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41 回復:0 發表於 2017-1-5 16:46:50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7-1-5 16:46: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美姐凌辱计划》(珍藏全本)作者:不详 TXT [複製鏈接]

《美姐凌辱计划》(珍藏全本)作者:不详  TXT) n6 R7 A% e4 M' ^0 B2 E- J/ N" B
【内容节选】:2 O6 a/ j- U# Y' U! }" x4 r
第一章 性奴之夜
+ h) Q4 p7 d; c- y3 Z) N7 n  走下电车向家走去的中途,白都美沙子有了尿意。- |% c) y+ M! K) U  [
  这时从大学回来,可能在练习高尔夫球之後,和伙伴们喝啤酒的关系。
  F& N$ L6 h1 I4 r  走得再快也需要十分钟才能到家,似乎是无法忍受的距离。
3 A/ z  J0 b) n/ y4 ~  (怎麽办?' p) p$ t, E" F
  向前走是住宅区,没有任何饮食店,回车站又增加时间。
/ h" w; f6 k* P# H) @* I  这时候突然在转角处,向回家相反的方向转去。
! T( ]+ ^; m% y  因为这一边有郭原,那里应该有公共厕所。走快一点,不需要三分钟就能到达。
$ y% v. S* ^" o8 N8 k5 d5 _  虽然不是很乾净的厕所,但现在不能过份讲究。
: H) a) S1 P9 q: e  四个门的最里面,想敲门时,门把已经损坏,但这时候忍耐已经达到限度。6 {8 t8 O) w- N4 b
  这一天美沙子上身穿胸口有缎带花的粉红色套头毛衣和纯白的裙子,腰上卷一件浅紫色的外衣。
* E% L! \1 v8 v/ P$ ?6 S/ r  把皮包挂在门把上,急忙撩起裙子。. W, \. n& C, T3 T
  把内裤和裤袜一起从屁股拉下来。
! C0 d- a: Q4 J( ~: ~) _  蹲下去的同时,尿就像雨一样打在马桶里。
+ M$ K9 p2 z" W1 i/ m  就在书一口气享受解放感时,门突然打开。
& X/ k/ j5 b* y9 e  l0 m  「啊!」
' m# I- Z+ K, V# I  想关门已经来不及了,有一个男人进来,反手把门关上。; a' Z6 j1 _9 s
  「唔」在这刹那间美沙子还以为自己在做恶梦。
' P# o, _* E# U3 o5 s3 m  「你敢叫就杀了你!」8 P% a& r1 x9 z9 R% t
  把她自以为很漂亮的长发抓住,锐利的刀锋对着她的脸。' V. b, T1 K# F6 ?& u- O2 A, O
  「啊!」
8 c: \3 _6 A+ E  U  嘴动了几下但是没有发出声音来。而且尿意还没有完全消失,不要说是逃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 E5 K7 k2 b" b) Y7 U# C' X  「站起来!」
: |& @; N0 n6 D" S* {+ `1 w) i; b  那个男人发出兴奋而沙哑的声音。( E$ c# L) H' Q/ f, |: m2 V
  头发被他抓住,美沙子尽量把双腿夹紧,然後站起来。她自己也感觉到温热的尿液顺着大腿流下来,把退在大腿上的内裤也弄湿了。; _* n8 |0 h+ o
  这个男人大约四十多岁,头发剪的很短,身体很强壮。大概有几天没有刮胡子了,在黝黑的脸上只有眼睛发出污浊的黑光。
* G1 [9 R  P, A$ D: D$ u  美沙子在恐惧中闻到酒的味道,男人粗糙的手向美沙子的大腿跟摸过去。. p( I, f! ^+ q; [
  「不要!」
% f/ M/ T  F0 O7 L  t  反射性的身体像後退,同时捉住男人的手腕。
- f. ]3 f4 J1 A. S! l  「你给我老实一点!」
: H2 d" \/ n4 L) \. X3 N$ c$ v0 o& k% b  胸口被他推了一把,後背靠到墙上。0 @& ^8 ^3 Q: U  B; Q
  「来人啊!来人……」; H+ p( D" D. s. M
  还没有叫完,男人的拳头打在她的肚子上。
9 H8 P3 t0 d# N" |  「喔!」' e6 I, E0 F, M; L3 t
  发出声音,第三拳已经打过来了。呼吸感到困难,眼睛因为泪水使视线朦胧。
. v: V  b% A6 g7 t  「饶了我吧!」
6 N1 F, M4 O( {  美沙子用颤抖的声音恳求。
1 W1 E( L& c: `5 R/ j( f  锋利的刀锋抵在脖子上。
2 x' `& C$ v, n; w. ?  「你想死吗?」4 x6 C3 B% _9 B
  美沙子轻轻的摇头。
: I  w: |- U/ T  「不想死就老实一点。知道吗!」: Z1 m% Z8 d8 ?% {8 b
  美沙子微微点头。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遭到暴力,男人的手指又在大学女生雪白的肚子上抚摸。
1 j$ ~$ ?5 U, h/ h) q  在夜晚的公共厕所里,刚撒完尿就有陌生的暴徒随便玩弄花唇,对一位千金大小姐来说,产生比死还严重的羞耻感。, c. f/ H" j& ?/ z. j  i
  (啊!救命啊!
