,哇睦!
$ o  ]- K; E* o& R' D  一只手掌刚好握了个满把,虽然有些汗腻,但弹性佳,忍不住他就揉捏起来。2 `6 W; V9 s9 `+ `; Q
  她的乳头小小一粒,是年轻的象征,如果他能看得见,一定会让他的心跳更加速:虽如此,他还有舌头,这“味觉”不是更胜过“视觉”的吗?* N' O' k* K5 O3 C! s
  他挪移身体凑近前,一口咬上她乳头,整张嘴像一个吸盘,与她的那袋乳房紧紧密合,舌尖则打齿缝中像百步蛇一般地探出,直抵她乳头,舔呀舔的,又圈来绕去。2 W& [; ~  K, o% A9 ]+ M
  他的阳具硬得是可以了,于是极想找个“洞”钻进去,他便派出他的“先锋部队”——他的手掌,沿着迷你裙往内探,摸到三角裤后,毫不犹豫地继续往内插,一下就抚摸到她的耻毛。哇!他简直没想到在她这般年龄,阴毛已长得如此丰盛,就像一丛盛开的花朵,使他迷失其间,游移良久,才直探入她的穴洞内。  |9 [# h( R! E. x1 R
  这个小女人的阴户可以想见是干净的,没有多少东西进去过,甚至从未有过(可能是处女吗?那他可真是有福之人了。这样想着,他就更兴奋地用手指来往进出,不一会,感到有汁液顺着他指间流出,那阳具就更了不得了,几乎快顶破他的裤裆。
  d+ j- N8 w' W& E7 Q6 y  她似乎有了知觉,身体像蛇般扭动起来,且不断呻吟。他停止了动作,静静看着她,又没了反应,他便更大胆地爱抚起来,手指直往洞里戳,不过这回真把她弄醒了。
" m" ?# y4 o7 m# u# ~6 D  她睁开迷蒙的双眼,一时间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大约隔了一分钟左右,她彻底清醒了,望望坐在驾驶座上的他,又望望下体,双腿不禁一夹,很快地将他的手抽出来,然后啜泣起来。  m" w+ K! S3 B; F: j. p8 r
  “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趁人之危?你是我姊夫也!”
& g& k  v9 M2 C6 h4 Q  她断续续地说。
' a7 s& N8 L- E7 U8 R8 o4 @- D1 O8 u  “不算是,你别哭嘛!我只是她男朋友而已!”5 Y6 p) U% Y! S9 l& ?
  他有些慌张,沾有她骚水的手不知该放那边。
; @2 Y9 {: R& `+ m' Z+ f  “你欺负我,我要跟姊姊说。”
- R+ W$ z4 f6 a5 _6 K( i: z/ ^  她一面扣钮扣一面哭着道:“原来你是这种人。”. x0 F' ^* q3 z) a
  “小咪,不要。我求求你!”( y+ h; M) b" a: U, _
  他的声腔变了:“我喜欢你,所以才敢做出这事来。”
% l3 F+ y: `7 N  “那你对她怎么交代?”
7 @2 P; Y0 I6 g  她停止哭泣偏头望他。7 j; u/ y2 B9 H
  “我们又没婚约,个性又不合,说分手就分了。”
# a. }; G1 _8 W( z' L1 h- h  “你不负责任,我才不会相信你。”, f5 A/ I  t' H2 Y! Q
  “真的,给我一点时间。”
; t: g9 ?& _' k0 H' w3 f. B; `3 D: v  “别说了。”
3 b: _0 t7 i" J: o& F5 p( E/ g  她打开车门:“我自己回家。”
5 z0 X+ d0 H% q; ~  T6 O  “小咪……”“以后你到店里来,我不会陪你。”  ~: t  P4 J) |
  “小咪……”小咪醒来之后,就听见厨房的炒菜声,看看闹钟,已近正午了,懒洋洋地爬下床,走到梳妆镜前,呆了一会,忽然撩起整件睡袍,检视起自己光溜溜的身体来。她发现左乳房上有瘀痕,用手按了按,没有消失,再擦拭一下,确定它是石堂玉留下的痕迹了,不禁锁起眉头,忆及昨夜他对她的唐突行为。7 U& Z" s7 O0 F# z; \
  石堂玉过去曾是姊姊周珊的客人,大约在一年前,也就是小咪刚到台北上班之际,他开始与姊交往,这一年来,风雨不断,以她姊姊那种烈性女子而言,是绝对无法忍受他在外边花心的。& _9 g! ^/ z( `7 W: f0 ~
  因此,自杀过两回,小咪基于姊妹情,自然对石堂玉印象颇差,不过,她知道他家有钱,是个小凯子,也就多了一份好奇,至少在心态上平衡了些。昨夜,他亲口表达了仰慕之意,原本她应该在酒醒之后赏他一巴掌的,听到他这么说之后,反倒多了些遐思!抢或偷姊姊的男朋友,不管是叛逆或者不道德,但对她这个初入社会的小女生而言,都不如刺激来得好玩。; ?& o: o, S9 f" M: I
  她这么深思时,完全未察觉镜中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影。
# T! ^% D" d( q: z7 y; I  是阿娟那儿丫头,进了她房间,看见她撩起睡袍那怪模样,二话不说,上前就一把抱住她,在她背后又啃又咬的。
& t+ l* l5 r, {) c% ]: A8 c( t* ]  “干嘛呀你……”小咪尖叫道:“搞同性恋呀!”
