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67 回復:0 發表於 2017-1-5 17:07:32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7-1-5 17:07: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终生的噩梦》(珍藏全本)作者:fudaye TXT [複製鏈接]

《终生的噩梦》(珍藏全本)作者:fudaye  TXT
8 |4 ^# g* v! ^" r6 y【内容节选】:
4 O- J" k" r. u% F' y第01章 命运突变
- R/ q- f: }# s! x5 p1 F  我是一个不幸的女人。在我们出生的时候,母亲因大出血而撒手西去。和我一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还有我的妹妹。
% H9 N& j1 q/ Z  我们是双胞胎,在我们的右脚掌上,留着一块相同的黑痣。3 a% U3 F/ Y' ]- Z% b/ p4 ^
  父女三人相依为命,在老乡的热心帮助下,我们一天天长大了。1 k' N; v; V: z/ J( j, {0 r
  可是祸不单行,在我们六岁的时候父亲遭遇车祸不幸遇难。& I  o- f3 Y/ V5 q/ x* ~7 q
  村里的人视我们为灾星,唯恐躲闪不及给他们带来灾难,更没有谁来帮我们。
! p- A& u- N8 L  后来是一位城里的远房亲戚收养了我,起名王晓梅并送我进了小学读书。% ?6 a4 \, z: j  J
  而我的胞妹,侧被一个五十岁左右,满脸凶气的中年人带走。
) M, k# U3 `; Q1 [  等我们再次相见时,那已是十几年后的事了。
$ x$ l  h2 D# a6 O0 {  我永远也忘不了分别的那一刻:紧紧抱在一起的姐妹,被中年男人强行拖开,我们哭着喊着。" S8 F. \  _; _) |- f+ w- J, u" @
  妹妹那绝望的眼神,撕心裂肺的哭声,像刀子一样扎在了我幼小的心里。% m6 L( y$ f) _. A+ o  H- g7 x
  那些善良的乡亲,只是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此时在我眼里他们是那么的陌生、无情。我恨他们,我恨天下所有的人。. Z# [/ O( H5 L( Z. |
  六岁的我又有了一个新家,家里除了继父继母还有两位哥哥,大哥大我四岁,二哥大我两岁,全家人拿我当宝贝一样。/ W; s1 [( ]: {8 d/ j
  父母疼我爱我,放学后哥哥陪我做游戏,骑大马,抓坏蛋。幸福欢乐的生活慢慢融化了我心里的阴影,我渐渐变得活泼开朗起来。; r) k% I' \! ]0 y( m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我到了上高中的年龄,我的两个哥哥高中毕业后没考大学,跟爸爸下海经商。
6 x: ^; _* t9 Z+ Q; d# M% K5 y  由于家里没时间照顾我,所以爸爸给我安排了一所寄宿制学校。
% j( J6 J2 k2 a& ?- `  由于我从小开始学习舞蹈,基础好,水平高,又加上我身材模样出众,自然一入校就被选入校舞蹈队。并且一直担当独舞、领舞的角色。; [( s- ^  N  \6 A. f% C
  同学们称我为“舞蹈皇后”“柔柔公主”。从这两个称呼中,你就可以看出我的舞蹈水平和身体的柔软, }  m* ?0 k% ?. b3 a* ]
  同时被选入舞蹈队的还有我的同班同学许倩;李芳,我们三人被同学们称为舞蹈“三支花”。! P% A3 d) ^8 D4 {- X* ~  k! B
  我们三人同岁,又同住在一个寝室。我们就像亲姐妹一样在一起学习、生活。按生日排大姐许倩,二姐李芳,小妹自然是我。$ u* d; d' q# K* R, B
  李芳的父母是机关的办事员,芳芳头脑灵活鬼点子多,怕吃苦,办事喜欢耍心计。
  e! V6 z7 q8 ~, i4 b  许倩是一个单亲家庭,她高傲而心胸狭窄,如果谁得罪了她,她一定会报复下来。她说到做到,从不食言。
$ ~" I8 c* ~9 q" |. T& N  她母亲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是我们市里的名人,不但有钱而且神通广大,连我们市里的许多领导都要看她的脸色行事。. s" @5 d3 z! T+ ?
