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73 回復:0 發表於 2017-1-5 17:38:59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7-1-5 17:38: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我们的青春可以求的原谅》(珍藏全本)作者:秦守 TXT [複製鏈接]

《我们的青春可以求的原谅》(珍藏全本)作者:秦守   TXT
  ^& @. D! d( t, y0 x【内容节选】:: |+ b* S! V+ u  A; c; }; E6 A
      第07章
% P# {) |4 L& d3 ]% t# [  那是七月底的一天上午,课间休息时间,我和死党们围坐在教室后方的桌椅边聊天谈笑,正说到兴头处,老铁突然乾咳了两声,说他有个重要的内幕新闻要宣佈。7 f; }, B- g5 q, j/ K; Q
  大家都给了个鄙视的眼神说有屁快放,老铁神秘兮兮的压低嗓音,说是关于朱老师的重大发现。- d& ?+ M% T7 o7 w2 |# ]0 r
  我心里一惊,忙竖起耳朵加倍留神了起来。0 g( Y$ c% h0 @/ y* Z+ Z
  “知道吗?朱老师跟教导主任有一腿!”
2 T! j6 B2 D8 `- b% O- u  D  老铁第一句话就让众人发出“噢……”的夸张惊呼声,但是表演的成份居多,人人脸上都是戏谑的表情,谁也没有相信。
% x- J' I4 i* e  教导主任是个年过五十的糟老头,长得极其具有重点校的领袖风范,而且还特别严厉,是广大备受压迫的学生的苦大仇深的阶级敌人,大家气不过,平时就编了他好多的笑话和“新闻”,至于说跟某某女老师甚至女学生有染,早就不是啥新鲜事了。+ t& @. @3 F6 J/ b
  我也暗中一阵冷笑。对朱老师最了解、掌握最多秘密的人就是我了,如果她跟教导主任真有那种关系,不可能瞒过我的眼睛。
4 }8 g( T' o; b+ G$ X" ?  “老铁,拜託你编的有点水平好不好?”阿建笑骂道,“那死老头跟咱们朱老师能相配吗?哪个漂亮女人会看上他?你起码也找个相貌气质接近一点的来发挥啊,真是猪脑!”
) u: h& \5 p. L  J3 t- G* V5 h$ T  “你才猪脑呢!死老头虽然相貌猥琐,可他手里有权!”老铁反驳道,“懂吗?权!能决定实习老师是否留校任教的权力!朱老师为了能留校,当然只好向他献身啦。”2 ^' C$ P$ \" \, P" S) q
  众人一呆,一时都没话可说了,似乎觉得这话也蛮有道理的。' i' j) w; }" |, S  v6 ?& ]# |
  我可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被如此诋毁名誉,冷冷问老铁,死老头有权力也并不意味着朱老师就一定要巴结他,还说的这么有鼻有眼的,难道你亲眼看到了么?
, x* ]! M% S7 k6 \3 O  老铁嘿嘿笑着说何止是他,还有好些人也都一起亲眼看到了,接着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2 l: q8 h. X& o: {
  原来就在三天前的中午,老铁和几个邻班同学到数学老师家补课,路过二楼教导主任家时,正好碰到朱老师从里面出来,并且听到教导主任说了句“你先回去,晚上没人的时候再来!”
- |: j* ]; X8 L  看到老铁他们,朱老师明显有些窘迫尴尬,红着脸急匆匆的走了。老铁他们本来没觉得什么,这下子反而起了疑心,再想起刚才死老头的那句话,越想越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
, T0 L4 |& ]: k3 ]5 [  为了验证真实性,这几个小子都起了好奇心,晚上特意又偷偷一起来了,埋伏在三楼查看动静,果然九点左右时朱老师悄然而至,敲响了教导主任家的门,人一进去房门就紧紧关上了。
' r: x; \5 D, \- c9 _2 O. c0 E  足足半个多钟头后,门才重新打开,这时候老铁他们每个人都亲耳听到,教导主任与朱老师在门口发生了一些肢体上的纠缠,虽然由于人在楼梯上方看不到现场的情形,当事人的声音也被刻意压抑的很低,但是一句带着哀求的“您不要这样”还是被几个人听的清清楚楚。
+ a0 V! y+ K9 [2 b9 \+ D  随后,他们壮胆探头一看,就看到教导主任把朱老师送了出来,满脸轻薄奸笑的表情,眼光色迷迷的盯着她胸口,用命令的语气说有空要经常过来坐坐。而朱老师明显是哭过的样子,双眼红肿着,肩膀在一耸一耸的抽动,换好鞋子默默的下楼走了。+ k. D9 K: K) T9 N+ {
  “不信的话,你们去问四班的某某和某某某,看我可有一个字撒谎!”