" `7 G' G# ]# W  g  “这么棒的身材,留给男人多可惜。”
1 i7 j( x  H% L3 \+ s  阿娟一面说一面环抱她的双乳搓揉。
: N) m* _/ O4 r" |  “别开玩笑了。”
( `4 h/ S& t; V  小咪推开她双手。
" o+ y) D/ J9 a( q  “这是什么?”( k3 C5 M8 w: l
  阿娟从镜中发现她乳房上的瘀痕,好奇地问道:“是哪个野男人留下的?”9 l6 }, Y5 w! H5 w4 n
  “撞伤的啦!神经。”+ n( f- W0 o" D* n2 B5 f
  小咪放下睡袍白了她一眼。
0 D7 [0 |% b7 U) w$ ?* h  “菜全炒好了,还不出来吃中饭。”
2 I, A9 ~4 ]! a) n  小咪她姊姊周珊在外边叫唤。
* i* ~) j7 L/ j/ a* |# w4 g# T+ y  “如果哪个野男人敢欺负你。”
/ S5 A8 H5 `  [* P  阿娟临出门前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我一定叫他不得好死。”
* m; B. z( m3 c6 y  她们相继出房间后,四菜一汤早已端上了桌,周珊坐在饭桌前未动筷子,却燃吸一根菸,持菸的手腕上,有一道明颖的疤痕。待她二人坐走后,她说:“石堂玉早上来过电话……”小咪乍听之下脸色微变,她担心昨夜的事曝光,便正襟屏息而生,连筷子都不敢动。, Q1 D& }; o  z4 E
  “他昨晚到你店里去了是不?”$ t2 e; T; I) d) O! e0 K: z3 N* n( z
  周珊从烟雾后盯着她老妹问。
# S; v; M6 ~" q) d3 @5 b4 j7 A  “没有……”小咪心虚地胡乱言语:“唤,他有来,我喝醉了,忘了。”
5 W0 t- s+ b! R  f  o5 J  这个该死的石堂玉,不会把昨晚冒犯她的事告诉她老姊吧!那可是他趁人之危,与她一点关系都没。" a9 [$ c! @! U9 K+ W7 }5 v& M
  “他说,朱老板色相太重,恐怕以后会对你不利,要你换一家做。”
) h# K) g* U7 V- e  周珊把菸按熄道:“这是事实,我跟朱老板最久,当然了解他的为人,人家是兔子不吃窝边草,他老兄则是专找员工下手。”6 @6 ~2 [! _' m. b5 t: D
  那朱老板原本是周珊的老板,周珊将妹妹带进他的KTV当公主后不久,就和石堂玉泡上了,石不愿自己的女友在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抛头露脸,就叫她辞职,包养她了,于是便留下小咪一个人在店内单打独斗,比起有姊姊罩着的时候不方便许多。8 @6 v* _. h9 D5 e
  朱老板的好色,在特种营业场所是出了名的,人称呼“猪哥”他也不以为意,叫他“朱董”反而不习惯呢?" n8 b' R4 _. |- D( [
  “他把我当小妹看待,才不会呢!”# t  }0 K7 m4 i  H
  小咪反驳道:“况且我已经二十岁了,又不是小孩子,一颗糖打发了。”
2 d7 w- K* `1 N5 s4 a  “你就是好逞强,告诉你,以后会吃大亏。”8 f2 k* ~8 s+ B" d
  周珊挟了口菜,一面吃,一面继续道:“堂玉人面广,一定能找一家比较安稳的店让你做,何乐不为?”
8 r5 C' b; A) }+ J7 D9 @  “谁知道他又是安的什么心?”0 x  W! F" u& K7 Q; J" }8 b/ _' u# x
  小咪忽然这么说。
: E8 V4 p( ?3 M# e* j0 A" b  周珊放下碗筷,紧紧盯着地问:“你是什么意思?”2 C% N% ]4 e0 Z) q/ f1 ]
  小咪见说漏了嘴,赶紧圆谎道:“他还不是为了向你示好,才要为我安排工作。”/ T% `/ ?: Q9 f) D/ @$ e# h
  “那倒不是。”/ n6 g! U' h3 D, i4 O# M
  周珊目光转弱了:“这坏胚子别样不会,就会伤我心,你们又不是不知道。”7 i. P& o2 \* s/ }: T
  她说的不错。从前在酒店当小姐时,以她周珊的姿色,除了石堂玉之外,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花重金想一亲芳泽呢!每每引得石大吃飞醋,干脆要她洗尽铅华做个良家妇女,此后呢?石堂玉就可以独自在外搅和呐!为她租的这间公寓,来的次数就愈来愈少,有时不来则罢,一来就跟她吵架,害她闹过两次自杀。6 h/ @0 T! V7 p$ z# d6 u7 ?
