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80 回復:0 發表於 2017-1-5 17:12:06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7-1-5 17:12:0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大叔的幸福人妻生活》(珍藏全本)作者;不详 TXT [複製鏈接]

《大叔的幸福人妻生活》(珍藏全本)作者;不详  TXT  f5 Z- T7 ?- J$ w" _0 p8 A9 V
【内容节选】:
5 z* ]& l) Q$ r' y: W    艳遇(二)/ m) s9 M2 }6 R  H& t2 i/ \" \

) W$ ~- _3 n$ N; L“你怎么知道的。”沈卓羲忍不住问,第一次对眼前这个女人产生了兴趣。
$ i# p3 X5 A' g  x% }% F8 C* K. c- H  V8 n9 l6 W
苏盈咯咯地笑了起来,端的是风情万种,拿起手边的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拿那双凤眼瞟对面的沈卓羲。
4 d4 m2 O4 o. @8 r# t0 l1 z; i2 m9 X! S7 N* ]. \' ^5 H! W9 U
“沈总手上的表很特别,是定做的吧?”苏盈突然换了个话题。
8 e+ g! k! D4 B* a
7 l# H( m# v! X: t7 J8 w沈卓羲抚了下手腕上的表,也没在意苏盈没有说明为什么他会知道是安逸打来的电话。“是一个朋友送的。”
) T9 V$ |7 B; x# e/ l
! B/ b6 _/ C+ R9 ^  x9 \“要充分领略百达翡丽腕表较您曾拥有的其他腕表的优胜之处,您必须让时光倒流,回到昔日。”苏盈还是笑。“patekphilippe的表我倒是也希望有朋友送我一块呢。”; F, z$ x! K. W  d. F- j% N

5 d- F( ^0 t: u: H7 S; ^* a( S沈卓羲在不识货,当然也知道自己手腕上这块表是patekphilippe的,骑士的剑和牧师的十字架组合而成的“卡勒多拉巴十字架”作为厂标的patekphilippe,是世界支持级富豪的象征。当时安逸送他这块表的时候,他真的是受宠若惊的感觉,这份礼物对于沈卓羲这样身家的人都显得太贵重了,坚持不肯收,安逸道是别人送他的,因为表盘较大,不适合他自己较细的手腕才转送给沈卓羲。沈卓羲知道安逸这话说的不尽不实的,这表一看就是特别定制的,既然别人特地定制给他的,哪可能定一块明显不合适他手的表。最后安逸作势要丢出窗外,沈卓羲才收下的。
( a  r% H2 M, k. c
( r- N' y' d2 u% u4 m( ]) ?$ T“沈总知道手上这块表的价值么?”苏盈问出个显得有些失礼的问题。' ?% C3 q- z; ^, ^  x
, d+ K. ~* @% _/ n9 |
“十万美圆左右吧。”patekphilippe的表普通售价在一到二万美圆左右,这个表是定制的,沈卓羲觉得翻了十倍的价格差不多了。其实在心目中是无价的,安逸送给他的,哪怕是块电子表,他都会当宝贝的,何况是这么一件精心的艺术品。
) F, q8 P0 |3 V! `. C" l* h! w  d
: g) u$ G" q6 h/ `$ q% _9 _对面苏盈好似很吃惊,接着笑,甚至带上了点调笑的味道。“我现在倒是有点替送你这表的安先生不值了。”
3 S& P2 n$ ], x4 a+ }
+ u) q5 r! j: D2 h; W; [5 d  ]9 f沈卓羲吃了一惊,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连这件事都知道,莫非手上的表有什么特异之处。
; s6 E+ o% d$ k; x1 U& Z$ e% M- D. ?# O( g3 ^
“去年世界支持级操手中,以一年赚的金额来算,安逸以一亿三千万排在世界第三,这表是patekphilippe特别为世界前三定制的,三个人的每只都不同,世界上独一无二只此一块,如果拿去拍卖的话起码在上百万美圆以上。但是绝不会有人把他卖了的,可以说他是无价的。”苏盈缓缓地道来,“所以这只表是安逸的,我不会看错的。”最后一句笃定得很。
: l" e/ n  f2 P( h2 \7 s( ^' d3 X3 _! e: W3 G2 T
沈卓羲一下子懵了,他真的完全没想到安逸会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他。对于安逸之前的事迹,他也只停留在聪明绝支持的操盘手上,至于他一年能赚多少他也没有特意去打听,他喜欢的是安逸这个人,哪怕他身无分文他也一样喜欢,所以完全没有在意身份地位的。现在看来反而是他配不上安逸啊。
" _1 a% b! c" U5 L2 r( p; A5 P! A0 E- Z" j% t
心里千回百转,沈卓羲大致也明白了,这苏盈恐怕是因为这个表才猜到安逸和他之间的关系的,然后试探了他一下吧。如果不是特别关系的人,他真想不出有人会把如此有纪念意义的东西送人,在沈卓羲想来,就算是恋人,恐怕也不会送给对方的吧。$ I# t( q3 `4 J' y, |
5 x0 q7 o' y8 e" {. T& O
“确实是安逸送我的。”对于和安逸的关系,沈卓羲并没有特别隐瞒的意思,当然也不会四处去宣传,他还吃不准安逸对公开他们关系是个什么态度。不过看安逸会在大街上拉他手的样子也不像要刻意隐瞒。$ @: R6 f4 z6 {% o9 F+ c
* x- \7 J4 f" M6 a( |
一直保持温和笑容的苏盈也没再说,而是拿暧昧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沈卓羲。“都说沈总是黄金单身汉,原来却是已经心有所属了,要是消息传出去,怕是要惹得好多女孩哭泣了吧。”0 q( i- B; {9 p7 _% [
) a/ p" m$ L$ A' M
沈卓羲既没有否则也没有承认,只是来回不停地摩挲手腕上的表。/ G0 ~$ X) b3 c  s! \0 r8 V- V