- `1 A- C) q6 }& B  在心里这样呼叫着後悔不该到这个地方来。
6 }, o2 f# [3 @' J2 ~9 D/ F. G/ V  如果,没有喝朋友强迫她喝的啤酒,如果下车後立刻到车站的厕所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6 H+ {! o' k5 b8 O" \- u
  可是後悔已经来不及了。) s# z) ]4 S0 S# x6 ?8 C
  男人从花唇收回手指,放在嘴里好像很相的舔一舔,露出黑黄的牙齿,拉起粉红色的毛衣,露出充满新鲜感的胸部。风码的乳房,已经完全成熟,乳头向上挺起。
8 L  x  n+ e* [( ~+ e4 o  男人用手掌抱住两个丰满的乳房,偶而用舌尖舔乳头。
  j" \+ S) v8 ~9 R. S  美沙子因为绝望赶到眼前一片漆黑。大概男人在不久候就要开始侵犯。美沙子过去从来没有和男性接触的经验。
; F; v5 }# i, {1 W* Q  (怎麽会以这样的方式失去处女。4 c1 H4 b# `' G- P
  美沙子真想大声呼叫。
; v1 g# M: b9 p- @2 ?  男人的手开始脱她的裙子。
' z1 c7 P$ @# N* N: d( A: D& D# d8 L; Y  脱下裙子後,好像迫不及待的抓住内裤和裤袜,从脚下脱下来。
2 u- H$ @; _- V  在公共厕所的窄小房间里,大学女生的雪白下体完全暴露出来。
! e! y' N" w4 q, N+ b9 o* t  男人用刀一面底在她的脖子上,一面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黝黑又膨胀的肉棍笔直的指向天空。0 _% Y, i; o- p* J, N* Y
  美沙子这时候认命了。她想,自己的第一次性经验,命运中应该是这样发生吧。4 I# }' J4 ^5 B! ?9 X
  男人用一只手拉起他的腿夹在腋下,火热的肉棍向他挺过来,用尖端捅了二三  ,突然在股间发生强烈的疼痛。6 C; E; w7 ~, g7 T2 L# `8 B
  有一点清醒时,又粗又硬的东西已经深深的插入她的身体内,泪珠从脸上低下来。
% y! ^2 R% W( _8 i  男人的呼吸开始急促,肉棍在她身体内有节奏的活动。
# x+ o0 k- r  ?5 G% D* F) ^* T$ O6 a  没有多少时间就结束,男人把他的白色液体射入她的体内,然後离开她。
* K* _6 u- ]7 Z/ y" Z2 ~, ~  美沙子就好像失去支撑一样,依靠在墙上蹲下去。& l. D1 x4 ?! _
  「小姐,原来你还是处女?」
2 A% [2 p$ w" S+ [9 \  男人看到雪白的大腿上有红色的东西说。美沙子一面呜咽一面点头。
' V4 [# E4 X3 c* z( _& D  「原来如此。」
. ^4 g3 I8 ]- z! K  男人的声音再度变成冷淡,用手捉住美沙子的头发。# j& c$ s+ n1 j) R9 E. V* k
  「舔吧。」  u2 E: D* ]7 T! ?