6 u+ x6 @  m+ j4 \. L  老铁斩钉截铁的语气,认真的神态,令死党们全都耸然动容,都开始有点相信了。尤其是他说的那两个隔壁班男生都比较实在,平时一向有一说一,这更增加了这番话的可信度。
& L7 g8 O0 T$ M) C# X  我心中也掀起了巨浪,半信半疑,彷彿失掉了魂魄般方寸大乱。朱老师确实非常想留校,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更明白,她甚至愿意牺牲这两年恋爱的权利,来换取留校任教的资格。那么,当那死老头不怀好意时,她会不会也愿意付出身体的代价呢?老实说,对此我完全没有把握。3 ^$ A8 n% R, C
  强行按捺住六神无主的情绪,我警告老铁说,我会去问那两个男生来求证的。
( \: w: s( {& c0 E+ s  事情还没搞清楚之前,禁止他再乱传这个消息,免得影响了朱老师的名誉。
+ U" \% E' n) c' G! B  老铁满口答应了下来。+ p) ]7 B2 C6 Q8 A' X+ f
  放学后,我直接找到了那两个男生,从他们嘴里探听到的和老铁所说的八九不离十。9 N# q+ m) B6 `6 T
  我眼前发黑,感到说不出的难受痛苦,第一个反应是想去翻看朱老师抽屉里的周记本,看她是如何记载的,以便做最后的求证。但那几天她偏偏都准时下班,晚上又都没外出,白天也没有体育课,我竟找不到偷偷潜入她家的机会,只能在焦躁中耐着性子等待着时机。
: [/ x" {5 W& G& g( B5 Q  但是又过了两天后,朱老师跟教导主任有一腿的消息竟在全年级悄悄传开了,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的都是这条新闻,而且说的绘声绘色,一听就是经过无数传播者自己加工的“精彩版本”,其不堪入耳荒唐离谱的程度,那也不必多说了,总之我听到的时候,真正是心头烧起一把无名怒火,连肺都快气炸了。
. c9 F* _! i( g9 Z' [& ^  我铁青着脸找到了老铁,质问他是怎么一回事。他倒也爽快,当即就承认是一不小心说溜了嘴,又传给了其他人。他那满不在乎的神态犹如火上浇油,令我积蓄了好几天的怒气骤然间爆发了。$ y& i! h$ M( k9 N- f2 I0 H1 k# R
  我咆哮着挥拳扑了上去,狠狠的、毫不留情的殴打了他,是那种把人往死里打的揍法。他吓呆了,连还手都不敢,很快被我打的头破血流、哀嚎倒地,最后还是闻讯赶来的几个老师奋力拉住了我,才没有闹出人命来。- |+ f% L& i0 ?+ [3 B9 d
  但事情还是闹大了,老铁被送往医院救治,他的家长既心痛又生气,下午就吵到了学校来。而我老爸也被叫来了,连同班主任、段长等人一起暴跳如雷的骂我,并赔偿了全部医药费。
! K& v! D/ e+ ?5 P. Q0 }  我任由他们责骂,自始至终像个失去灵魂的木头,无论他们怎么逼问我打人的原因,我都一言不发。老铁的家长火了,说要回去问儿子,我心里冷笑,暗想他敢说出真相才怪呢。
- R3 H/ M+ O# f% i  果然如我所料,老铁根本不敢说出传播新闻的丑事,撒谎说是我们自己发生的一点小纠纷。他大概怕我顶不住压力而招供,反倒一力承担起责任来,坚持说是他先去激怒我才导致我失控的。这才使他的家长觉得不是那么理直气壮了,加上拿到了全额医药费,也就顺势下台阶不再追究了。0 \7 a' Z3 ^1 @: J( l
  理所当然的,事后我被解除了科代表的职务。任凭朱老师怎么为我说情都没用了,班主任和段长坚决的下达了行政命令,将我就地免职。9 ^2 c+ l* a9 z! |& r+ N
  到了这个地步,我一点也不关心这什么破职务,我关心的是朱老师本人!在我“受审”期间,她就敏锐的察觉到了我的异样,猜到打人事件背后另有内幕,可是她问我的时候有班主任这些讨厌鬼在场,所以我也没透露半点口风。等这事件过去了之后,有天中午等其他老师都走光了,她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里,询问起原因来。
9 B5 _  n( w) K  _4 }  我低着头,淡淡说因为老铁到处给你造谣,我气不过才揍了他。. O# J' F% I7 b8 r- d
  朱老师似乎有些惊讶,问是什么谣言?