; H3 e  E! B4 {% V; }1 L  U' T“如果对手是安先生的话,倒也让人输得心服口服,确实有让人为他倾倒疯狂的魅力。”苏盈说完没有再做什么纠缠就潇洒地走了。
1 f5 X1 f/ g! U
, P2 s) k' T6 b留下沈卓羲呆在原地苦笑,他能在别人面前理直气壮地说他配得上安逸,可是一个人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如此的卑微,对于如此出色完美的安逸,从小被人夸奖捧着长大的自己好像一文不值了。从手上把他一直视若珍宝的表褪下来,他配不上戴着他。
  E( y6 p( Z, j% k- V2 }, K- z- A7 g9 g
安逸打开门,看见沈卓羲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口,二话不说,直接把紧握在手上的表放进安逸手里,转身就要走。安逸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都已经走出去几步了,安逸连忙拉住他。/ i+ \1 n( C9 N% U5 o
5 U( @3 M8 @$ }) p$ f) i4 c% [$ o
“怎么了?”安逸从后面环住沈卓羲的腰,轻声问道。
3 D, ^( x2 w" C6 m: b* P7 U4 v( {: {9 w
“我……”感觉到背后传来安逸温热的体温,沈卓羲在门外站了许久僵硬的身体好像稍微恢复了一点暖意。# }4 |& |0 c- D, x& K$ S
: C9 n' a; X- `3 f( ^
“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安逸环抱着他,把他拉进门,直接就这么压在门上,语气不善地问。可惜沈卓羲看不见自己身后安逸带着笑意的脸,显然这是逗他的。
8 S5 t9 t! l$ r9 e9 f* L" X7 @; n& @/ j! C  B- c" S7 q
“怎么可能。”沈卓羲急着转头要和安逸解释,无奈整个人被安逸压在门上动弹不得。
# X6 x& I- D* p/ l# c0 X( d! W9 _
7 ?6 [* ~$ E6 h; {“那为什么把这个还给我,不喜欢的话丢掉好了,反正我也不喜欢。”安逸不在乎的说道,仿佛手上拿着的不是价值上百万的东西。  [0 d% b0 C2 z  N: I' g
% r" u+ Q7 `9 J  E  U& w
“不是,不是的。我只是……”配不上他,沈卓羲说不下去。
0 v* C* I7 x8 x8 L& O: K) E8 L( ~$ m, A! I" e+ D/ U
“只是什么?”& j+ y( b7 E8 M6 S