  把她的头仰起,用刚才凌辱她的东西正对她的嘴。
% `3 K6 X- z# }1 j9 [  「快舔!」! a8 D! g" [/ r, D2 Z- ]
  美沙子犹豫时,男人的手粗鲁的捉住她的下颚,使她张开嘴。3 {* B1 z4 N/ X; B( X6 @7 L, Y- v
  「唔!」
# s1 d9 b. Y" q  沾满精液的肉棍进入美沙子的嘴里,她也只好把肮脏的东西含在嘴里。
8 {( r5 g/ [, M- J& A  「不要用牙齿碰到,要用舌尖舔。」- u# G6 l; c, J% ~! J$ f
  美沙子在不得已的情形下只好那麽做,技巧当然不纯熟。可是男人已经萎缩的肉棍,在女大学生的柔软嘴里,很快的恢复硬度。) G/ F  e5 V9 }- j* e4 d
  「小姐,你弄得很好,将来一定会使你的老公高兴,现在要更深的含在嘴里舔。」; X, @* I0 s; Y
  男人一面说一面扭动屁股,粗暴的用肉棍在美沙子的嘴里活动。
, R2 i. _# o, o: N' `/ u  「噢!」( F: x7 r* x. D# t
  美沙子忍不住发出哼声。0 T3 v) |7 o- C
  「小姐,喜欢这个吗?」
1 Z3 p: j4 P  ]5 @5 a  「      」「说呀,是喜欢吧?」
& _- r# O0 a( \- K  「唔……」
, h& u2 N% G' P( w5 |7 O8 J" m  软弱无力的摇头。
( s1 X4 i+ E, ~  q  「说!你喜欢这个东西!」
' c/ Q4 R5 o1 G6 }9 E3 I* u0 D5 F1 C  用力拉她的头发同时摇动她的头。' I4 d+ y: Y2 f' j$ P7 o
  「啊……喜……欢……」
% g& U& I9 C- B; A8 C5 r! m! _  男人又露出黑黄的牙齿说。
5 v% u2 l: q6 {! P' R: [  「你本来就喜欢这个东西,对不对?」
- N2 e1 C% J8 D) i1 w  「是……」
5 X7 @$ i, e0 S$ c! H4 ]  流着眼泪点头。
( i4 V0 G* @. V' `& b/ C  「你要说喜欢!」
3 W2 n& W' _3 K" p  「是……喜欢……」! e, ]7 l0 D+ Z$ X% g) d: c8 {% s6 [! R
  「你想性交吗?」2 _" X! J5 t9 [4 T! i9 v1 K
  「是……」3 N) F% M: ?: S8 l9 A+ H( u$ _* m
  「要好好的说出来!」& t. P! a. _! l- j8 E
  「饶了我吧……」
- }1 [. M' I- X" P  U  H# p  S' R  在这一刹那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5 Y. x* J# [# s# V/ R8 @, @  「说呀!快说呀。」
, f, w- Q: Y- ~! E$ q. g; z2 g  「我想性交……」
( n* J  Z6 V0 p% z& H1 m+ v" e  颤抖的身体说出羞耻的话。
1 @( z8 R8 F3 n" z' S. H2 N  「再说一次!」$ S( R/ U% x0 m9 }
  「我想……性交。」! g3 _1 ]8 f* `! t6 j
  「再说一次!」: w+ k4 r# d+ P8 H5 l
  「我想性交。」( M% W8 l) I! [! G" T
  泪珠不断地涌出沾湿脸颊。
  v: a. X0 S- w' C) e  「继续说,说到我答应停止为止。」" `, r! _2 g9 c8 X
  男人发出这样的命令之後,要求美沙子摆出狗爬的姿势。
9 M* C" X$ X4 W$ U1 P6 f# d* `2 @6 a  「我想性交,我想性交……」7 V" H4 `; I& p9 a8 g
  美沙子像念咒一样地重复的说。男人从她屁股後面抱住她的腰,开始做第二次的凌辱。8 N  Z+ c) P' k% m8 Y9 r5 x, w* ^
  美沙子向学校请了三天假。
1 w5 j/ ~1 L  I  已经取得毕业所需要的所有学分,只剩下毕业论文,所以三天假并不影响美沙子的课业。
4 z3 A- ^7 W( q" @5 Q, M- K  只是因为装病让周遭的人担心觉得过意不去。
% h& I' p+ \6 u' K  {( }: M  家里有父亲荣二郎,管家妇加津,房客伊能庆太,母亲在五年前去世,姊姊亮子已经出嫁。伊能庆太是母舅的长子,所以是她的表弟,现在补习中准备考大学,为上补习班的方便,住在美沙子的家里。  ]( L) k7 C! }" p! S9 r