2 u* l. |# `$ ^' c& f3 w  “他说你跟教导主任。”0 Q* S5 ~6 N4 ^
  我说到这里就顿住了,总不能把“有一腿”说出来吧,反正她肯定懂我的意思。
! d5 W. I6 @$ k. z, A9 _, N7 ^6 R  朱老师的身躯明显震动了一下,脸色苍白,过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X  F* j" f1 l  我抬起头死死盯着她的嘴唇,那时我是多么希望能从这诱人的朱唇里,用坚定的语气说这是污蔑,绝对没有这回事呀!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迟迟也不开口,而我的心却越来越往下沉。
- C0 o6 |' ~; P0 ^+ o6 N- _  终于,她还是开口了,说的却是:“原来。你们都知道了。”
7 [' C6 ~8 M4 J- j  s% a4 A  我如五雷轰顶,五脏六腑都揪成了一团。尽管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是亲耳听到她承认丑事,我还是感到无比的痛苦。' v7 x; E5 l6 l5 F/ C
  朱老师眼里泛起了泪光:“我现在才知道,你。你竟是为了维护我的名声才打人的!唉,都怪老师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j- Y: |0 i' a: r9 f# w) J7 W
  如果是换了别的事,听到这体贴关心的话我会非常感动,可是当时我却只感到深深的愤怒和失望,彷彿第一次才认识她似的瞪着她,目光如炬,想要看穿她的肺腑!: ^% A2 o. j: _; t
  在我的逼视下,她下意识的略有些慌乱的躲开了视线。这种不自然的表现更证实了她的心虚,我的心霎时凉透了,彷彿有个最神圣的东西轰然倒塌。
1 {8 r) ^; q, x. i" H5 l( \  我记不清那天谈话是如何结束、我是如何离开办公室的,事实上,那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活的有如行屍走肉、心丧如死。只记得几天后我总算找到了个机会,再次偷偷潜入了朱老师宿舍里,翻到了她自己对事情的记载。: w/ a; k$ @7 }$ {
  全部记载只有短短两行:“今天我做了一件错事!为了留校,我一时糊涂,忍着羞愧找到教导主任想走后门,而且用的是我以前最鄙夷的方法。”) ~9 z+ |! r, Z' E8 U% c% \% y
  写到这里就没有下文了,大半页几乎都是空白的,但却斑斑点点的都是干掉的泪痕。我完全可以想像出朱老师一边握笔写着,一边痛悔的泪流满面的情景,但是心理却丝毫没有同情她、谅解她的意思,因为这两行记载已经是最确凿如山的证据,扑灭了我最后一丝祈祷她是清白的幻想!
% I$ C9 X, i" k  B9 Y  其实,这所谓的“证据”根本不能证明她无耻的献过身了,而老铁他们虽未撒谎,但也是在先入为主的想法下有意无意的混淆了真相。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当时朱老师的确是去求教导主任帮忙,并且给老头子送了一份重礼。她所说的“最鄙夷的方法”就是指这个,并不是说献身。
! G# J( o! J9 W4 \% h( r' B  古板固执的教导主任在这方面倒是个君子,拒绝收下礼物,但怕中午路过的同事多,一旦跟朱老师推托拉扯起来,惊动了旁人未免难看,所以才叮嘱她“没人的时候再来”。
1 m3 Y+ k6 J2 {2 |  晚上朱老师赴约之后,老头子关起门来批评了她一顿,又硬把礼物塞还给了她。朱老师如梦初醒,羞愧难当之下才哭了起来。整个经过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但被老铁他们带着有色眼镜观看之后,再经过夸大修饰,就变成了一桩桃色丑闻了。. r  H& d! R' D
  总之,这整件事根本就是一场误会。但当时的我却被愤怒、嫉妒、失望和憎恨等多种情绪烧昏了头,没有再理智的分析一下前因后果,就轻率的在心里对朱老师做出了判决——她犯下了淫荡罪!罪名成立!应该接受无情的惩罚!
8 W- _2 m# P! c9 P) j# b  该怎么惩罚她好呢?
. f6 a- Y4 E# M6 `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我脑海里产生了——既然她这么不爱惜自己,随随便便的就能将身体作为交换的商品,奉献给丑陋的老男人玩弄,那么凭什么就不能奉献给我呢?我也一样是男人啊,既然老头子都可以佔有她,那我也一样有权力得到她的身体!
