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41 回復:0 發表於 2017-1-5 17:27:54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7-1-5 17:27: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北方的天空》(珍藏全本 )作者:南天雁 TXT [複製鏈接]

《北方的天空》(珍藏全本)作者:南天雁  TXT
; O9 q1 l; N1 M* n+ }1 G: R【内容简介】:" g2 [" w# ]) ^2 }8 J0 z
目录:, t7 N; U0 k) t* i* X
  引子
. ?* \+ N: g* D8 B- y5 }1 g  第一部  毕业歌; Q, X( [2 x  b, s% X3 B+ _8 Y
  第二部  急雨落红露晓叶  暗情只待玉人听
0 H0 l8 I' C! ~0 P% ^2 E+ D  第三部  流蝶惯会戏芳蕊  老骥堪能弄娇娘
( n8 H  i% a' e/ i( x  第四部  花烛罗帐无媒妁  他日何人共西窗8 S' ?0 o9 X& l) i1 X
  第五部  叔嫂初会云雨意  孀妇新妆盼情郎2 A/ v6 Z5 [. Z) F/ U1 Y
  第六部  隔墙娇妇开玉体  暗抱小叔浪形骸) @( r# m/ V4 m# J
  第七部  他乡再品痴心嫂  今世情迷闺怨人
# [* t: S8 t2 D, C* c3 F; S- H  第八部  雪晴何缺踏雪客  春夜更有冷衾时. q& Z1 {" W& o3 u
  第九部  王言新婚展旧物  尚鸿春日近芳泽
) k, N  K0 q* i) l2 w' o  第十部  春日更被春情恼  可叹孤鸿空对月9 W& X7 f8 H1 H8 A: l# \) r: q
  第十一部  待有潮头劲风起  旧情抛却作新娘; l( J6 s7 l' R8 W+ X2 E- T4 ]2 C
  第十二部  淫闺深陷终难久  职场飞扬洒青春
# ?# m7 H7 \! E5 `- U  第十三部  脱胎换骨难脱色  天涯何处觅红颜
2 m& s7 E5 r; o; k- J  _8 E  第十四部  未动真情何心碎  他乡明月几时还
! U! ?% x6 ^/ B& y1 g  第十五部  王言升调市政府  尚鸿奸宿美陶娘) B$ H5 v. k6 S  A: N) \3 r) n
  第十六部  金屋藏娇赏白雪  长夜吹萧品秋荷
. Z8 w9 L9 Z" ?+ `, j  第十七部  霜花忍辱绽香蕊  狂子蒸淫得荔娘
" Y& A$ e$ m% m1 m- j0 X  第十八部  此花独媚随人采  犹有芳华吐荔香
3 i; w6 e1 S+ @1 N: X% |  第十九部  起舞唐妃恨情老  荔花残影沐新春
. i- v7 F+ [, v4 Y( W  第二十部  大浪淘沙出本色  惊逢霜雪被尘烟3 y3 u! r- I! ~: J3 |' q4 ]: f! }+ z
  第二十一部 遍体情伤空绝色  雪晴无意落风尘8 E* t: k& C6 ~# i8 Z- i3 P0 B
  第二十二部 破镜重圆终是破  旧时佳偶诉离情7 x% X  Y$ V& R+ \
  第二十三部 媚影投怀揽香女  夜深还寝弄小如' b. T1 f: `' |9 J( Q% P; V
  第二十四部 相见时难别更难  旧情未了厌新欢' T% }, H& n* Q, G  P3 m
  第二十五部 黄氏女涉黄摊事  李局长为民消灾
: C0 P: G. Q# [4 ~# Z) d  第二十六部 丽影暗系前缘梦  桃花依旧笑多情
$ {% U; U1 M; `1 D: w( q    第二十七部 曾经云雨难成爱 无奈红尘自弄人
0 U% o! |5 P4 ]5 L& _0 r, |8 I4 f8 {    第二十八部 重描茜色胭脂美 羞抱郎君入画闱
. E! P& D& S' a( X3 h. T( H    第二十九部 县长弄权得寡妇 王言洗浴战徐娘" J: i3 M+ Y5 R3 q. Y+ C( ~1 J  z
    第三十部   袁可学心悸爱滋病赵玉娥重温相思情6 S- a9 h: W7 x; _6 T% A  R1 ?- Z1 @$ X& w
    第三十一部 荒唐人出荒唐事风流女换女风流, N/ t/ q$ V  Z
    第三十二部 玉娘可念郎归早 千僖得闻雅琴音5 D1 T9 J+ ~' N' K  J& K/ X
    第三十三部   赵玉娥欲海兴涛 何雅琴半推半就
9 N+ f8 J  r5 b7 G3 O    第三十四部  萍水惊艳霜中色 雪晴吟唱女人花
6 h8 s  R: t: W1 g" E" W    第三十五部 无可奈何花落去 旧时堂燕几时归 / g4 [, M7 I5 l" X& {
    第三十六部 谢县长春药助兴 好色男乡野施淫; i/ E4 \) }' O- ?5 l
   第三十七部  徐美娘残脂剩粉 副县长恨海情天9 d7 F  n9 e+ o9 }
    第三十八部 风尘百炼花魁首 情海苦度研究生
! M- j) C/ v1 u: j   第三十九部 晴雪飞落花无果 北雀南飞倚何枝7 K& E5 q+ a: T+ y8 P2 E: [/ l
    第四十部 往事如烟多成梦 谁堪眼底孽情缘0 D) D; @* r5 ?: ~
    第四十一部 一失足成千古恨 再回首梦半生缘
& U% Q9 H% b  Q2 F5 o! x3 s  j) i, d: e: s) `) S) V3 {
【内容节选】:
, I. b% l6 k" A- ^9 {3 }宴会结束的时候,唐荔香与苏德才一同目送客人各自上车离去。看人都走了,苏德才嘀咕了一句:“真她妈色鬼一个!”
, T- X* X6 S9 K* @. |# }5 i5 ~7 L# b) @. B. U
    唐荔香也没听清楚,刚要打车回家,被苏德才拦住了:“我看你好象总不戴首饰,是没有还是不愿意戴?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你看你喜欢不?”苏德才递过一个精美的首饰盒。唐荔香打开上眼一看,心里忽悠一下:全套的名牌钻链、手链、耳饰,十分晃眼。唐荔香眼神发亮,这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少说也得两万元!8 D( d& B) T/ G8 z3 Z8 c; R
2 `* t' _5 }) B4 i- D+ Y* M% l$ U4 r
    唐荔香刚要谦让,却被苏德才连人一起裹进了奔驰600的后排座。这种高级豪华轿车,现在本市一共也没有多少辆。“送唐秘书回家!”苏德才吩咐司机。唐荔香坐在车里,又晕忽了,好象又回到了从前与第一任丈夫一起乘坐红旗轿车的感觉。自己终于进入上层社会的圈子了,吃饭的这些人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没想到今晚会跟本市的这几个风云人物一起吃饭,而且自己还那么受欢迎。/ {5 a* Q' V; p  t0 z