  请假後第一天上学回来的夜晚。
7 D# x, v+ U# D2 T  「姊姊,英文有问题,能不能教我。」
7 H" y/ \$ R6 m8 r! ^" q5 i  和父亲一起吃晚饭时庆太说。
6 h4 x" A/ g5 ?1 x  「好吧,洗完澡後我教你。」
# t8 F1 x  y, ?/ A( V  美沙子顺口回答。
1 V6 V5 a9 N9 ^# F. Q! s3 ]$ C  过去有很多次美沙子教庆太功课。
) @/ m7 Q. ]; _  根据美沙子的观察,庆太以现在的实力很难考上第一志愿的国立大学。可是还有四个月,只要认真努力还是有上榜的可能性。* n9 l! n5 v# q2 J! m8 B4 I5 z. T
  对没有兄弟的美沙子而言,庆太等於是亲弟弟,实际上,当庆太第一次叫她姊姊时,一方面感到难为情,一方面也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快感。
& i' d( s0 l  y/ K" N  因此,就算不能考上国立,也希望他考上第二志愿的一流私立大学。
, d$ O  |. V8 A/ \) |$ c  「好像庆太也要认真地用功了。」
7 u- G$ R& w* X7 p  荣二郎看着二个人说。庆太也难为情地红了脸。以前从补习班回家大都是夜晚十点多,但这四、五天以来六点钟以前就回到家。7 {% k8 t* W; J+ S+ H
  「补习班结束後,在朋友家一起用功。  v; t+ p1 x* d& J' D
  庆太虽然这麽说,实际上是和朋友打麻将,荣二郎早就看出这种情形。
, O2 d+ a. k4 v  但最近庆太回了晚的原因,有其他的理由。
$ C5 p, E9 u- A  洗澡後美沙子到二楼。美沙子的房间是在楼下,庆太的房间在二楼,换好衣服後去敲庆太房间的门。
5 V) O1 v* j) \: ^9 _  「请进。」2 d2 G% ?9 ?; o6 C9 H% F
  打开门走进去,因为每天有家政妇打扫房间,所以里面很整齐,墙上贴着偶像歌星的海报。
8 {) f7 q# d: ]: o% j" d  「你要问什麽地方?」
- I; j* U9 X2 Q* ~. h) ]. \! @  「哦,是这里。」
$ }" e" j. j6 c/ S& b2 |& e7 D' r% t  美沙子走到庆太的身边,看书桌上的教科书。看他指的地方,并不是很难的部分。
+ k2 J1 U) V2 C  x& q$ @  「哪里不明白?」8 ^" o, Z$ y* [
  「是……这里的意思……」
$ j* }; ?* _' l! Z( Q5 N- \  看到庆太口吃的样子美沙子感到奇怪,到这个时候,这种程度的英文还不了解,就是二流的私立大学也没有希望考上。1 N# }' {2 u- d! `+ P" B& I
  「庆太,你怎麽了?以你的实力我认为这点英文是没有问题的。」3 C6 o4 |! a; m- F9 B
  说完之後解释给他听。
/ h9 Z. W& e/ [  「姊姊」 庆太的声调突然提高。「实际上不是英文的问题,有其他的问题要问你。」+ e7 v! V- r! ^' C! O" S
  「什麽?」
6 g/ v. S; e$ R/ D# ]1 |  这时候美沙子发觉庆太表情很不正常。* m9 P: @. T( ?9 s% F- ^6 L# G$ d
  「女人在……那个 ……被强迫凌辱时也会有性感吗?」* q" F9 ]  J4 J% |8 m# L4 |' ]* Q
  「什麽?」
% v# O1 \3 Z5 m4 [; F4 y" x+ x  美沙子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头来看庆太。* W/ J. o4 @' i, ~5 v4 ^4 M1 F/ a
  「究竟怎麽样?」
6 h6 y" j* g* e* P: @3 p. v  「我不知道那种事。」
, `  ]+ U! t/ F) V; a# Y  声音有一点沙哑。: r& T6 h4 S, |8 |2 h
  「那麽,姊姊被暴徒强奸时会向警方报案吗?」9 ?2 F9 h8 b- [1 s' i
  庆太急迫的口吻,美沙子无法回答。( k% r' L9 z& m' Q
  「还是认命?」
% z& c* c4 _9 q+ y  「那种事我不知道,从来也没有发生过。」3 `; Y' m4 F. _0 H" ]
  「用想像来回答吧。」
/ m: ?5 v+ }" Y0 A4 X0 D/ Y  「为什麽……问这种问题?」+ ^0 i! ~! O# j- }0 u
  「是因为……」