( w/ w* y8 x* `7 s8 @$ P. x  是的,我要得到她!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就算是事发后坐牢都在所不惜!2 H) j  q3 h1 j1 D
  这念头萌发后就再也不能遏制了,犹如癌症病毒般在全身迅速扩散了开来,令我变成了失去人性、彻头彻尾的野兽!% Z$ T. z2 C8 t& G4 L( i4 x
  于是,我以一个与十七岁男孩不相称的狠毒绝情,开始了最大胆最疯狂的罪恶行动。5 X1 e: d& }* B. }
  那天是8月18号,星期六。' N8 p+ T. o; o  ~- i9 v
  父母都出差去了,正是我行动的好时机。晚上十点,我迈着庄严的步伐出发了,就彷彿是去进行一桩最神圣的祭祀大典,心情悲壮而邪恶。3 l0 m+ z* W3 B
  祭品就是朱老师的身体!: B/ Y' E! ?% o
  和往常一样,我轻松潜入了她的宿舍,打开冰箱,取出了放在里面的一壶蜜水。
! m; ]5 v3 m: h2 i* o! T  朱老师很爱喝蜂蜜,在这炎热的夏季,她出门前都会冰一壶蜜水在冰箱里,回来后一口气喝完,凉爽又解渴。
7 ]% O6 l5 W/ m1 F' r; v  我掏出个纸包,将磨成粉末状的安眠药投入了蜜水里。
! a4 O7 m8 q% a  u( ]; y  我母亲患有严重的失眠症,家里有的是安眠药,我在这之前偷偷做了好几次试验,精确计算了药品的剂量,既要保证不被尝出药味来,又要有足够的药效令人进入深度睡眠。
1 f2 U) g6 ]# g9 R& N. q  现在这个量刚好,是最完美的比例!
! c) m' v' P" F  把蜜水放回冰箱后,我为了以防万一,在白开水壶里也投入了药粉,然后才进入卧室坐下,耐心等待着猎物回来。
3 \. ^5 ~% L7 S' Q8 n! Q, g: G  十点四十分。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
- e* l7 Z7 }: B6 k* ^5 Y  我一骨碌钻到了床底下,极力克制着心跳和呼吸,一动也不动,目光则从床单下的缝隙偷偷张望出去。
1 \9 y5 F4 m' z: I6 j  只见朱老师进门了,换上拖鞋,第一个动作果然是打开冰箱,拿起蜜水壶一边喝着,一边走到厨房里去了。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看不到她在作什么,也不知道她喝完了没有,等她再出现在视线中时,已经是走进了卧室,开启了空调,接着开始脱衣服。
! {6 V- O+ S% I4 V. P  我看出她是准备洗澡,肉棒立刻充血兴奋了起来。不过她并没有脱光,身上还剩内衣时就停下了,打开衣柜取出乾净浴衣,直接走向了浴室。5 b! ~$ C3 D8 H- Z2 |
  我只好继续不声不响的等着。
& C, C8 G3 c$ O6 `  二十多分钟后,朱老师带着沐浴后的香气回到了卧室,坐在床沿,手里拿着暖风机吹着湿漉漉的秀发。她白皙光滑的小腿、晶莹如玉的赤足就在我眼前晃啊晃的,每一根柔嫩的脚趾都看的十分清楚,令人泛起亲吻的冲动。我还是强忍了下来。6 A, x! ?. t+ m7 J
  吹到一半,她忽然失手将暖风机跌落在地上,弯腰去捡,但是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就维持着弯腰的姿势不动,怔怔的在那里发呆。我慌忙缩回脑袋,紧张的心脏狂跳,就怕被她发现了。幸好她并没看向床底,呆了半分多钟后,幽幽的歎了口长气,就捡起暖风机继续吹开了。
. x) \( q2 F/ L8 `2 N  我听出她的歎息声满含着忧伤、委屈和失落,不禁心中一动。这几天我对她的态度始终是冷冷淡淡、不阴不阳的,莫非她是为此而感到伤心么?那是不是说明她心里还是爱我的,只是身不由己才被迫做了些对不起我的事?
9 W! f  w& _' M  但是仅仅只是一闪念,我的心重新刚硬如石。呸!贱女人,别想用假相迷惑我,我是不会上当的。今晚你和我的命运都已注定,再也不可能改变了。2 V+ u+ |* p. u- o- e4 v% ]
  这时药效应该已开始发挥作用,她开始频频的打呵欠,娇慵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倦意,甚至没等头发完全吹乾,就熄灯上了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7 F! J8 L! a. v( c+ O, B( i' _
  听到她安祥均匀的鼻息声,我确定她已睡熟了,才从床底钻了出来,拧亮电灯,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的猎物。- g; L, y+ }5 M0 p& e! {9 Q
  真是太顺利了!跟设想的完全一模一样,几乎没有任何波折,她就成为了毫无抗拒能力的口中美食!
  u2 I/ N. }+ {- U0 W4 B  不过我还是没有放松警惕,感觉上,她刚才好像没有喝完那些蜜水,也许还有醒过来的可能。这就需要动用到备用手段了,我将她的双臂拉到头顶,两只手腕分别固定在两侧的床头铁栏杆上,用随身带来的麻绳牢牢捆住:然后再取出一块厚手帕,蒙在她眼睛上,在脑后打了个死结。& H5 u$ o3 D9 P% ?+ a% T& w% q
  这下才是真正大功告成了!