  而我聪明伶俐能吃苦,做人低调,不喜欢同别人争抢。% ^( J/ H! Q4 }8 _0 K+ V' }
  虽然我们三人性格各异,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友谊。
; }6 R+ S. w6 G$ X1 G  在舞蹈队里,基本功训练是艰苦和枯燥的,每当在训练的休息时间,我们三姐妹就会在红色的地毯上打闹。
3 M; a* k1 L. y% z  我们最喜欢玩的是骑马抓强盗:一个是骑士,一个做强盗,一个当马。
& _; a# J# K$ _  我们用猜拳的方法决定骑士、强盗、马的人选。我赢得最多自然是骑士,倩倩输得最多只有被当马骑。每当我从倩倩背上下来的时候,倩倩总是来揪我的耳朵进行报复,扮强盗的芳芳笑嘻嘻地站在一边看热闹。
9 K- u9 T  K# J  由于我学习努力,刻苦练功。所以无论是学习成绩,还是舞蹈水平在校都是拔尖的。领导、老师对我另眼看待,同学们向我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6 u6 `- @/ M- S9 Z* U
  一天下午是美术课。可学校里新安排的一个舞蹈我还没练好。于是我想拉着倩倩和芳芳一起去练。; f0 i  h6 m) }5 J
  两人不想去,我只好向班长请了假,自己去练。哎,谁让咱是领舞哪,就要比别人多付出一些。3 r( r: k, W1 y9 x
  我正在排练厅练的起劲,班长急匆匆地跑来对我说:“梅梅,快走,马老师发火了”。/ }  K! y7 k2 [8 c/ K9 x# H
  “马老师?那个马老师啊”?我不解的问。& a* u0 z- M8 H. A. F* [5 f- u8 W
  “马桂兰啊,新来的,也不知她发那根神经”。班长答道。
1 V" [$ J' v, r+ ?) e; {  学校里为了保证演出质量,所以有些课我可以不上,可以去训练。对于这些老师没安排,只是默认了而已。9 w5 _% l: Q0 D  w4 M% b
  我进了教室,发现马老师正等着我。她头上留着短发,五官端正,只是脸稍微有点黑。穿着学校里发的浅灰色的西服套装,裤脚下露出白色的丝袜和黑色的皮鞋。
8 H2 e: r$ q6 }  她让我站在门口,当着同学的面劈头盖脸的一顿批评。" C7 r4 N: i3 a# |+ v) [
  听着她喋喋不休的批评,我品出了其中的味道:她对我的情况很了解,之所以小题大做,是为了给同学们看,是为了显示她的威严。
* U4 L8 g1 k# i. ]6 s2 v2 e7 ^  我感到委屈,我训练那么累为了啥?是为了给学校争光。可你为了显示自己竟拿我开刀,我做人是很低调,可你不能吃柿子专拣软的捏啊。你的第一堂课是威风了,可我今后在同学面前还有面子嘛?
* v. ^$ |( H1 E8 J* \3 E$ b9 h0 {  我越想越生气,实在忍不住了,站在门口就同她吵了起来。
' _9 l, R; E" k8 e  我的举动出乎同学们的意料,也出乎马老师的意料。
- h# ~+ f8 C# R# f  同学们一看我跟老师吵起来了,安静的教师顿时热闹起来,特别是那些调皮的男生就跟着一起起哄。% n/ W& K/ {* u" F! L
  她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又是进校后的第一堂课,她哪里见过这阵势。
# ~: I/ l# B: d/ B; w  我越说越激动,刻薄的、损人的语言一股脑的向马老师倾泻下来,再加上同学们的帮腔。很快马老师败下阵来,她气得脸色发黄,身体颤抖。最后,她捂着脸哭着狼狈的跑出了教室。
- W  j- ^+ O6 d  后来,班主任批评了我,并让我向马老师赔礼道歉。我没有错,干嘛向她道歉?。