" c0 r' T& Q6 T. v7 t# c2 t6 ^“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不该送给我的。”带点无奈。
0 a  W  D  c7 I& D) G+ [6 y+ g; h; ]! F4 k
“不过世界第三而已,有什么好珍贵的,我才不稀罕,你要不乐意戴着我丢了就是。”
. ~9 X- o  d% m; w( H, J2 P  q2 Q! g5 O5 f! P
“别,我戴着就是了。”沈卓羲不知道安逸说这话是安慰他还是如何,不过不稀罕世界第三的名头,倒也像安逸会说的话。想到这里不禁有点笑意,安逸就是这样,表面看着温吞如水,其实骨子里傲得很。! @9 z- c, Y! e- R) ]( ?2 }- T+ e
0 Q; T8 T4 D5 i/ ^3 ~$ i
安逸在他后颈上落下一个个吻,却丝毫不放松地把他压在门上,制住他所有行动,“这么勉强,我看还是算了。”
, |( q2 Z% u5 c# ~+ Q2 U6 s1 D* O& i6 T- Q
“没有,我很喜欢,我会一直戴着的。”被安逸吻的很痒,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U5 W" T$ T9 T9 N7 p

" Q& x1 M8 Y$ l3 T" f& d“先凑合着吧,下次送你个世界第一的。”安逸毫不在乎地道,好似这第一对他来说如探囊取物般容易,把表放到沈卓羲眼前,“本来这东西不戴也罢,不过看见没有,这个表盘上用水钻拼成的字。”
  _7 i3 z: i2 {9 G' w: t9 U5 r4 j, H5 G4 q
沈卓羲仔细看,果然因为光线折射的关系,底下好像确实有字,隐约就是安逸的名字。怪不得他以前从来没注意过,只觉得是一些花纹,因为他从来没用这个角度去看过。$ F! W! @% p2 b6 w) T
6 N/ _) u% v6 a3 m
沈卓羲猛地反应过来,安逸为什么把这个表送给他了,就好像标明了他是安逸的所有物一样,在他身上打上的标记,说明他是,他是安逸的人。想到这个沈卓羲忍不住心底一热。6 v3 |' o% p6 o. F. C

- v6 D$ H+ g! q' G. n正文 艳遇(三)6 |! E- S: |' Z9 j8 J3 L

0 P4 X7 u) g0 J' z% t这大概算是沈卓羲经历过的比较荒唐的一场情事了,就这样被压在门板上操弄。可怜这道门板薄的很,让沈卓羲非常怀疑路过安逸家门口的人是不是都能听见他可耻的呻吟声,在这种随时都觉得会被人听见的刺激下,身体却越的敏感,每一次安逸的抚摸都能带来一阵阵的颤栗。3 o: ~3 b  M5 J7 D

- O8 H$ c( r1 h+ G5 m- E$ X安逸也一改往常温吞的让人指的戏弄,没有冗长到折磨人的前戏,只是在他身后用低哑的声音道了句分开,就直接闯了进来。沈卓羲真怀疑他是不是做多习惯了,被这么粗暴的侵犯,虽然有点痛却也不是不能忍受,反而因为安逸不同于往日的急迫而异常兴奋。做到后来完全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考虑外面的人能不能听见,只是不停地放声呻吟,不停地扭动腰肢迎合身后人的侵犯。等到高潮解放的时候他完全是瘫软在安逸怀里才不至于滑落到地上。
' @6 J3 G/ E& z& ~( ^
) Y$ y; D/ G* m  W& F接着就是从浴室转战到床上的一夜荒唐性事,天光微白的时候,沈卓羲完全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两个人就这么黏糊糊地相拥而眠了。4 }3 Y6 s; j# `  S: t$ m0 Q  K# c