  “周姊。”
* `" u% I; e, T8 ]  阿娟说话了:“小咪不肯去,那就请石大哥帮我安排好不好?”8 \% Y2 Q3 d2 L
  “你?”- p  J' f" \( i& h
  周珊瞥她一眼道:“不要读书了吗?”
" t2 \) x8 j) t  “算打工嘛!我晚上放学后就去上班,反正大四的学分不多,不会累的。”6 E3 u* Q" {( H5 t3 y5 v% A
  “不行,我怎么跟你爸妈交代。”4 p: i! n/ E- k2 A. s
  “我爸爸这几年的生意很差,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台北有一顿没一顿的,也都是靠你们姊妹照顾,我想,我该出来做事为大家分一点忧了嘛!”3 ^) S! w& w/ h$ R7 g
  周珊沉吟片刻后,方道:“女人赚钱,真是不容易。我话先说在前头,做到毕业,以后不准在这个圈子里混。自己的妹子倒还罢了,我负责;你,我可负不了责。”
$ M. ^, d$ _& h% |$ v  周珊这一番话,道尽了她的苦处。她们三人皆来自于南部同一个眷村,算是一块长大的:周珊的母亲早逝,父亲另娶之后又生了三个儿女,自然对她姊妹俩无暇顾及了;放牛吃草,牛就迷失于荒野之中,周珊早就一个人跑到台北来混,算是出道得早了,等地妹妹高中毕业后,一事无成,又向往花花世界,自然步她后尘。9 e. G4 F) `$ M3 A% [* D  U' k
  对于这个妹妹(算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可以让她接棒,只要她愿意,没有人能责备她周珊,连她父亲也不行,因为他早就属于另一个家庭的了,不过对阿娟她就无能为力了。4 c5 H( g2 T# B2 A2 O% A
  阿娟的父母皆认识她,也知道他们的宝贝女儿与她姊妹同住,没有异议,就是充分的信任,一旦让他们知道了,她将女儿引介入这种欢场工作!岂不自砸招牌?何况在村子里宣扬开来,她将阿娟这么个大学生推入火坑,那有多难听?她以后还要不要混呀!8 m; P  u8 {' Y+ a% n  D
  “大姊答应了啰!”
2 s' m2 g/ w$ r  ~8 b3 M  阿娟兴奋地道。- A2 e  t! s. d* I
  “不,我改变主意了。”
% d4 w  Z% H. ^3 Y* {  她不得不反悔:“以后再谈吧!”
5 k  o% q$ E0 i( D5 v, |$ K  周珊为二位小妹的前途忧心的这天晚上,石堂玉竟然意外的出现了,而且还带了两瓶上等的伏特加酒来。. Y  h/ \: o2 U% H! e( r
  “没人在家吗?”
5 K/ s9 k9 @  y7 Y  他探头望望另两个房间问道:“阿娟也出去啦?”0 J$ W  I4 ]# q' w: A5 O( W3 B
  “我不是人啊?”+ q; E0 {. e0 @6 y! F4 j2 n
  周珊不怀好意地道:“你什么时候把我当人看待过?”* o4 w" w( ^, s, t
  “暧!吃炸药啦!”( d) Y2 B7 a$ j$ v. W% a: d7 G
  他一把抱住周珊道:“我的好姊姊,我不把你当男人,我当你是个十足的女人,我最爱骑的女人。”
, x6 v6 Z- t9 U& d, n) K  “石堂玉,别跟我嬉皮笑脸。”
" k8 `% ?8 i. \- s  她一脸正经地问:“我问你,你是不是在打我老妹的主意?”
+ y; e( W+ }# R3 s  “你老妹?小咪吗?”  i6 `% a) d/ }3 s, n7 _
  堂玉心里一惊,但仍装作一脸无辜地道:“她毛都没长齐,我才没兴趣呢!”5 K/ e8 f" A" z" S
  “我不信,中午我跟她说话,一谈到你,她表情就怪怪的,我看得出来。”% D. n" e3 q- p, O- I5 C: p2 g
  “我发誓……”他伸出右臂道:“我们之间若有什么不清不白的关系,天打雷劈。”
/ X5 Y7 \$ z0 J' k  {. @: N: I" l  “我郑重警告你,小石。”$ {: c0 S# p- A9 K
  周珊指着他鼻尖说:“你胆敢动我妹妹,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1 D$ X7 i. L) s/ G
  “说这什么屁话,唉!你是这样对你老公的吗?”