# ~. B2 f+ r' S/ P6 Z  E    旁边的苏德才同样兴奋不已,白天在办公室里,看着唐荔香仪态万方,忙前忙后的,心里就有一种成就感。唐荔香今晚表现抢眼,让苏德才有些刮目相看。唐荔香似乎恢复了当年的舞台风韵,浑身风流。记得自己二十几岁的时候,经常路过京剧院的海报宣传廊,里面唐荔香的大幅照片异常醒目,迷得他经常绕道也要看一看女人的照片。想不到风水轮流转,今天他竟然将这个女人揽至麾下!
/ A% {  e# e: {2 E$ S& m( p6 H) @! P3 C2 f9 m/ ^$ K
    苏德才翘起了二郎腿,一只胳膊顺势搭到了唐荔香身后,身体几乎半拥着唐荔香。唐荔香想躲开,却被牢牢搂住。借着酒劲儿,苏德才另外一只手握住了唐荔香的手,唐荔香想轻轻挣脱,却被握得更紧了。男人只是握住她的手,放在大腿上轻柔把玩。唐荔香的细手柔若无骨,异常性感。
2 D& s0 H. U. E, O; f0 I! g- e1 [% L) G7 Q, W* A
    唐荔香心跳不已,很紧张自己的处境,男人的大腿已经靠上了她的大腿,分明可以感受到男人炽烈的欲望,她很了解男人,但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成功男人心里的地位。况且前面还有司机,唐荔香更紧张了。也许男人就是玩玩,估计在这辆车里,没少女孩子被这样吧!自己也不是什么干净身子,金枝玉叶的,高级首饰都收了,就让酒意浓浓的男人沾点便宜吧。. N0 v% v0 W+ u$ f