. y# b; _& s# a1 t* U- C- O# v回忆起那日地放荡,沈卓羲腾地脸红热起来,心脏也腾腾地加,觉得口干舌燥的沈卓羲,慌忙地拿起面前的冷水灌下去。
7 @8 `# A! i. u" X3 s
" i* n9 b/ @! j3 l7 S) k“脸怎么这么红,太热了?”正想着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
+ M) j. `7 `- Y  T; q
. H: b! ~/ C# D+ ]7 Z; B7 p“咳……咳咳……”一岔气,水灌进了喉咙,让沈卓羲咳个不止,安逸莫明地只能先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 ?0 u5 L) t- {
% f9 ^* x! S( L& c9 e* \
“这是怎么了?”和沈卓羲约着来酒吧,因为绕道的关系迟了十几分钟的安逸,才进门就看见沈卓羲在那红着脸猛灌白水。
% z, L4 _! e+ P# c  n, n$ g
0 h( G. o' d" \8 x+ y/ F“没事没事。”沈卓羲看着安逸疑惑的眼神真是无地自容,总不能告诉他,他想到前几天的那场性爱浑身燥热吧。2 l) L5 Y  ?9 D- z
/ f2 N( ]" l5 M+ y' W  Y- Z9 a; V
“真没事?”安逸把手放到沈卓羲红透的脸上摸摸,于是某个可怜孩子脸上的温度越有上升的趋势。: Z6 g' ^  R* w9 h2 A3 e: h+ S- W( Y
* h& o- S. J* Y5 Y# o
沈卓羲慌乱地点头,等服务生过来询问需不需要上酒了才缓过来,不过还是不敢去看对面安逸充满笑意的脸,仿佛背着大人做了什么坏事的小孩子一样一直把头压低。* C# n0 [5 U7 u5 e8 c* a! N8 _
( O/ P& T1 T9 X/ R
说是酒吧,当然不可能是那种音乐震天响群魔乱舞的酒吧,沈卓羲脑子只要没烧坏,是不可能约安逸去那种地方,此酒吧是品红酒的酒吧,很多爱好者在这里聚集,互相交流品红酒。这里的店主也是此中爱好者,颇有些收藏的名酒。/ }3 `# n4 T) V+ z# O
  N6 ]5 l3 l4 V5 C
除了酒,自然少不了配酒的菜色。侍者刚把菜放下,沈卓羲抬头想问安逸有没有其他想要的,就现安逸探过身子来,在他嘴唇上吻了下。
* @! h5 i6 [; a9 W. x' ?/ m; H5 g! j/ J% ?
沈卓羲惊得四处张望,生怕被别人看见,到不是不乐意,只是这么在公共场合被安逸偷吻实在是,实在是太过丢人了点,抬眼看对面的安逸却笑得一脸暧昧,刚从脸上消退下去的温度好像又开始上升了,安逸真的是越来越以捉弄他为乐了。
9 i  V' E! F! O- P5 T6 {# u* o3 j8 J
除了开始的这小小的一点波折以外,这顿晚餐可以说是很完美的,2000年份的chateaulafiterothschild,成熟、芬芳的果香,柔滑的单宁配上烹制美味的羊扒和淡味鲍、参、翅。不过可惜的是就在沈卓羲和安逸安静地享受着这最上等的拉菲时,已经像安逸这桌观望已久的人走了过来,不得不说来人的相貌英俊,外加绅士的风度,实在是有迷倒众人的资本,可惜的是在座的两个人都不怎么领情罢了,只是碍于他优雅的礼仪和谈吐,不好赶人而已。  A. D3 C# {. p9 }% q8 s
. N1 r* |; w; Y7 t) T
只是接下去的展让一向淡然的安逸都有点反应不良了,被安逸当成是背景音乐的某人突然单膝下跪,说出了热烈爱语,居然当众求爱了。, S6 |/ @1 w+ Y& }

# j3 i, V; E3 d9 V& u: L这边的响动早就引得酒吧里众人都在向这里频频张望,这些喜爱红酒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意大利的浪漫影响,对于如此惊世骇俗的事众人居然都热烈的鼓起掌来,其中还有些外国友人更是大声加油。沈卓羲的脸色猛的黑下来,却见安逸从开始惊讶的表情变成了饶有趣味。
" s( y% C6 [/ K! v+ R5 K
& y! C; C) R: N# L6 @安逸阻止了要开口的沈卓羲正待答话,却猛得从边上窜出个人影,把安逸抱了个满怀,然后斜着眼看了看还跪在地上等待安逸回答的人。- A) G$ b. ~) w# h+ f9 \. D7 }; v$ c5 s