* m- u7 Y- p& ^% x% D$ a0 w& T  “我是把丑话说在前头,我妈死得早,我就像是她妈妈一样,谁也别想糟蹋她。”
0 f, o  K6 B& n- M- i$ ^  “你还是多留神老朱那厮吧!”
  M" U) X/ l5 S8 [$ X  “他也休想。老牛吃嫩草,门都没有。”, _1 ]/ i; k0 Q! _) t
  他开了第二瓶酒,先自行浮一大白,然后猛然将周珊的衬衫一把扯开,两只奶子在未着胸罩的情况下,突然跳出。周珊有些讶异,姓石的这家伙许久未对她这样火爆过了,看起来有点斯文的他,对女人表现爱意及渴求性欲时,常使用粗暴的性爱方式:久未对她这样,那就表示他对她的感情出了问题,如今他又这般对她,是回心转意了吗?3 w6 C3 q1 V- E
  她很高兴,决定好好配合他。
0 D, b2 `3 J3 v* Y  她掩住胸口,从沙发上站起来,满脸惊惧地返到角落,等待他内里的兽性发作。果然,石堂玉的眼中流露出凶光,剥下自己的衣裤后,抽出了他的皮带,精赤条条地一步步逼近她,手中的皮带绕个圈,像是牛仔准备捕捉野马的绳套。
& c+ y/ ?' {& {7 A! _3 h  “不要……不要强奸我。”, I% N: c4 D! p5 h! X
  周珊嘴中哀求着,眼睛却盯着他已膨胀至极的阳具。% w2 R0 D' m1 g% f% r
  就在他即将逼近她时,她身子一矮,从他粗壮的阳具边闪开,还顺势捏了那家伙一把。这下子可把他激怒了,返身扑过去,未捉到她,却撞翻了一座台灯。
+ y7 Z' }; M3 [4 T8 e( E  他爬起身,见她又躲回沙发上,就隔着茶几纵跃过去,未料到她有意跟他玩捉迷藏,很俐落地又跳到另一个角落,并且拿起身边衣架上的衣服遮住胸口。
# Q8 c" P$ W$ _4 n% p- e# h  石堂玉显然是个很贱的男人,愈是得不到的,他愈想要。他将皮带套在脖子上,腾出了双手好捕捉她归案,她左躲右闪,他也紧紧跟进,丝毫不让她逃离那个角落,末了,他将她连同那衣架一起搂住了。
1 Z4 x* `& C6 p5 l4 `+ G  “你这个贱女人,想逃到天涯海角吗?”
* z$ h% W5 Z; A9 t9 _- ]  “我求求你,饶了我。”. g* V: k: `$ u
  他抓住她的裤带,“刷”的一声连同内裤一并褪到脚跟,然后抱起她扔到沙发上。她像一只受伤的小鸟,缩在那边不敢动弹,看着他的屌晃呀晃的逼过来,要枪毙她似的。4 c* p9 h, B5 q/ E: r
  他拿起桌上的酒瓶,缓缓地朝她身上倒酒,酒汁流在她昂挺的奶子上,稍稍隆起但颇平滑的小腹上,和她状似蝴蝶的阴毛上,使她的一身充满了伏特加味,成了一个典型的俄罗斯女人。9 E% K! |" _7 y: \
  他趴上去,让阳具顶在她阴洞口,然后添她奶子上的酒汁;他的动作忽然变得温柔,令她心动不已。他在舔她乳房的同时,鼻尖一直左右摩擦她的乳头,使那小小的一粒极为敏感地尖尖翘起,探入他鼻孔内。; D+ A, q3 J, j% z( F
  他的脑袋渐次下移,舌尖舔遍她的身体,像为她擦过一遍身体,最后找到了她的小屄洞,那里面早已流满淫水。! ~, ^6 m* Q( `) e1 o
  到了桃花源口,他忽然又变为粗鲁,双手使劲掰分开她的腿,指头在她阴唇两侧也将之扒开,使她洞口大张,然后一根长舌头直向里探,伸到不能伸为止。
, B9 A3 q* [3 L2 @& Q1 y5 _  她忍受不了这一下子的深入,整个臀部弹了起来,扬起有半尺高,口内则“大哥哥”、“小石”的乱喊一道。
: }' ~4 J& r6 K  他的舌尖进进出出她下阴无数回后,猛然抬起头来,早已满脸汗水,跨上她身体后,他把皮带套在她脖子上,阳具硬邦邦地插入她阴户中,就这样下体一边抽动着,上臂一边拉动皮带。这个姿势受益者谁都料不到,竟是周珊呢!2 J. K3 ?- i; H3 n8 s' q
  当他的阳具深入她阴洞时,她的脖颈同时被皮带拉起,双腿便情不自禁地往外张,使他能更深人,她的快感也更大呢!' k: j- O6 g1 {" W! O4 h
  这样子搞了无数回后,他又将她翻转过来,改为骑马姿势,一手抓皮带环,一手猛拍她屁股,而那根巨大的棒予则湿淋淋地往她屄洞里直钻。- W3 p/ _' y% q) m5 y
  “快、快、我不行了,快……”她这般嚷着的同时,手从她体下向后伸,捏住了他的卵蛋,随着他的动作一握一松。' B0 ^$ B  W# H* @7 H) g
  “啊……”就在她达到高潮的同时,在她的助力下,他也泄了。
7 }5 g  d6 Q: b2 j  u, y, p  他尚未翻身下马,精液仍一点点地泄出时,门开了,是阿娟,她看见了这最后一幕。( t" v1 q% C6 Z* H- U1 ^9 f
  就在小咪她姊姊和男友大玩“骑马打仗”的同时,在KTV酒店内担任公主的小咪、小琪和其他几位小女生,被点名叫到V8号房内服务。4 v  K% o3 m4 ?