; I# N6 m  [5 y# i5 _* ~7 g5 m    唐荔香正思索对策,搂在腋下的大手开始慢慢侵犯到自己的胸侧,揉上了半个乳房。唐荔香本能躲闪,却躲进了男人的怀里,男人的大手干脆放肆地顺着腋下裙子开口处进来了,兜住了乳房。唐荔香脸色涨红,急忙用胳膊和身体死死夹住男人的大手,再向前,自己的乳头就被侵犯了。唐荔香眼角含羞,有些哀求的样子,夹住男人的大手微微拧身,却始终被男人半拥着,男人好象很满足于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一会动一下,一会又不动了。
) ~& ~  x6 h: e
  V* U5 q: O2 Q/ o, D5 R) o4 E    就这样也好,唐荔香夹住男人在自己腋下的大手,不知道男人是触景生情还是经常这样玩弄女性,似乎感觉司机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窘境,真难为情啊。一会工夫,男人的另一只大手也不老实了,男人的胳膊肘随意搭在翘起的二郎腿上,大手很自然地顺着她的手腕滑到了她的大腿上,在露出裙摆的光滑膝盖上来回抚摩,摸得她痒痒的急忙夹紧了双腿。收了贵重的首饰,也为了饭碗,自己怎么也不好太过反抗,就只能由着男人抚摩了,她只装什么也没发生,眼看前方,偶尔指点司机道路。: ]. i2 `, ?7 ^, @9 d9 W: W" |( \
* `& b9 K3 a! ~
    可男人的大手一点也不安于现状,继续下探,顺着她的膝盖挤进了裙摆里,挤进了她禁闭的大腿内侧,男人的手指头刚好够得着她的内裤。唐荔香这下慌神了,如果刚才男人是借酒揩油,现在完全变了性质,这里是女人的禁地啊,男人根本没糊涂,是她糊涂了。急忙暗暗支胳膊阻挡,可男人的大手已经摸到了大腿根,手掌已经伸开,手指尖已经碰到了她的内裤边缘。自己被上下夹攻了,腋下的大手不时兜一下自己的乳房,下面又被不断碰碰敏感的阴部,她真担心自己失态,自己下身都微微潮湿了。
& E) ]  r3 F* z( r
% R: x' b: U' @- E+ h    忽然奔驰车被旁边的出租车挡了一下,司机一个点刹车,两人都同时微微向前探身。男人兜住乳房的大手猛然借劲,侵入了她乳房前面,整个握住了乳房,虽然隔着文胸,唐荔香还是羞得不敢抬眼。下面那只大手更不象话,竟然掏进了她的内裤边缘,摸上了她的淫毛,挑弄着她的外阴。唐荔香彻底服输了,这是个玩弄女性的高手,若即若离的让她麻醉,让她失去防范意识。潮水已经洇湿一片,唐荔香感觉自己香汗微出了。
1 m3 W# B4 C  Z$ V2 u9 L" }- o7 `, ^8 x6 K+ e
    车子每次的颠簸急停,都加剧了男人的上下挑动,唐荔香被摸得实在有些难忍,拼力闭腿躲避,但男人的大手总是如期而至,不离阴部。这个叱咤风云的大老板怎么象个孩子,越来越无礼了,一个指头已经探到了她的阴门。她无法再忍受了,这样下去,自己马上就等于被另外的男人进入了。不行,必须阻止男人进入,唐荔香猛地打开双腿,放那只大手进来。男人的大手正奋力要冲开女人紧夹的双腿,深入淫毛之地,毫无准备,竟然被闪了一下,停住了。2 V; R+ i1 C# M. p" }- ?

/ a* _" b- o  ]& Z    唐荔香赶紧用首饰盒敲打了一下苏德才的手背,趁机挪开了双腿。8 Y) S& I1 y7 }+ K9 g9 s

% A! P8 v; h$ c3 U' \( p5 B    苏德才没想到被玩了个欲擒故纵,笑了一下,不再骚扰了,半搂着女人不说话。: w" I+ k5 k( [1 y4 S( _1 k