4 F7 @8 l( L0 U5 P  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8 ?( y3 Y  Z) T( J! F  从此与后,马老师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当时我很神气,可没料到这次的举动,为我的以后埋下了祸根。
: K7 y- a5 U% p( f/ y# L2 f  一次,我得了重感冒起不了床,两位姐姐在我身边忙前忙后的照顾我,给我洗脚擦身,为了给我降温,她们跪坐我的床前,捧着我的双脚用手搓。就连我的袜子内衣内裤等都是她们给洗,当然这些活主要是芳芳姐干的,倩倩姐只是撘把手而已。
* Z- [- q# J! r1 `0 p1 L2 F  在她们的细心照料下,我感冒渐渐好了。
6 b- c. t4 _+ W5 r5 X  这天,我看到芳芳手捧洗脚水和倩倩进了屋,我就跟她们开起了玩笑:“芳丫头,快伺候本小姐洗脚”。" V2 f$ P# m- h! \" d
  “是,奴婢遵命。””芳芳调皮的说。
' H- r# F0 i) Q8 f  “倩丫头,伺候捏脚”。倩倩一把拽住我的脚狠命的按,嘴里嘟嘟着:“别臭美,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伺候我。”
! n' Y4 g$ W' ^4 |/ V  “好啊,那我也给你洗脚捏脚”。) u1 _( C4 g) g- u! p
  “哼,那可不行,我要让你给我舔脚,舔屁股,连本带利一起还。”倩倩狠狠的说。
# ^, q! `! {3 R; G3 J* K  “行,到时候我一定把你的脚舔的嫩嫩的。把你的屁股舔白白的”。说完着话,我高兴的大笑起来。1 t, @& y: O8 O9 ~' _& u4 p/ `
  谁又能想到这样的一句玩笑话在今后竟变成现实。当然这是后话。$ l. `& b! x/ L5 O" Y
  正当我咧着嘴大小的时候,倩倩对芳芳使了个眼色后,抬脚脱下袜子,趁我不备一下把袜子塞到了我嘴里。
  V1 y6 \0 {( V& N' y+ u7 m1 W3 K  几乎在同一时间,芳芳也脱下她脚上旅游鞋用力的捂在了我的嘴上。" W1 V+ J. j7 f$ S  {- ]7 Y5 k( B
  不愧是好姐妹,她们配合的是那么默契,就像事先经过排练了一样。
- l0 V" Z, ?' L2 D$ x% g+ Q  她二人用力按着鞋,倩倩高兴的说着:“待会让你再舔,现在你先给我洗洗袜子”。
' u# y. J% k, q- J) U1 l0 x  “对呀,你别只洗袜子,伸出舌头给我刷刷鞋啊”。芳芳也兴奋地说。
5 U8 ~3 H. e1 a; X6 K! O  “哈哈哈···”,“哈哈哈···”。她们二人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  t1 Y7 g& Q' e; a1 D& B/ I0 m
  我们三人打闹了一会就安静下来了。5 @! t+ |; O5 i+ f: m8 v5 n9 J
  芳芳问倩倩:“我听说有的保姆要给主人换鞋,是真的吗?你家的保姆给你换鞋吗”?) b7 F& X/ f- f
  “换鞋算什么,我家的保姆都给我洗脚剪指甲”。倩倩不肖的说。8 e1 R9 C- l* ]: j  k; s
  “那你的臭脚还不把她们都熏跑了呀”。我打趣地说。
* Z& `" b( q5 t, o3 l4 e  _3 ]' g1 X  “跑了?我告诉你,我家的保姆从来没有辞工的”。倩倩骄傲地说。  X. u8 r. R( ?( N
  “哼,吹牛吧”。芳芳说道。
# @/ d, c. d3 {0 i4 u- {  倩倩一听急了,一本正经的说:“我不撒谎,真的。有次保姆给我剪趾甲,不小心剪疼了我的脚,我火了,踢了她一脚。她哭着跑回了家。你猜怎么着,过了几天她又回来了。给我和妈又是赔礼又是下跪,非要留下伺候我们。我妈看她可怜,就又收留了她”。; V8 l% s, X0 w. j; W) Q5 n
  芳芳听后吃惊的说:“这是为什么啊”?% S8 T. w2 \2 m* ?