  F1 R1 n7 j# a7 g“什么人这么大胆子,居然和我抢人。”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居然又杀出个第三者,酒吧的人都聚了过来,倒是被人抱着的安逸,脸色一变就要怒,听到抱着他的人开口后,一顿,带着惊讶的表情转头,然后脸上出现种惊喜的表情。
4 b$ C& @1 @$ E) @& H( j8 U) {7 [& w9 U
“那,小美人,还是从了我吧,我怎么说也比这小白脸强吧。”那人痞痞地道。
% w( q4 R' ]# A$ E& v# |
/ u4 l3 u3 u0 }安逸哭笑不得的看着揽着他的腰,做土匪状的人,沈卓羲则是猜测安逸和他的关系,应该是认识的人吧,否则安逸绝对不可能让人这么抱着,而且应该是很亲密的吧,沈卓羲把所有知道的安逸朋友过滤了一遍都没现,有人能亲密到搂着安逸的腰,安逸还不怒的。
2 A3 y8 e8 @0 F9 F1 P2 @  |5 W. k, O$ |  }' u, P2 U6 p* u: Y
沈卓羲不知道自己心里现在是个什么滋味,他们如此亲密,而且安逸现在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成是愉悦吧,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安逸,自己能看到他其他的表情大概只有在安逸在情事上捉弄自己的时候吧,大概安逸当初会和他上床是因为自己恬不知耻的送上门去吧。能让安逸为之动荣的人想必在安逸心里有很重要的位置不是,他现在甚至是带点纵容和宠溺地看着那个男人胡闹。
7 e5 {$ T9 ?! p
4 S1 y: [& l* U两个人现在已经到酒吧特设的表演台上去了,用决斗来决定到底谁才是小白脸,兼之对安逸的示爱权。两个人看得出都深通击剑之道,打的精彩万分,不过沈卓羲一点看的兴趣都没有,他现在眼里只有安逸,只有那个用无奈眼神看着台上男人的安逸。会是恋人么?想到这个猜测,沈卓羲猛地心里一颤,接着漫上来的就是无比的苦涩,如果真的是恋人他要怎么办,他这个床伴是不是就该靠边了。
1 P% k8 @2 Q! _. e4 |( O9 f1 C4 p
  f5 E9 C, W8 z; S0 X两个人的决斗最终以后来者高胜,一脸得意的坐到了安逸他们这桌上来,安逸笑着摇头,换来侍者给他加了餐具。4 _0 U* L( b6 P

" w% P% `8 T6 l8 r5 X9 b" j1 o3 x( ^“那那,小安子,我是不是很厉害。”
$ S/ q4 e1 m; Y3 }- K( P! w% A& _9 V
“是是是,世界第一。我朋友,沈卓羲。”然后一指正做双手捧心状的人,“安宁。”8 g& C# P$ P- ^
/ n& @& i, L, ^2 P; q4 d3 s
“安先生。”沈卓羲点头微笑,想的却是,安逸没有说那个安宁是他朋友。
4 l$ L0 M" m9 e: `. B" j! ^
! ]7 x1 A( E# G6 X“唔,小安子,我太伤心了,好歹我们相识一场,你怎么就不顾往日情分呢。”边用一种咏叹调说着,边用手擦根本没有的眼泪。
- `8 K, g& j3 h/ g- t+ e' y6 v# d7 C9 o8 O6 h- U; @! @& \
“行了,别耍宝了。”被安逸数落的人于是化悲愤为食欲,把几万块的红酒当水灌,狂扫桌上美食。
# T' q' Q; u) B% P$ V! K9 s4 v7 k% X. Y$ j0 w( P  G- ~4 n; I
结账的时候,沈卓羲接过账单正准备签单,安逸就微笑着把账单抽过去,递到安宁面前。$ h4 J3 X( ]5 ^3 J
* a7 D7 I* I- y. r. G
“为了纪念我俩的情分,不如这顿就你请我吧。”
9 F4 O$ a8 R: _! ~4 ?/ f/ `# s, ?+ y, r1 \6 ^* V$ v6 H
安宁接过账单看到上面的数字,傻眼了,“小安子啊,你怎么能怎么对我,五万块,我一年都赚不了这么多,你卖了我得了,啊,不如你买了我吧,我给你烧饭做菜外兼暖床吧。”说完还抛个媚眼。
3 v, f8 c/ W7 Y+ k) i  N. |
  ]0 }7 T) {$ p! Y  ?% c【下载地址】:http://www.feimaott.com/file-837920.html
. ~# P! W* x: W) ~8 \【下载地址】:http://www.jkpan.cc/file-120226.html
' O# ]* I. ^8 }' W) R0 j1 r2 S【下载地址】:http://www.disknic.com/file/c68c4e54d68b95d1.html
/ `* t0 p8 k$ A" n2 r0 g8 E/ k$ F- g

回復樓主 親!! 下午好,中午養足了精神嗎?讓我們一起渡過下午茶時間,WK有您更精彩!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email protected]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