9 }2 O# X% Z) q% h3 x' j& K3 ]    人说在女人面前能看出男人的本性,这一刻,她好象就了解了这个男人,唐荔香也低头嗔笑了一下,笑这个男人露出了男人都有的一面,也笑自己还是具有让男人痴迷的有魅力。想起男人平日看自己的眼神,更坚信了男人是喜欢自己,虽然她非常欣赏这个男人,但她不想发展太快,很多事情自己都没想清楚,怎么好与自己的新老板就上手了!+ s# v) X7 j# Z8 G2 {

; U: R; z( {3 t( c( _+ {; U4 }% U0 s    到了家门口,唐荔香如释重负,假意礼貌谦让了一下,苏德才就放走了司机。看到奔驰车开走了,唐荔香心里一沉,快九点半了,司机看到老板和她这个秘书单独在一起,明天单位传开了就不好了,可苏德才已经揽着她的腰进了楼门洞,唐荔香也没好摆脱男人温存的照顾。
7 L% z0 e; f; g, n. \3 p$ o
- x1 H6 H" N+ c& s    孩子在自己的房间里都躺下要睡觉了,这些天,孩子不但得不到自己的照顾,还得替她承担一部分照顾病人的任务,唐荔香一阵心疼。看了一会,转身出门,顺手关上了两边的房门,自己陪着苏德才到大卧室,这兼着客厅的功能,陶强躺在床上毫无清醒的迹象。+ A0 X8 ?% ]" o+ T$ }

$ W$ R, G8 Y5 X- Z    眼前的景象让苏德才很惊讶,没想到女人这么困难。3 Z& m& J% ]# h: O2 E9 ?

; q* o" d4 c& P$ j    “你不容易啊!”苏德才接过唐荔香递过的水杯,油然升出怜悯。把唐荔香拽到身边坐下,聊了起来。为了两边躺着的人,唐荔香关了大灯,只开了昏暗的小灯,屋子里平添了几许浪漫氛围。不知为什么,唐荔香觉得苏德才虽然对自己有些轻侮,但给她安全可靠的心底感觉,也许这就是这个男人能成就大事业的魅力吧。唐荔香娓娓轻声地聊起了这些年坎坷的经历,聊了很久。苏德才静静倾听,一种爱怜的心情更强烈了。
" o' M, r1 u; R- |+ ~- k4 y& _0 B- p. o  U1 D1 u1 }9 D2 e& {- L
    “哎呀,都忘了给他把尿了!别尿床就好!”唐荔香撩了一下头发,快速起身,从床下拿出便携式尿壶,塞到陶强胯下。一边轻轻抚摩着陶强的下身,一边用嘴发出“嘘——嘘——嘘——嘘——”的声音导引陶强排尿,象在哄孩子一样。过了很长时间,陶强才尿了出来。一直到排尿完毕,陶强也没有清醒的意思。唐荔香急忙到卫生间清理尿壶,又回屋放到了原位。用心给陶强翻了几个身子,拿毛巾擦干了陶强身上的细汗,盖上了薄被子。一切都细致入微,熟练麻利,显示出女人善良的底性。干完了例行的一切,唐荔香呼了一口气,捋了捋额前遮眼的刘海。  ^" t; d9 c- E: P; q
( ]3 ?# m/ ~( x8 \/ m+ l
    刚要回身,臀部被后面的男人抱住了,分明感受到男人挺硬的东西。男人的一只手从腋下抱到了她的胸前,已经摸上了乳房。女人很犹豫,挣扎起来,毕竟是自己家里,而且自己丈夫就在身前,虽然那是个没有了多少感知的躯体。但是男人的爱抚很让她沉醉,并不是色急的表现,是一种爱恋的抚摩。男人在她耳边低低粗喘,刺激得她浑身瘫软。唐荔香扭动着身型,试图摆脱男人的怀抱,却被男人抱得更紧了。" _  N) n8 A0 C4 ^0 k: c
/ e1 O( r% U% E1 Z4 l
    唐荔香背对男人,摆脱不了,也不敢转身,任由男人的大手在胸前摸索,那种刺激越来越强烈了,就那么来回抚弄,好象她的胸前挂的是两个熟透的甜瓜,被男人把玩着。很久很久,唐荔香无奈地对着自己的丈夫,沉浸在另外男人的爱抚中,忽然感觉男人硬硬的家伙挑起了连衣裙的后摆,侵入了她的臀沟!难道要来真的吗?唐荔香犹豫万分,还是没有勇气拒绝男人的侵犯,试探着抵挡,摸了一把男人的东西,好粗大的家伙,真是让她这个年龄的女人向往的好东西啊!试过了男人的物事,一切反抗的意志瞬间消失了。
" T7 {/ U1 X3 C: u! S" H* E- `3 {9 q1 T) u! z' n
    “别,在这不好!”唐荔香这话一出口,明白告诉了男人她的内心。" h; k' Q/ E, I0 V! A0 I  j