  “因为那保姆离开了婷婷的臭脚没法活了。哈哈哈···”。我大笑着挖苦着倩倩。
. f" n8 B  {# F9 }; a: E' i  说完,我们笑着又滚到了一起。; U: ~  n7 {7 c% @1 [
  家里很长时间也没有给我来电话了,由于高二学习紧张我也没往心里去。
4 T$ f9 C) L. Z( z  一天傍晚一个陌生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我家里出了事,让我赶紧回去,我一听什么也没想,请假后就往家里赶。
% t8 n- I3 M6 y  P" ~  J" f  D6 u  一进门我呆了,我的父母哥哥跪在地上,身上绑满了绳子,他们身边站着几个大汉,我不顾一切向大汉扑去,嘴里喊着:“你们要干什么”。
8 R) P/ O" t) \; [  “把这贱货抓起来”。一个女人阴冷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
% v, h6 h/ V/ n7 ]* c  随声音望去,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漂亮的女人坐在沙发上。, x4 h! F, R1 c! ]; F
  她翘着二郎腿,手里夹着一只香烟。她留着短发,一身黑色西服套装。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8 L9 `7 V$ Y* a
  “你们还有王法吗”?我冲着她大喊。
5 R$ t9 Y; l5 X4 [: x9 W  “王法?哼,你父亲借了我们老板500万不还,你说怎么办”。1 X, \5 f; j# n- W
  “500万,这是真的吗”?我吃惊的望着父亲。
) D/ G! e2 |; ~, d  “这是真的,本来也就是用几天我就能还上高利贷,可是我被那些该死的人骗了。”听父亲一说,我惊呆了。
* M5 `) _- F/ R' h, x5 j  突然,我从大汉手上挣脱出来,扑通跪在那女人跟前不住的磕头:“我求你了,饶了我们吧”。$ k; B1 m5 \2 F8 w* d
  “饶了你们?你说的轻巧,不还钱你知道什么后果吗,你们一家人都得死”。那女人狠狠的说。我什么也不顾了,只是磕头哀求。6 h2 J2 ~4 P: C; a
  也不知道磕了多少头,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只脚伸到我的面前,把我的头跳了起来。
) u* P  ^; n$ C! v  Q9 H2 e4 K  “这么俊俏的丫头死了真是太可惜了,我听说你舞跳得很好,还是你们学校的校花。是真的吗”?那女人端详着我说。, X# j: j. y8 ]+ G
  她的两眼盯着我,我胆怯的说:“是,请您饶了我们吧。欠您的钱我们一定会还的”。
( t$ `! P+ a2 A  ?  “还?哼,丫头你太天真了,你知道什么是高利贷吗?除非你们去抢银行,否则,一辈子你们也还不清”。
, ~) i7 f% A7 Q" I: _9 G$ G5 \  “您是好人,您救救我们吧,您的大恩大德我们就是变牛变马也会报答的。求求您了。呜呜呜~~~”。我抱着那女人的腿,脸埋在她的脚上哭着、求着。泪水湿透了她的丝袜。2 M# M7 A- n* |* H
  那女人弯腰用手抬起我的头看着我:“你如果真想救他们,我可以帮你。不过~~~”。
' @( @( y& ]  l# A! E# E5 x  “我想,我想。您快说,快说”。我像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得急切的说。2 q! k% e8 U$ f0 ]) G7 U
  “用你抵债给我们老板做奴隶。换你一家人的命,你答应吗”?奴隶,现在还有奴隶,我跪在地上楞了。
4 Q& L- X! y4 T: N' s; N. W, U  “我看你还是和他们一起死吧,一家人黄泉路上做个伴”。那女人面带悲痛的表情说。
! H! v2 v0 J8 K- `: ?  “不,我答应,我答应”。我的脸又贴在到那女人脚上,双手死死抱住她的腿答应着。
! ]! d' t+ @, W/ P; m: E  我们被蒙上眼睛带到了面包车里,车开动了。我不知道要把我们带到哪里,更不知道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
0 q6 B$ [$ l! S4 P/ T$ Q  奴隶,这个只在电视、小说里见过听过的角色难道真要落到我头上。难道我真要走上一条女奴之路~~~。2 W/ o0 [3 c2 c+ Z9 P0 K
6 w; n; d* q$ `6 m
【下载地址】:http://www.feimaott.com/file-837910.html
+ n: S  y3 p6 X* f3 H( C) p- Y" F【下载地址】:http://www.disknic.com/file/41ab7ded16490a96.html
' a+ ^5 A5 y- ^) Y6 E9 M& h! Y; C& H/ f4 e1 {8 v

回復樓主 親!! 下午好,中午養足了精神嗎?讓我們一起渡過下午茶時間,WK有您更精彩!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email protected]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