  “是什么客人?”
+ T' ^# X- p" J0 Z0 r  小咪问小琪。
# l* n, C2 y/ ~4 E  “猪哥的朋友。”# c4 M2 m5 r( V& {8 C* p' e
  她小声答道:“其中一个叫董哥的尤其色,好像前辈子是干妓女,这辈子要捞回来似的。”
, P! J( f& I, a5 s- s& Q* v  “那他小费给得爽不爽快?”
9 l  F. N! I* ]( N' M6 [/ K  “很揟扼门。”# i4 k- u5 |- J$ v1 F# u. S" E
  “他敢碰我,我就拿剪刀剪了他作孽的那个东西!”
5 f2 C" S' B9 P  她们端着毛巾、杯、盘,嘻嘻哈哈地进了V8。: f6 Z# [4 Z) N3 ?7 \7 P
  “朱董好。”% `8 y1 b3 s+ n9 L
  大伙齐声道。
( ~% A% Z0 D" T2 ~  \) }  “猪哥,光是看你这几位公主就够了,还要叫小姐干嘛!个个都标致得出水哩!”
4 x0 g( f  C& ]# \# O  小琪用臂拱拱小咪道:“这就是董哥。”! q$ e( o8 s: w+ I" x
  “老董,今天是你请客,就不叫小姐啦!”
. s8 x, I3 M) f! e2 v. X+ i  猪哥老板糗他:“想吃白食,那这几位朋友怎么办?”, J! O0 x+ N. R. h
  “喂,我可是姓董而已,不是什么董事长,你别误导这些妹妹,以为我很有钱。”& F) f- i0 B: i4 n( F4 S
  姓董的赶紧声明。6 \" D% w! I" C2 A' V# z9 Q
  “虽然不是董事长,不过真董事长恐怕也没你有钱,少装了,来!每位妹妹先打赏一千小费。”, j2 ?  p$ G8 o
  猪哥大声吆喝:“每个人再点一位小姐坐台,大开杀戒了今天。”' [6 u* t- N& E2 h" u6 z
  众人听到这番话无不喝采,公主们也更勤快的工作。: j: h& L, `8 M, F! w; S- O" o
  “老朱,拜托你饶了我行不行?”) O6 k: U" Z3 C8 u. Z4 e5 {$ o
  老董故作哀苦状:“这卡一刷下去,我怎么交差?”
( c4 N) b+ v# ~  “少啰嗦!待会我叫本店最漂亮的姑娘来服侍你,让你捞够本。”6 e; X4 r5 ~& E' `" ?8 x
  “漂亮倒不一定,只要够骚就行。”
# b% x8 K8 H3 o: {  有朋友发话,又引得众人一笑。
4 s1 r5 h7 U1 e* U" q% H9 O( a  “好啦!横竖都是一刀,不准讨价还价,每人五百。”
, N; E' g5 ?- x% z- I  老朱又接着说。0 H2 b. [9 z8 s4 s% C* L3 O- ^& v
  老董举起双手道:“我投降,今晚任你宰割了,谁要咱们给雄哥作寿呢!”
7 ]! _! N3 B7 p( j/ i4 f  坐在他身旁一位蓄胡须的中年汉子,打皮夹中抽出一叠钞票道:“谁去换一些零钱来?”3 {. ~$ y; s9 C% t  Z0 d
  “雄哥,不可以。”
/ y, W, }) ~+ g& Z2 W- q* Z7 O  老朱忙制止他:“这一摊讲好是老董的,一切归他。”
: t) \, H2 k' K  “是啊,是啊!”
6 N* W: U" v2 e" X1 C  老董一张苦瓜脸抽出钞票,叫小妹妹去换了后续道:“猪哥要我今晚死在这里,我也不敢不从呐!”
4 Q4 t% }  W. P* I+ P  零钱换来了,每位公主打赏五百,唯独小咪和小琪是一张千元大钞。
$ O! v9 V% X4 W! o  “她们两个留下来继续服务,其他的可以离开了。”
( F  B+ [9 ^; j0 e/ V) g3 ~  老董说:“小姐你们一人点一个,这二位公主就留在我身边,一左一右,猪哥,你说成不成?”