0 X1 N& ]1 Y* c) h, v1 l  我长长舒了口气,用放肆的眼光欣赏着朱老师的睡姿。$ U- B2 P3 x7 L% U! P
  这是我第二次这样看她了,上次时刻担心着将她惊醒,这次却可以堂而皇之的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因为她已经完全属于我了!% g6 [8 m* |( y5 c4 U: V
  还是上次那套睡衣睡裤,不过由于睡在空调房里,就没有再热的拉扯开了,将她成熟惹火的娇躯包裹的严严实实。那乌黑的秀发洒在枕头上,高耸的胸脯正在诱人的微微起伏着,彷彿在呼唤着我的再度窥视。身体则稍稍侧卧,将她优美的曲线暴露无遗。* D4 G" J. r0 q; V2 e
  欲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心跳快的清晰可闻,我激动的不能自已,飞快的伸手褪去她的所有衣物,将她还原成了一丝不挂的白嫩羔羊。1 A$ M' H/ Z3 I' A* t0 W
  最漂亮的女实习老师、梦寐以求了多日的性感尤物,终于赤裸裸的被我剥光了,美丽的胴体毫无遮掩的展现在了我眼前!% }! a2 T7 W; o+ O& L% ^
  那真是比我想像中更完美的艺术品,肌肤细腻如雪,丰乳细腰,裸臀浑圆挺翘,双腿修长而笔直,全身的每个部分都是那样令人心动,比黄色录像里看到的那些女星不知好看了多少倍。
7 f" ^& p. e0 I$ p  L$ P' `+ m6 N  我兴奋的掏出带来的照相机,啪啪按动着快门,在一下又一下的闪光中,一口气拍下了三十多张各种角度的裸照,有全身也有半身,还有重要部位的特写。
0 D/ s- @) P; Y  虽然拍下后不可能送去沖洗,但我只要保留住胶卷就够了,那胶卷本身就是最好的纪念。等将来长大了,学会了如何沖洗、或者认识了这方面的熟人朋友,再去沖洗出来也不迟。: U% B  V7 s7 U* B( \
  拍完照,我更仔细更贪婪的逡巡着全裸的朱老师,尤其是那日思夜想了很久的丰满乳房,更是我观察、赏玩的重点。* G# M- n- I* ^, p$ B/ ~( v0 A  n
  灯光下看的清楚,这两个硕大而浑圆的奶子是半球形的,肉感十足,即使躺着也显得相当坚挺,丝毫没有下垂散开的迹象,那美妙高耸的圆弧一直延续到腋下,就像两座巍然矗立的茁壮山峰,峰顶是一圈淡红的乳晕,中间尖尖的突起红豆般大小的粉嫩乳蒂,因为暴露在空调吹出的冷空气中,已经敏感的坚硬了起来,看上去无比的诱人。# p5 v; R; s5 z
  幻想了无数次的宝贝终于被我窥视到全貌了!我的大脑一阵晕眩,几乎以为自己又是在做梦,等到人恢复清醒时,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赫然已自作主张的出击了,颤抖着佔领了那两座完美山峰!* `2 K6 {0 i# \6 F. c2 Q3 d8 Y" n
  ——哇,真的是好大、好嫩、好有弹性啊。; t" z! o# t3 d9 b7 N* b4 Z
  我啧啧讚歎着,双掌肆意玩弄着这对美乳,将两颗圆滚滚的洁白肉团紧抓在手中,体验着那无与伦比的滑腻和丰硕。那乳球真是够大够饱满,我超过一米八的个头,手掌已经很大了,但却还是不能完全抓住整个球体,以至于十根指头全都深深陷进了柔软的乳肉中。
  D+ |; P' `' B6 X' S* E  也许是我太用力弄痛人了,昏睡中的朱老师忽然微微动弹了一下,喉咙里也发出咕噜声。我一惊,双手本能的停止使劲,紧张的注视着她的动静,好在她并没有醒来,呼吸很快又均匀悠长了起来。
: e* j, D/ i: p; r4 p( y* ~: C# z) L  我放下心来,又开始恣意揉捏那对丰满的大奶子了,将之一会儿推到下方,一会儿挤到上面,塑造成各种不堪入目的淫靡形状:然后又用口舌尽情舔吸着,牙齿狠狠的咬着,恨不得将之吞下去似的,在赤裸的乳球上印出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牙痕。
8 s, x# K( Z% f: ^2 ^  等到我张嘴含住了柔嫩的乳尖,像个婴儿般吸吮起来时,朱老师明显又有了反应,虽然人仍未醒来,但却发出了梦呓般的嗯嗯声。9 r  q" y2 f6 j3 ?+ }
  我更加兴奋了,索性将脑袋埋在高耸的双峰间尽情舔吸,双手则在她身上四处游走,探索着各处美丽的风光。那缎子般的肌肤柔软细腻得几乎在指间化开,并且还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香气,令我快活得简直要飞了起来。手指越过平坦的小腹、玩够了白嫩的大腿和饱满弹手的屁股后,一往无前的开始向最神秘的禁区进发。