  m! a% W0 K' D- }$ D" y  「你若是问这种问题我就不管你的功课!」
, o$ U5 [6 O0 B* J" K  用愤怒掩饰自己的狼狈,美沙子走向房门。7 `" `$ L6 G/ T1 S
  「等一下。姊姊,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 s: ~! G; G/ |/ P( i5 E8 S# [) i  美沙子在门前停下来,觉得庆太的声音突然变冷淡。
& m" m8 P  M2 D: d% |  「是什麽东西?」
- Y9 r8 H7 }4 P2 i& Y  V% A$ j( X  「你看了就知道。」
" h( `# N, c, `  美沙子走回来看他递过来的几张照片,一下子使她说不出话来,拿着照片伫在那里。就好像从背後突然用木棒打她的头一样。是相当大的冲击。
4 x0 p$ J  Y8 e+ M4 Z, m1 ]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女人被男人强暴,异常的是在厕所里,灯光不够明亮,但更显的有逼真感。可是其中有两张被强奸的女人脸部很清楚。" V; x5 p2 {3 x# `% @
  「姊姊,怎麽样?」
  V! Y; z- \: J. j  庆太的声音使美沙子清醒过来。
! ?* j9 k- k  r- W( n3 i  「怎麽会有这种照片?」6 a3 {' Z2 u7 ]3 @& ]4 C/ n$ F
  问的声音已经沙哑。1 f* Z& W7 a, r( }" v
  「照的很不错吧?本来想早一点拿给你看的,可是姊姊好像生病了。」
8 U/ S) j! e2 m6 o  美沙子无法分辨他是不是再讽刺。
/ g; v2 G0 s# B  ~$ u  (我这时候应该要镇定。. T. f; O: T5 R' `9 @1 D  z
  美沙子这样告诉自己,然後对庆太说。- c, x1 `) c$ j8 g, |9 |
  「庆太,这个照片是你照的吗?」
* h# X( o2 @8 d. T% T, j0 r  「嗯」庆太点点头,看着美沙子说。
! X' T4 }; I; F4 x  A- d# a  「姊姊,我喜欢你。」4 W/ r9 r+ G8 `0 J4 ]$ `! ?
  「什麽!」
0 `9 `1 [, a7 G" P: ~  「我喜欢你,你觉得我怎麽样啊?」7 y6 Q! V4 K; t
  「当然喜欢啊。」
2 ~" r+ U4 P6 Y; D( o$ A$ D% t  美沙子在犹豫中这样回答。
7 X, ~* ?( q: k  「爱我吗?我是爱你的。」
, g' |% i' j( S  美沙子的脑海之中已经一片混乱,刚看到四天前在厕所里被强暴的照片,又立刻听到表弟的爱的表白。
' R4 R# y1 @" V: |* Q  「怎麽样嘛,说清楚呀。」6 n, W' R$ C1 c
  庆太的眼光是非常认真的。0 m- _3 J5 @! g
  「什麽怎麽样……我说过是喜欢你的,你像我的亲弟弟一样……你明白吧,我从来没有站在爱情的立场考虑过你的事情,因为我们是亲戚。」
( K1 [; [" K( @$ e4 h- X  「这麽说,你是不爱我的。」& C( s) I3 n( o
  在庆太脸上,露出自杀般的表情。
* V; E" L0 K) X; q; J) ]  「这也是当然的吧,姊姊这样又美丽又聪明的大学生,不可能爱上我这种上补习班的学生吧。」, ?$ n5 ?- P% f4 I* I" u
  「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说过吗?我喜欢你是真的。」: e5 n- W1 r4 q+ I  J" |% l
  美沙子多少恢复一点镇定。
* l/ q! J$ V+ j7 Z  对方的身体虽然大,但终究是十九岁的少年,年龄只差三岁,可是二十二岁的女人和十九的男人,精神年龄的差距如大人与小孩。
( b: R' j& i  Q9 Y- e  Y# b% [9 V  「真的吗?」
; m3 F, U5 x$ u) {, Y  庆太抬起头来看美沙子。! h9 n$ Z: o& `9 e, f6 p
  「当然。」
7 E' t9 p% o2 `# Z) d8 f0 f6 {  美沙子点头後感觉到庆的眼光丁在她穿 T shirt 的丰满胸部和穿迷你裙露出来的大腿处,突然感到紧张。6 N$ B+ T/ k2 s3 _, a
  从刚洗完澡肉体散发出来的特有气息,足够震撼少年的心。两个人都突然变的沈默,那是令人窒息的沈默。2 r7 {; R2 y  v+ p# T  ~
  「啊,我……」