6 S' g" q. t+ q' N  “当然可以。”
9 v% _+ m  U( n5 ^  就这样定了今晚的局面,五个坐台小姐在男人中间插位坐定。小咪和小琪则一左一右跪在老董身边。一大桌子人闹酒的闹酒、唱歌的唱歌,气氛极佳。
$ n3 u1 d% p; g( c& e' f% b) f7 m: Q  老董不怎么喝酒,很少敬别人,别人敬他也顶多沾沾唇,其余的时间,他全用在左右两位“护法”上,这其中他对小咪就又更“照顾”了。
. K5 ]% q% D0 u  “你今年几岁啦!”
2 }  R' [/ F4 N" {+ M# D/ S- m  老董问她,一双老手一直抓着她小手不放。8 }+ p/ @# [7 p# P- u
  “十八也!”( m9 O4 a) q* R4 {$ u/ L7 k8 K* H; h
  小咪故意娇声答。
) Q" L0 _* l  v  a  “才十八吗?”3 _& ]  ]8 F) B( {% r0 ^; ?+ {
  他的手爪突然捏住她的乳房道:“我看看它们长大没?”
, i# [' z/ |7 a! e  M* v! b  “哎哟!董哥不要嘛!”" e9 r& q+ g: J
  她躲闪开来,不过他的手又移到她大腿上了。" N5 S7 m1 i% Y: Q7 z" V
  “董哥我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f; L9 \1 L8 |) G4 X; h
  他手爪一直向迷你裙底下采:“晚上请你吃宵夜好不?”' L1 G7 o, E8 @  d
  小咪挪开他的魔爪说:“不行,我妈妈会骂我。”
& \- v; N* w& b/ w* t2 v. |  这种幼齿的口吻更逗得老董心神荡漾,禁不住在她耳根说道:“别动,我再赏你一千。”
7 M7 F6 Y9 Z8 X; W# k3 k4 h$ P  他的手掌重又回到她大腿上,且一直往里游移,碰到她私处时,隔着层三角裤,一根指头仍要往里插。, U/ @: J3 T4 k# K
  “好了。”
- i( i; h4 n  A( w% ?+ x9 @  她把他的手拿出来:“董哥,你悄悄地把一千块放在我手上。”1 _# h! ^& ^& c/ \7 C& ?& W* B
  “这么快?”
( l% o# G8 @% h; W: r+ Z  他极不乐意。& ]' [3 l2 R' G4 x# ?( a. {+ O$ ~
  “这又不是阿公店,也不是茶店仔,这样已经很过分了。”. A. `2 v8 U% j' x) ~
  他掏出一张大钞放在她掌心中,正想说什么时,有少爷进来叫小咪接电话。7 o3 d% Z4 Q7 Y. ]8 C& U! R1 E
  小咪将大钞塞入腰际,跨到小琪身前时附她耳道:“我又削了他一千块。”3 |' d. H- X' K9 A2 z; ^
  “要请我客。”; i7 n3 A3 ~, ?: [. k' X3 r
  小琪说。
7 i2 p# h) e  Y% Q  “当然。”
  O8 S4 e/ c  G5 R8 J" w8 H) {  D  她接了电话,是小四。
1 U4 A; A9 C" }9 l% M  “晚上我接你下班,一块吃宵夜怎样?”, J. f/ q7 l- t2 v( d. n
  “不行,给我老姊知道,不骂死我才怪。”
7 J6 e/ d& i* u: ~5 ^; w  她说。
  Z3 E. ~+ w% ?$ Z# L! G  “喂,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 D3 h3 w  F# G8 \  听得出来他很心急。
$ U9 B9 ?7 y/ D8 J: ]+ a: F; d, m  “改天嘛!而且我来那个,你知道吗?”3 [0 e: }2 ?0 A: g/ i
  她骗他。
+ z% s# ]/ w$ ]8 D2 Z  对方沉默了一会,只好说:“小咪,希望你不是故意躲我,那我再给你电话好了。”
( M, _. Q7 `, m( X( i4 s! E  这小四是个江湖混混,有次随着他的大哥到店里来应酬,看上了小咪,就频频找她聊天,吹嘘他的江湖见闻。  I# y" A7 O+ ^& n. a+ w
  小咪从未听闻过那个世界中的事,颇感兴趣,一时昏了头,对小四这种男人产生了英雄式的幻想,以为自己将会成为“大哥的女人”所以在认识后第三次见面时,就跟他到旅舍开了房间,后来,发觉他的作为根本不是当大哥的那块材料,就逐渐灭了那幻想。
. G8 B+ A* h, }3 N6 f$ g4 G6 v  这事被她老姊知晓以后,臭骂了她一顿。她是怎么说的,小咪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O5 r- `6 \: y8 v, K
  “你别以为男人长了根鸡巴就全是英雄好汉,在这个圈子里,那批假兄弟我见多了,全是些靠女人吃饭的贱胚子,吃干抹净后,掉头走人,什么情义、什么恩爱都是狗屁,你最好张大眼睛,看仔细点。”
" l; `6 M4 _: A5 R; U  老姊说的好像满正确的,她因此渐渐远离了小四。
1 L8 m& A/ L7 I  要走回V8,小琪却跑了出来,在门口遇见她立即扯到一旁说:“董哥想买你出场,正在跟猪哥商量。奇怪,猪哥倒很护你,就是不答应。”' g% m& l! D% U9 i
  他说,“公主是不能出场的,本来就是嘛!这是规矩,可是上回有人要我出场,他还不是照样答应了,自己坏了规矩。”0 S9 s/ w. o! X# L
  小咪推门入内,似乎已经谈完了,朱董又安排了两个小姐坐在董哥旁边,而朱董一见她进来,又立即推了地出门。" i( k! P4 p& Z; }
  “那老家伙想吃你,别再进来了。”' y: `5 J0 ^( K2 u% U9 e  Y0 Y$ K
  猪哥对她说:“都是我帮你挡掉的。”
4 j( s8 s: z; h% G: e% Q6 w7 }' h  “谢谢朱董。”8 k3 c: I5 d' y$ L
  她勾着他的手臂撒娇:“那我先回家休息好不好?”