0 W9 @* y6 z1 i  k; l) J  拨开茂密的阴毛往里一探,指头传来的感觉告诉我,那里赫然已经微微濡湿了!
' b9 }9 x( z3 f  这也是我第一次触摸女人的阴部,好奇心令我暂时放弃了对丰乳的癡迷,转而埋头到朱老师的双腿之间,细细的观察了起来。1 K* }: O9 w2 @* @- m% V
  只见在那雪白娇嫩肌肤交合的地方,蜷曲黝黑的耻毛下,一处粉红色的神秘花园已经为我打开了!两片月芽般的阴唇可爱的微微蠕动着,虽然还未分泌出大量淫水,但洞口已明显有湿润的感觉了。
  y& W$ m  |& Q  p, h1 _  v' t  我情不自禁的亲吻了上去。这个夜晚,我不仅看光了朱老师的所有秘密,也用双手摸遍了她身体的每一处,最后还用唇舌吻遍、舔遍了全身,连肛门都没有放过!我要让她的每处肌肤、每个毛孔乃至每个细胞,都留下我的痕迹。
6 a8 d3 ]7 G- x$ l0 _! j$ y  在这种持续不断的刺激下,朱老师的本能生理欲望终于被唤醒了,虽然她的人依然醒不过来,但是她的头已开始无意识的摇晃,似乎正处在痛苦而又快乐的梦魇中,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时不时的发出一两下呻吟,面颊则逐渐潮红,双腿间也越来越湿,到后来终于缓缓沁出了一丝透明的黏液。& h2 _0 p, j4 J% V: S* A# n
  尽管只有很少的一点液体,但对我来说却犹如点燃了火药桶,沸腾的情欲再也克制不住了,我暗哑的嘶吼了一声,脱光衣服饿虎扑食般压到了这具性感的胴体上,膝盖将她两条美腿分的更开,勃起的肉棒奋力朝前冲刺了过去。
8 u' }; t! A  ?* P  这是从当时的黄色录像里看来的、最常用的标准性交姿势,可是从未亲身有过性体验的我哪里能刺的准呢?连续三四次都从旁擦了过去,不得其门而入。7 H9 P9 a$ V8 K) B6 J
  我急得嗷嗷叫,只好换了种姿势,双手抱着朱老师雪白的大腿向上抬起,令她浑圆的裸臀也跟着翘起,这样子阴部就更明显的暴露了出来。然后我再调整了一下瞄准的方向,将充血的龟头直接抵住了湿漉漉的肉缝,缓慢而用力的向里深入。4 i3 e# d0 U7 W" T' K8 G6 M
  “喔……”
2 ]" G' _$ R3 C( Z6 q; A  我舒爽的一阵哆嗦,只感到在进入的瞬间,一种温热的被紧紧包围的感觉强烈的传来。那绝对是我这一辈子最难忘记的美妙感觉,是我第一次真正佔有了一个女人的记忆!无论以后我再玩过多少美女,都不可能再体验到那种初次的激动了。3 O0 Q4 H# u6 _+ a
  就在肉棒向里推进的同时,我也察觉朱老师的娇躯一下子绷紧了,开始有了略微挣扎的迹象。我不管不顾了,继续抬高她的屁股,同时挺腰收腹,猛然向前一送,伴随着“噗嗤”一声,耀武扬威的阳具霎时层层迫开了紧密的肉洞,尽根没入了阴道中!