* d& F; e  J; q# o, n: a: S+ q    苏德才没有出声,默默而有力地从后面抱住唐荔香,如果说先前在车里的侵犯出于对这个华彩柔丽的女人的原始本能和好奇,现在则多了对女人的理解。男人在唐荔香的臀部来回磨蹭了一会,扳过唐荔香的身子,搂定了女人柔软的腰身。
9 x" T* o% I+ g% g, f! b8 U/ o2 H- E1 D( O' t, Z9 Q
    “别,别在这!”唐荔香柔声道,他很喜欢男人身上特有的雄性气味,没有太拒绝。9 n$ g. @5 }; T6 I" M
9 R% x5 g9 k0 h" l
    男人还是不做声,温存有力地抱紧了唐荔香,吃上了女人的红唇。
. F/ ?) v0 b$ W, O4 x0 [7 R) S
) Z0 F, U8 X; o. K) G5 h. V7 R7 q# |    唐荔香躲闪了两下,就放弃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懂得女人的心理和感觉,简单的几下亲吻,老练深情,让她这个过来人就吃不消了,就迷醉了,跟着男人到了沙发上,也不知道怎么就被男人压倒在了下面,侵入了胸口。唐荔香只是略略挣扎,好象只是显示一个女人应有的矜持,男人的大手解开了她的胸扣,她也只是手跟着过去象征地推拒了几下,却没有用力挣脱,顷刻间几年没见男人的乳房就暴露出来给新的男主人了。
9 Y: e  X: S0 ?2 m: v
4 Q5 M" v* ^# M0 H2 f& H& G. X$ X2 V    苏德才很有经验地拥住了女人,温存地亲了上去,张口含住乳房,里面的舌头围着乳头来回舔嗜,深红的乳头很快就发硬了。男人没有着急,遏制着强烈的欲望,慢慢感受着对方的身体。女人的肌肤滑腻如酥,微微带着香汗。( G3 [& A7 _- j
  ^( H3 o3 ]9 E: C( |
    迷乱中的唐荔香最后耐不住欲火了,伸手下探,再次摸到了男人的阴部,那里已经彻底挺立了。唐荔香有经验地主动顺过茁壮的雄根,手指轻抚上去,感觉血筋鼓胀,微微翘动。没有什么羞臊了,唐荔香一边应付男人的激吻,一边褪下下自己的内裤,叉开双腿,将阴户迎上了男人的下身。只一挺,就感觉到男人侵入了裙下,侵入了已经被男人侦察过的禁地。隔壁是孩子,旁边是丈夫,自己就这么与新男人偷情了,当初与养子郭卫东也没这么大胆荒唐过。可一切就发生了,上面的男人勇武有力,就象做事业一样,不容别人反抗。她也没反抗,从倒下的一刻,她甚至比男人还主动,几年没真正接触男人了,强烈的渴望其实在今晚的酒宴上就萌动了,在车里就开始了。
" a7 z5 t& w4 M* R' c4 X' F
5 `, U8 ?; s8 i* x5 g    “嗯——嗯——嗯——嗯——”唐荔香热切地迎送着男人的索求。
. W. p' l2 a5 \1 U6 h5 u% r7 K- `
    “你真大——胆子!你真!嗯——嗯——嗯——嗯——你真大!嗯——嗯——”唐荔香低声吟喘,抱定了男人,一种热恋的滋味回荡在心里,可自己才认识这个男人半个多月啊,难道这就是自己最后的男人吗?8 o0 d9 |# \  L& H% O. v

4 [! L+ ]8 a' \/ P, Z0 d8 T    “嗯——嗯——”
6 ]6 G6 O) z7 {! d. ?: O4 [- [& q2 b+ ?( G4 r" d" h
    “你皮肤真年轻,这乳房型真正,你真紧,一看就是品性好的女人,难为你一个女人了!你对得起他了!现在你要对得起我!”苏德才抵住女人的花心,低声感慨。" I4 E5 q. _0 S0 L