3 Y% `! A/ u) ?% t/ c1 Q  “死丫头,给你一根竿子就顺着往上爬,去吧!要记得我对你的好哟!”
6 `% S1 z5 V7 |  他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
3 \2 h- C6 }6 O# g5 t8 R7 s( }( q! w  阿娟隔了几天之后,才将她看见的那幕奇特的性交姿势告诉小咪。; u4 o- n7 z! l4 _% g# I" y
  她进小咪房间时,小咪还在睡觉;昨晚下班返家后,她原本想冲个热水澡,不过脱光了衣服,却倒在床上起不来了,阿娟一眼就看见她的裸身。
1 u8 ?* f$ e$ u5 D/ Z  阿娟和小咪同年次,月份较小些,二人在性经验方面的成就,就如同她们的在校成绩一般,有着天壤之别:小咪是在高一那年失身的,而她阿娟至令仍是处子之身。所以那晚看见周珊和石堂玉在沙发上的那个奇怪姿势,当场脸红心燥起来。
3 E# @$ o  Q+ j' t  她不仅对两性之事不解,连自己的性向都浑然不解,她觉得自己对男人的身体兴趣并不大,反而对女体感到兴奋。在这间屋子里的周氏姊妹,平日穿着都很随便,洗澡如厕有时也是光溜溜地满房间跑:她们不在乎,因为没有男人在场,但她就不同,她觉得自己是以男人的眼光看她们的躯体,奇妙无比。! F- C0 G$ `3 w$ v$ W
  周珊大小咪五岁,也不过二十五而已,整个身体散发出成熟的女人味,熟得恰到好处。她的乳房像两个热腾腾的包子,咬一口就会流溢出汤汁似的,可惜的是有点下垂,不过乳晕的颜色很红,倒扯平了;可能是疏于保养之故,小腹微微凸出,也不算很碍眼,最美的莫过于她的耻毛了,简直就像一只蝴蝶,令人忍不住想爱抚一番。% V5 F# Q1 b5 K0 K; y# V
  小咪的肉体是幼嫩的,散发出的是青春气息,虽然身材瘦高,可是乳房并不瘦,仿似两粒桃子一般向前挺立,那微小如豆的乳头十分可爱,含在嘴里恐怕会溶化掉;她的腰身十分平滑,丝毫没有赘肉,就是那一撮阴毛有些杂乱,不成个什么形状,比起她姊姊就不如了;值得一提的是她的脚掌并不粗大,根根趾头像是玉雕般细致,且十分干净白皙,教人恨不得捧在掌心好好咬一口。
  V0 L* _; T, ?5 b  就这般欣赏女人的眼光,阿娟不输男人了。
! R. I7 s) y& a( ]  L% s8 t0 I  现在,她望见小咪光溜溜的身子,竟激起了些许性欲,尤其她俯睡的姿势,使臀部显得格外高翘,阴唇明显地呈一圆弧形,漂亮极了。她悄悄跳到她身后,垂首轻轻吻着她阴唇,有股尿骚味,但更诱惑人。她用口水滋润着它,使它看起来更潮湿丰厚。
$ [( {" z0 B& p9 M' A% {5 x2 ~7 C  跟着,她学着石堂玉他们,跳到她身上摩擦着她身体,很快就把小咪给弄醒了。
0 h; {6 F7 G) t2 j' S% x1 e- k  “娟,你别闹了,人家还想睡嘛!”
5 V9 m$ p$ P4 Q7 R- a3 \7 {) Z  小咪翻动身子,把她弄了下来。
7 E9 Y$ R/ Z5 a3 Y  “你知不知道,我在学石大哥和周姊他们。”
5 s( }6 d# n2 ~" N3 a  她有点喘地说:“他们就是这样搞的。”
$ V; q2 {, P1 k- a  “这有什么稀奇,谁没这样搞过?”