, n- ?# Q1 ^) W2 X  “啊呦!”8 c5 ?; m% {  y3 j/ u
  大概是这一下的冲击太猛烈了,朱老师居然惊醒了过来,先发出了一声痛呼,然后她立刻发觉了被绑被蒙眼的异常,吓的张口大声尖叫了起来。* n! E4 ^* o3 \6 @5 A7 D5 h
  这情形可出乎意料,我急忙一把扯起枕巾,塞进了她的嘴巴,才算把叫声堵了回去。她惊恐的拚命扭动着身体,被捆住的双臂挣动的绳索嗤嗤作响,喉咙里不断发出“唔、唔”声,似乎是在愤怒的抗议,又似乎是在恳求我放过她。  C" b5 @3 F# w9 ~( e
  正在狂热兴头上的我根本无暇多想,俯身紧紧的压住她,就像骑马似的,操纵肉棒快速的抽插起来。# u3 {' e) B' A/ s& H# e/ i3 L
  也许是恐惧导致本能的收缩,也许是之前的前戏尚不足够,我感到朱老师的阴道里又是紧涩、又是乾燥,抽送的并不是很顺利。不过能佔有她、插入她的身体,我就已经亢奋无比了,哪还计较那么多,而且那时的我也全无技巧可言,不懂变换角度和姿势,只知道一味的猛闯猛撞,粗大的肉棒带着无可抵抗的力量来回冲杀着,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最深处的花心。) Y; Q/ w1 k5 L: @/ o* Y6 O
  微弱而含糊的哽咽声响起,蒙在朱老师眼睛上的手帕上缓缓漾开了两团湿痕,不久又穿透了手帕,在脸颊上形成了一道蜿蜒泪迹。她放弃了挣扎,如一摊泥般软软的躺在床上任我为所欲为,明明是在痛哭却又哭不出声,那哀痛欲绝的样子真是悲惨极了。
! F- M) P: }' b) |) B3 C  然而我却还是铁石心肠视而不见,分出一只手肆意狎玩着她丰满的乳房,胯下冲击的力量则越来越强、越来越霸道。除了生理上的无比愉悦外,她那痛苦的表情也令我爽的不行,心里充满了变态的快感。是的,我就是要令她痛苦,令她流泪,令她哭泣!这样才能让我的兴奋点千百倍的加强。
% ?3 |1 \* O" J1 c  渐渐的,朱老师的身体似乎也适应了这种冲撞,不再那么紧绷了,或许是为了减轻疼痛,有时候还会下意识的顺着我的方向和节奏配合起来,让我插的更舒服更畅快,下体连续撞击着那柔软的小腹,耻骨相碰,阴毛互相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7 Y/ J" L0 X! x6 \
  在如此迅猛的冲击下,她那对饱满硕大的乳房在胸前晃动的空前剧烈,抖出了一阵阵令人目不暇接的汹涌波涛。我看的过瘾之极,全部的热血和欲望都壮丽的沸腾了,彷彿带来了永不疲倦的精力般,驱使我更粗鲁更勇猛的酣战了下去,誓要将青春完全燃烧!
1 d: g* l% w, A- @  由于太过用力的缘故,我全身陆续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一滴滴落在朱老师赤裸的胸前、腹部和四肢上,两人不久都变得汗津津的,空气里充满了淫靡的味道。9 G9 b) J7 y( ^+ Z5 Z3 g
  这场狂暴的抽插持续了足足半个多钟头,直到我再也忍受不住体内彭湃的激情,在一阵最后的疯狂过后,我闷哼一声,后腰传来一阵酥麻,通体就跟被电流击中似的欲仙欲死,大量滚烫的液体怒射而出,全都浇灌到了温暖的阴道里。: e) L% v3 Y) w+ B. x7 }; f) p
  兽欲发泄完了,我疲倦的趴在朱老师赤裸的娇躯上,感觉着自己的肉棒慢慢变软,再一点点的退出了她身体。
  R& t; y& b3 M  ^6 r4 r3 c8 g  尽管意犹未尽,但我知道多呆下去随时都会有被拆穿真面目的危险,毕竟她跟我太熟悉了,仅是遮住视线并不一定能很好的瞒过她。! R! d0 {7 A; l- V2 P/ r# W
  又一次恋恋不舍的揉弄了一把她丰满的双乳,我用毅力驱使着自己站起身,悄然下床,不声不响的将衣服穿回身上。
2 f* C( a1 I  k) M" S# X  一边穿,一边继续欣赏着我留下的傑作:那分开的双腿间,原本乾净清洁的肉缝已是一片泥泞,乱糟糟的阴毛丛中,缓缓的倒流出了一股混合着浓精的红白相间的液体。( [6 b/ p0 h: W+ r' K+ A
  那是血迹!
! H7 l% @* k; f+ z! j  Z  我浑身剧震,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眩晕了几秒后再定睛一看,没错!
" T1 A. @1 \, E; g; a  那就是血迹,鲜红、鲜红的血迹!/ W. e& {' W% v
  ——难道。她竟然还是处女?!# _0 Q2 {3 W* h! ~2 |% W9 U  x$ h
  ——这怎么可能呢?她不是已经献身给教导主任了么,怎么可能还是处女?
# W+ S: Z! w  ^. r* W- o6 k( O0 D! V  我的大脑轰然巨响,踉踉跄跄的倒退了两步,整个人都发起抖来,一个声音在心里严厉的指责、呐喊。( I$ ]9 |% V2 X
  ——我冤枉了她!是我。冤枉了她!