! O9 I; D( u' o& S0 ~' \' i0 t  美沙子想要离开,庆太双手抱住她的腰。: }3 z! x4 q8 C+ J3 U( ^9 ^+ y
  「我喜欢你。我爱你。」. v1 S) [! C! x6 |* n. `, X
  「啊」庆太的力量立刻把她推倒在旁边的床上。
; k: |6 T7 T" D5 Z* s3 q2 \5 j  这是四天前的恶梦再度出现。虽然抵抗,但在力量上是抵不过对的。双手被压制住後,只好放弃抵抗。庆太一面凝视美沙子,一面把嘴靠过来。
, a: D+ {5 ~4 ^, h) E: Z$ C4 s  就在两人的嘴就快要接触的刹那,美沙子无意识的大叫。
7 b" L4 O+ o4 E% I5 @# S  「不要!」
' c( |6 y+ b) N, }9 X2 Z  一面叫一面把头转过去。3 a2 B  U/ l/ q5 t% I  b' a( M
  趁庆太双手放松时候,美沙子迅速站起来说。" d6 J+ W1 r9 d
  「我讨厌做这种事的人。」
7 l, o$ |4 O: p# u2 @. w  一面说一面冲出房门。
1 @" i% s1 W; t& ~, Y  回到自己的房间,心里的悸动还是无法静下来。化妆台上放着从庆太房间拿回来的照片。除了庆太的爱的表白,这些照片对美沙子造成强烈的打击。0 R* w) j! J" t! H3 o7 a" X
  他是怎麽到这些照片的?那一天晚上公共厕所没有其他的人。是在小小的空间被强暴的,门也是关的,不可能拍到照片。- [0 |* F2 `* y2 f7 u8 ^
  可是眼前就放着不可能拍到的照片。这个答案只有庆太才知道。* A. r; X+ {2 }% M! k
  而且还有底片的问题,必须要拿回来才行。
0 H# z" T4 O( j  恢复镇定之後,美沙子再度到庆太房间的门口,敲门,但没人回答。
: r2 W  J+ j$ p. [& x1 Z3 T  「庆太,是我,可以进来吗?」
% `9 p2 |9 p. D5 m0 S! z+ B  「      」「我有话要跟你说。」
' E( {7 h$ L; j/ n3 j5 p  「      」「我要进来了。」: A0 C, m9 d2 `, k% I* j1 a
  推开门走进去。
# Q- L6 L+ K3 O: v5 q2 f; ~* o  庆太坐在原来的位子。  @4 U# Z6 ?* O2 _
  「刚才对不起。」
. a8 T3 D& H8 I5 q4 E  q  「没有什麽。」! M& Q6 Q. v# u5 T* T# y
  庆太看着书桌说。
' Z2 b( V% ^4 e, `1 U) L. E  「那就好了,谈关於这些照片的事。」
" O9 r- s! K; J: M" u; T  美沙子照片放在桌上就离开庆太的床边。% b4 m3 U' B2 F  q( D5 ?* F. n3 @
  「庆太,你说是你拍的,能不能告诉我是怎麽拍的?」
3 ^; r) A( E0 b- m8 t/ k' L1 K$ _  「为什麽?」, H9 O4 ]5 [& ~$ \
  「因为我不记得人拍过照片。」
1 m2 N; D( ?4 R; a( m6 Q  「你说谎!」
1 t5 h% O2 w6 w" y  庆太忽然大声吼叫,连同椅子转向美沙子的方向。庆太平实的样子,实在无法想像现在这种可怕的表情。" c" F( l1 g$ @. k4 w8 p
  「姊姊是来要回这些照片的吧,还有底片。」
/ A1 _: i$ O7 p( [' P  「      」「是想要这些东西吧。」
- U' a4 G$ n8 Q  F& `9 e  拿起桌上的照片给美沙子看。
7 X$ m5 v) s0 o  ^* @9 k  「我是想要的。」6 S' i: t! d$ ^; Y" K( q/ x1 _
  美沙子看着庆太说。6 n% Q0 I1 f; |) I* Z
  「这种难为情的照片,如果让别人看到,我……你该明白的。最好你能给我,而且还想知道你是用什麽方法拍的。」. z. m7 L" G( c! u6 `2 q; c
  「可以给你。」+ a& O' X  G) r$ Y  ]
  庆太回答的很爽快。! W6 B* L( c7 p2 c/ q* x
  「谢谢。」
& x' H+ D/ f: {6 c- O6 m  「可是,姐姐给我什麽呢?」
/ D8 o& [3 L/ [9 C$ e. S  「什麽都可以……」
1 @9 d5 ]+ D: m! b( E; _/ E  美沙子说到这里突然紧张地把迷你裙露出来的双腿夹紧。不知何时开始,庆太的眼睛盯在两条雪白的大腿上。% V, P$ S3 O5 \- x0 l" K  K