! V' V6 y. @: Z3 p* H  她被她弄醒了。+ X" `9 c$ o4 l( V% d. g
  “还有哪!石哥还用皮带套在你姊姊颈上,好像骑马。”
  S6 r4 F$ D1 i9 ]$ }5 }! R7 o1 c  “他有怪癖吧!”( B3 x7 F1 p0 Q2 P5 z
  小咪拍拍她道:“男人的花样多得很,两厢情愿就好,以后你会明白的。”2 ]& q7 V0 q) Y" o6 a0 f9 k
  “我才不会让男人当马骑呢!”1 d' O1 p1 o" a5 n  h+ X) s# \, Z
  她抚弄小咪的乳头道:“还不如给你骑。”" y  [# z; u/ o# C
  “神经呀你!我可不玩同性恋的。”
/ I3 l" A$ [/ W% H$ `  [  小咪拉开她的手,起身出去上厕所了。* }7 x1 k5 D$ v7 D9 H% j! ]" J
  阿娟追出去,在厕所门口看着她尿尿,尿完后半蹲着身子拿卫生纸擦下体,她忽然问她:“小咪,你跟几个男人上过床?”
& A9 B# A4 n" s% ~. Y2 O: J  “嗯……”她想了想说:“四、五个吧!”/ f8 t; u# z$ n1 n
  “第一次怎样?好不好玩?跟谁做的?”
" U! V$ I' D) K: j* T. w: z( F  “你很烦也!问那么多干嘛!”# I& H6 P) d! e9 H; Z) s( `* L
  她抓了一把牙刷刷牙,从镜中看阿娟仍一副探秘的表情,漱完口后不自觉她笑出声来。
. @9 `7 ]) J. ~1 ?7 Z( R  “破我处女身的那个男人,你也认识。”$ \" e0 X* o- ~. x/ N
  “到底是谁?”
+ ^. X: b9 B$ I- n* }  v* ]  t  阿娟贴上她后背,双手各捏她一个乳房道:“不招供,我就捏破它。”  y8 `, l: A3 k: X
  “好,好,好,别那么用力嘛!”- I: W, @* B  p4 v' r9 n
  小咪也不洗脸了,转过身来沉思一会道:“住你家那条巷子头一家姓张的,记不记得?”6 I& }% T. L- D. F; p$ J" ~3 _# h
  “嗯,我晓得,他家有三个儿子,是老几?”
" g4 ~" X7 e8 v  小咪眼望天花板,神秘兮兮地说:“老大。”8 X* G- A  K2 t& f9 h1 E
  “哇塞!我还以为是老二或者三。”
/ D* ^: T2 o: @! E2 n# f/ Y* y* B  阿娟无比地惊讶:“老大比我们要大十岁呢,老天!”
+ ?7 |( A% r- d% d! P  “我喜欢成熟的男人,那些毛头孩子,我才看不上眼。. K8 @3 e' q8 c6 B' O) k( I: F  A8 A
  “是怎么一回事,说给我听听。”
) E* Q' ?8 X9 m) h6 T) s$ o, P  小咪干脆坐在洗澡缸边,翘起腿来,无限愉悦地回忆道:“我们交往了一阵子,谈谈小恋爱、牵个手什么的。有一次,他约我去看电影,回来之后,经过那所小学校,你知道的嘛!他牵着我走进去,我们躺在操场中央,那草坪有多舒服你不晓得。在那样夏天的夜晚,凉风习习,满天星斗。我们起初只是聊天,后来,他开始吻我、爱抚我,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就让他脱光了我的衣服,然后他就夺走了我的贞操。”
1 p2 N! S; S4 M) [% M! m. g" m  “哎哟,羞死人了。”" P( }0 I0 p0 Z) l
  “你有没有想到,当第二天早上,小弟弟妹妹们在操场上升旗时,发现有血迹,一定会吓一大跳。他们会幻想是不是有人被杀伤了?或者野狗打架咬伤的?但怎么就想不到,那是我的处女之身呢!哈,哈。”( w( v# N5 `2 @' g( `3 H7 x
  小咪起身洗完脸,仍抑止不住笑意。阿娟有些不解,随着她走回房间,一边追着问道:“这有什么好笑,要是我一定觉得很丢脸。”1 H3 B; E0 w/ U$ W1 ]4 J

9 f# E5 Z* N) y9 G* _& }! C- i$ F  w" ^+ d9 [6 [
【下载地址】:http://www.feimaott.com/file-837851.html
' S' @3 O! x: f" e, o- o【下载地址】:http://www.disknic.com/file/19eca063672c9f78.html
" z( G" {( q" s) g" N
- S7 Q6 _& i" X6 C) ~

回復樓主 親!! 早上好! 心底有WK、心情就會飛翔,心中要個希望、笑容就會清爽!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email protected]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