& ?2 c. ^; x* ~2 q    “你见过品性不好的女人吧?嗯——嗯——”唐荔香在男人耳边追问,浑身蹭上了男人,下阴寻找着最适合的角度。
6 N) E1 h  D& D" R. f+ C! a- F! t0 k4 e, E$ ~0 d, ?+ x0 V  {
    “你真是聪明!我以前是见过坏女人,还不止一个。你是最好的,也是最坏的,勾引我十年了,你自己都不知道!你都不知道,我一直记得你,记得你!”男人的热气在唐荔香耳边涌动,让她麻痒无比。
$ r$ b2 R! I" y" |
, p* K7 r. C! [( n    “嗯——嗯——我不记得你,真不记得!嗯——嗯——”* V0 h" g" ]+ d* F% u

  E7 G5 A1 K. ^* O& ]. Y    “我让你记得我,记得我的厉害!噢!噢”男人发狠起来,里挑外刺,直奔女人深处。
2 h  {* j/ B2 ~! H* j0 y) U
  X* U$ `/ x: z& T9 x. D    “嗯——嗯——嗯——嗯——厉害,你真——嗯——嗯——厉害!”唐荔香勉力承迎,湿滑一片了。闲旷太久了,猛然遇到这么粗壮的男根竟然有些吃不消,阴处有些痛楚,可更多的是强烈的欢娱,她抓住男人不放,这是她的,这个男人真好,给自己开高工资,还舍得给自己花钱,不明白自己哪里能抵得过那些小姑娘,让男人对自己这么花心思。/ n5 ?$ S9 o! I& Y; Y
' P; v# `2 `, [$ W7 ~- }/ U1 P* L
    “嗯——嗯——你大!嗯——嗯——嗯——嗯——”百十个回合,两人就领教了对方的厉害。男人体格雄健,精力旺盛,进出极为有力,丝丝入扣;唐荔香从忍受到逐渐适应,肉蚌翕张,莲门大开,开闸放水了,汩汩的淫精顺着两人的缝隙流了出来,滋润着男人的家伙。$ H# }: ]# r" K7 W. X

2 C# r. U* [. G9 Z2 M- w. W    “噢!噢!噢!”男人投入地埋头在唐荔香的胸口,摸乳拍臀,极尽欲求。
: X) E! q- G/ x! V+ ?0 B$ g
! m% l- P6 V, b+ q0 \2 B% W# @- Q    “嗯——嗯——你小声点儿,别让孩子听见!”唐荔香嘱咐着,男人有些忘情了,偶尔发出淫情的浓重喉音。第一次与自己发生肉体关系的男人好象还没有能太持久的,包括那几个流氓。想到流氓,唐荔香心底复杂,自己这一生应该并不缺少男人,可最缺少能一直依靠下去的男人。男人啊,你到底是什么做的啊!
& [7 }5 [* V6 v) \) z0 S6 v5 |0 B8 p: e% X" ?, d3 e2 j
    唐荔香正在下面感慨,忽然男人就狂放起来,沙发连同她的身体被压得几乎变形。她知道男人要来了,这是高潮的前奏,自己下体承受的力道越发猛烈,节奏越发紧凑。7 h, E% Z' }( q
2 M2 v$ t0 v+ X: Z, ?; J0 ?
    “能射进去吗?我要挺不住了!噢!噢!”苏德才耳语问到,快马加鞭,狠力抽送。* C! j$ n4 ]' _! y3 N3 i7 y

+ d- v4 W  u% h8 T0 Q    “都给我,都给我吧,我喜欢你的,喜欢!嗯——嗯————”6 h: i& {: D3 N: J  ]
, s  _7 l7 `6 d0 d
    男人拔出家伙的同时,一股浓精顺着大腿淌到了沙发上,唐荔香满足地懒在男人下面,低低发娇:“你多久没这个了?这么多东西!我还以为你们当老板的整天玩女人呢!”
* W1 K; {& h* _# f! A" Q: j' u
0 O! L  _" [% y    “玩女人!你就这么看我?玩女人也是要看玩谁!我是喜欢你,控制不住了。也没个老板样了!你笑话我!”  B# B' a9 d2 V7 j# A  v+ M5 y* i
* w$ R% i. B% w: f% O
    “没有,刚才觉得你象个大孩子,就知道咬这,疼了!”唐荔香揉了揉乳房。- o3 U  t7 P- k4 \' K