  只要想到他刚才的行动,就明白他想要的东西。5 B  i% B' w& y: a' @; _+ Q' c( a
  「真的什麽都可以吗?」+ J' ~& n/ L4 V, k% R- z0 m0 W
  从庆太的眼睛中冒出热光。
' `9 F" Z0 \1 _: I1 Y  a+ G$ L  「不,不是什麽都可以的。」" F5 v# A5 R) C  u: z8 O
  「果然是这样。其实,不做交换也可以。我在四天前就忍不住想要拿给补习班的同学看。」
4 T6 t; C( t3 ~9 j% S' o  「庆太,千万不能那样……求求你。」
1 b: [$ [. j0 F. T1 h4 C% t  「这是我的自由,因为这是我的东西。」
1 z& M1 t; g: {( |4 \$ C  美沙子感到狼狈,现在和先前的那种少年做爱的表白的那种情形完全不同,在庆太的表情上露出狡猾和冷漠的表情。# S% R' J1 ?2 R& O! P: `
  庆太看到美沙子慌张的样子,知道这些照片比他想像的效力更大,就变的更大胆。/ H" h6 @& P0 B
  「你没事就出去吧,我还要做功课。」5 C$ i+ s3 |0 |% U; n
  美沙子听到他这句话,知道二人的立场已经颠倒过来了,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了。
" W6 a% U, I( N' C2 N' D0 ?6 c7 r" V  「好吧,庆太……姊姊答应你的要求……所以不能让别人看到这些照片,要完全给我。」
5 J9 }6 l  K& s. Q4 i6 s" r  美沙子露出恳求的眼光。
* E) c0 G$ C. T  「姊姊,是真的吗?」
9 a( p, l- ?, F' K  「嗯,我答应。可是庆太,你也要遵守诺言。」; U2 i' i7 n  I! `3 a: b
  看到庆太向小孩子一样天真高兴的样子,心里乾到更痛苦,但除了点头以外没有别的方法了。
/ X- S7 i. v3 [( Z1 {- q  「姊姊今天穿什麽颜色的内裤?」
  h3 }! X2 J4 Y0 n5 P" X- I" Q  「什麽?」* P) ~8 O8 D8 i8 a- W8 }
  好像很意外的,美沙子 的脸僵化。
3 o$ |' D* I  x: N$ r9 ~  「什麽颜色……那种是……」: b  `  a  x2 J1 j. m+ p, V. }
  「告诉我吧。」. G$ i) r4 J- `: P. y
  庆太用强烈的口吻说。9 v! n: C% d9 X; Q/ B
  「白色的……大概是吧……」
3 p( H  `& ]; o: i$ Y' w/ y  「让我看。」
/ z0 e5 l% c/ D6 I. P* Z  r7 E  快要到嘴边的拒绝的话吞回去,美沙子下意识地夹紧从迷你裙漏出来的美丽大腿。
' k0 j! R1 T7 ^$ `  「我说要看,你没有听见吗?」3 R9 j# x( H# ?2 @. d8 H
  「庆太,你……」
; i) }' O* |4 c( n" n' ^  「快把大腿分开!」0 v/ d: g: e1 y- a( N& O
  有命令的口吻    好像说,你不照我的话作,会有严重的後果。% X- Q' l3 C! _, ]* W
  美沙子真想走,可是,无论如何要拿到照片和底片。# l3 b* }3 G% B9 A/ k' w2 w
  「给你看,就给我照片和底片吗?」: B6 Y9 g% g4 \1 P$ W% J
  「是的,你我的话做就会给你。」6 ~  ?# }' }* I2 k
  美沙子咬紧嘴唇,只要忍耐一下,那是很短的时间。美沙子好像用双手压住迷你裙的裙摆,然後把可爱的膝盖像左右分开。
3 T  Z/ k" R1 |" d, X$ o4 s  这时候庆太的眼里看到两条充满弹性的大腿,夹着有裤袜逊的白色稍许隆起的内裤「把腿分开大一点。」
6 F3 D) Q) M4 Y" [4 [( C) @; c  「      」对庆太严厉的眼光,美沙子忍不住把脸转过去,但也只好分开更大的角度。) D3 T& K8 d/ P6 t
  庆太的眼睛看清楚裤袜的缝线,和白色内裤的荷叶边。
6 |& x7 q4 y% }- F, M; G  「就这样把双腿放造床上。」/ T+ A' }! n* Z8 K; P
  「我不能,就这样饶了我吧。」
3 U$ |5 r$ P' j, ^3 L/ {  「不行,你答应过的,要照我的话做的。你不遵守诺言A我也不要遵守了。」7 y! B$ E, O2 u8 L4 C