: A% L; K. `5 U$ W5 c* G    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唐荔香与自己的老板完成了第一次的结合。男人舍不得放手,继续赖在唐荔香身上摸索亲吻。被男人压了很久,唐荔香才起身,收拾自己一直精心保养的香体:“你该走了,太晚了邻居该笑话我了。”' a2 e  f# }* w
$ L9 k3 f: }+ C" Y
    “没想到还有女人嫌我给丢人!第一次啊!”男人拉上了裤链,扶唐荔香站起来。6 W* l. ~6 T8 G+ I
! ]! ~. |& k% r
    “不是那个意思,我跟寡妇有什么区别,大晚上带个男人回来,对孩子不好!”唐荔香急切表达,生怕伤了男人心。
8 D6 z; M: p6 E( o7 h1 a/ j9 D+ y) j3 J+ |
    “我真走了,你舍得吗?”男人问。+ _) l: i5 e  g  K! Q
) X" O) u9 t3 ~& s9 m
    “不舍得怎么办呀!你还能在这过夜啊!我送送你吧!”女人无奈回答,一双漆黑的眸子闪瞧了男人一眼。5 u( ?9 z( L0 z$ R8 {- |+ F
+ G1 a* U* ]' [7 }) D6 R- O
    到在楼梯口的时候,两人又抱又亲了好一阵子。明天,两人关系就变样了,唐荔香特别用情地与男人拥吻在一起,希望自己对这个男人有持久的吸引力,但愿男人不是逢场作戏。- ~" D$ `3 P" |- J: J1 }
3 p) \* W0 o" G8 R, f: D
    “你跟我吧,这里不应该是你睡觉的地方!你的一切我给你买!”男人激吻着唐荔香说道。! T1 i* e$ X# K% c% i: T8 E# Q
- C7 m9 m9 O5 G4 ~
    “我跟你走,跟你走,我们去哪里啊?”唐荔香第一次发现有男人能彻底征服自己。“你等我一下给孩子留早饭钱!”* R- o* j' _0 ^" |( n! k
" t' y! Q9 Y! k
    香格里拉的豪华套房里,卧室的灯光昏暗,考究的落地窗帘半掩着外面的阳光。
9 T  d! i) R3 M6 H) r- `/ f% m$ _  K# n
    几乎彻夜宣淫的唐荔香已经记不住弄了几次了,累了就休息,醒了就交欢,疲惫中更想显示自己还年轻的身体,还能承受男人的压迫,她愿意献出自己即将逝去的韶华春光。$ {2 C5 c0 P; i7 o* H( k
& Q. e, P1 Y* ?% A; K# o
    苏德才背靠着床头,唐荔香浑身精光,趴在苏德才的身前。苏德才象把玩一件可手的古典瓷器,轻轻抚摩着唐荔香顺滑细腻的腰身和臀部。从进入这个套房开始,苏德才就这样让这个美妇裸体伺候,可以随时享受女人美妙的肉体和温情。
/ T, n8 g6 b2 O5 j3 @$ k& s0 ^5 S% A, a3 n" m) A& |' E
    “我以为我能扳住自己,还是被你降服了。你是我年轻时的梦想,荔香!我的荔妃,我的香娘啊!以后谁也不敢欺负你了。你知道的,他们家没什么正经人!我在他们家看过你的照片,那叫个漂亮!”男人一次次呼唤着刚刚为唐荔香起的爱称,得到的是唐荔香热切而柔情的亲吻。这个温情媚惑的女子似乎天生具有挑逗男人的姿色手段,十年前那双让他迷恋的春眼更饱含蜜意,勾魂夺魄,每每就象演戏一般轻抛媚眼,低回浅笑,让他浑身沸腾,提枪上阵。8 g! ]1 n4 E, ^7 i* y5 F
4 g* ?- ]( Q8 _# T0 N  c4 I) f
【下载地址】:http://www.feimaott.com/file-837945.html7 [  D3 G7 k- y# e: y
【下载地址】:http://www.jkpan.cc/file-120237.html
/ D# x6 y! |; J' T& L【下载地址】:http://www.disknic.com/file/1bf6b656400729dc.html( b! E6 f5 D2 ?) g$ F6 N+ a# J" W
1 M4 S6 n$ c" D1 Q% j

回復樓主 親!! 下午好,中午養足了精神嗎?讓我們一起渡過下午茶時間,WK有您更精彩!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email protected]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