  庆太的命令有绝对力量。美沙子闭上眼睛,屁股向床里移动,双手扶在两侧,把分开的美丽大腿抬起,双脚踩在床边上。
2 w/ m' R+ t* X  z1 D3 ~/ B9 k  这时候迷你裙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 y' U* k* M" j2 W- H  「啊」突然站起的庆太,又立刻跪在床前,用手抚摸美沙子的大腿。) d7 F0 P* V# v$ `
  「不要!」6 |$ _8 x& e$ B
  美沙子要合上大腿。
/ V' o2 W) {% c9 M! h; f5 g" {" \  「不要动!」) q( D- h# n. P& @
  庆太发出锐利的声音。
3 V. C# f7 N7 s9 c3 n7 s  「现在动了,就绝对不会给你底片的。」" j( _2 A% J0 ]  Z* s
  「这……」
. u# G$ k7 b9 B5 P% U. U3 T  美沙子把合起来大腿,再度慢慢分开。
9 w% w. _% R! v$ }3 {: P: X! h; W  庆太一面用双手抚摸美沙子的大腿,一面把脸靠近丰满的大腿跟。6 S  l0 a+ p: X0 E% L3 i1 D
  在大腿跟地方,好像有两夹住羞耻的部位,微微隆起的部分有薄薄的内裤遮掩。
0 q9 @" B4 ^# @$ R2 ^8 I8 d% S  那是他作梦也想看到的美而隆起的神秘地带。( _' ^! i# Z' J$ Q2 X* d' Q
  自从来到白都家住以後,庆太几乎每天都想着美沙子的这个地方手淫。在这以前,他意淫的对像是一个偶像歌星,但现在是美沙子用的香水味,偶然碰到美沙子的手的触感,或是他偷偷摸过的美沙子洗晒的内裤的感触或味道,可是现在美沙子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眼前。激动地呼吸也感到困难,但庆太伸出舌头在那柔软的隆起不为舔。
0 C' W8 [: Y$ `% ?% F* Z  A  「不要!」
3 g. l* F2 G$ r8 b  美沙子羞的脸色通红,双手  住脸。可是这时候的庆太已经无法煞车。从大腿的股间散发出来的强烈女人体臭,嘴唇用力压在上面。
+ t7 d" |5 s' O  「我要脱下了。」
, l# e; z- s  f* B  还这样故意声明之後,庆太的手指勾到裤袜的腰部。
& A+ i3 w2 W' K3 C- H" [. o' g: e" w  「啊,饶了我吧……」6 \6 k  ]9 B1 H* i
  美沙子的股间不由的向後退缩,可是紧随着不放。他的手有有点颤抖,但还是向下拉。可是因为不习惯的关系,拉到隆起的臀部时,就没有办法继续拉下去了。; X4 R8 T+ i; Y3 O0 e) B
  「姊姊,你站起来。」
% z3 C+ v9 y% X5 Y2 f. ?2 a  庆太仍然抱着美沙子的腰,让她从床上下来。从迷你裙露出来的大腿显的更美。; Z& a# d7 ?7 \2 L' a
  「求求你饶了我吧。」
; z& r" n* Q+ I% `. p/ |  美沙子一面向下拉迷你裙一面恳求。
% s8 E8 r4 ^. ~2 W2 p  「我可以停止,但底片就不给你了。」
7 P/ y, h  K# O. F7 q/ }  「啊……」. S! L, U9 ]/ D; l6 I9 U+ \9 s
  美沙子发出轻微的惊呼声。; @. g/ j6 z7 h0 s5 j
  庆太重新撩起裙子,这一次是从腰侧一下子就把内裤和裤袜一起拉下来。
% O* z. {. k; i! y) g4 t  V  「抬起脚」拉到脚时,分开二次脱下内裤。
/ F* t/ F% x) L  N- E+ a  这时候美沙子迷你裙的下面已经完全赤裸了。
, W1 x6 t* S  J5 S# r: S
- o4 V, }9 q  P8 y8 X: U【下载地址】:http://www.feimaott.com/file-837898.html: ^. X: u% A! H# O. u9 G: }; {% w/ Z
【下载地址】:http://www.disknic.com/file/374a9d730ae87417.html, R# E, x6 Z: L$ `. d

8 I' }0 u; a. u/ I% [3 S

回復樓主 親!! 下午好,中午養足了精神嗎?讓我們一起渡過下午茶時間,WK有您更精彩!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email protected]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