2 i, j# e& ^1 C8 Y" K+ I  极度的震撼、惊愕和惶恐一起涌了上来,我只觉得心头一片混乱,猛然拔腿狂奔而出,逃也似的离开了那承载了我全部青春的宿舍。+ o, i3 f3 [$ W9 x
  当夜,我在街头流浪了整整一宿。脑子里什么念头也没有,就是这么失魂落魄的走啊、走啊,直到东方既白。' Q% W$ ~! D0 Y/ L/ e9 U" S3 `  ^
  两天后,也就是下周一,我战战兢兢的来到了学校。
# h# K  U( ^- O  q: C: w3 g  从踏入校门起,我心里就充满了恐惧,生怕公安局民警会突然神兵天降,把我戴上手铐押进警车。
( t) Z2 _6 w! i, d" j  这绝非是杞人忧天,这两天我仔细回想起来,觉得自己的犯罪手法自以为高明,其实却留下了大量致命的破绽。先别说我强暴朱老师时既没有戴手套也没有戴避孕套,现场留下了数不清的指纹和精斑,单单就是从用钥匙开的门这条线索,就可以推断出是熟人作案,再稍微一调查就可以迅速缩小嫌疑范围,很容易的查到我这个真凶。& P, }+ ?$ q( k2 w+ m7 I9 |& q
  而且更糟糕的是,我逃走时太过慌乱,竟然只穿了一只袜子!另一只怎么也找不到了,应该是遗忘在了朱老师的卧室里。
: y' i/ K0 R' X) q  可以肯定,只要朱老师报了案,我就绝对难逃法网!0 b8 w' W: L" N( A
  本来我的原计划是临走前留下一张剪贴报纸拼凑成的纸条,说已拍下了她的裸照,威胁她不许报案。但当晚由于突然发现她还是处女引起震惊,就完全忘记了这回事,何况就算记起,被愧疚折磨的我也不可能再这么做了。0 s0 z' [' E/ V: q% i
  怀着恐惧的心情走进教室,我几乎是坐立不安,不过还好,上了整整两节课了,都没有警察出现。8 I6 }2 x, D: q& V. m
  看来罪行并未败露,我稍稍松了口气。+ m$ g2 R1 c8 H! Q/ G
  第三节就是朱老师的语文课,她走进教室时的脚步十分沉重,失去了以前的轻盈活泼,脸庞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憔悴的令人心疼。
4 D9 r- Z& d# T8 [  每个同学都能看出,她一定是遭遇到了极可怕的打击,但是当她开始讲课时,声音却还是平静的,态度也依然那么认真,一丝不苟的把课给讲完了。* v) }- l4 M- ]$ Q: G6 G+ P
  整堂课我都不敢看她,回避着她的目光。7 e' |! D8 h! [. h+ M, ?; A1 f/ j
  在担惊受怕中熬过了一周后,一切都还是风平浪静,我这才完全放下了心事,确信朱老师真的没有报案。! `) }$ U- Z1 u! i2 ]' ^; o4 ~
  但我的心情却并未因此而好受一点,反而更加苦闷了。有好几次我都想痛哭流涕的跪在她面前,向她坦白自己的罪恶,但最后还是缺乏勇气而作罢。
7 A1 C- }( ^7 k  我想自己真的是个懦夫。
8 T4 C; Y. e$ _$ x6 \' q  失去了科代表职务后,我也不必每天到办公室交作业了,于是也就一直躲避着她,不敢跟她单独相处。有时远远在校园里碰见,我都赶紧转向另一条路躲开。
+ z* _1 H4 o! A  而她似乎也无意单独与我谈话,不仅是我,对任何一个学生也都失去了过去那种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的感觉。虽然她说起话来还是很温和,但许多同学也都私下里认为,她不再像过去那么亲切了,彷彿在心灵里竖起了一层隐隐的隔阂。; h+ q& G( @$ a9 W1 x0 `' A  |
  九月初,暑假课程结束了,新的学期开始了。我升入了高三。朱老师则结束了实习,离开了本校。( L2 U7 q; L) Q3 `) C7 W
  她最终没能实现留校任教的梦想,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不得而知。但她的离校却用事实回击了之前和教导主任的流言蜚语,让所有人都明白了,所谓“用身体交换工作”根本是空穴来风、无耻谣言!
: ]( P/ ^- {% Z8 Q5 l& u  而我也通过其他渠道了解了整件事的真相,知道自己确实误解了她,追悔莫及。; }) |- E$ _2 S, m/ Q- C, F) C
  她临走的那天,正好又是个周六。晚上全班同学聚集在一起,为她开了一个欢送会。- A5 L. w1 L, f; y" m) R7 G. l7 ^& E
  会上,在班主任的提议下,每个人都要为朱老师表演一个节目来送别。轮到我的时候,我拿起话筒,为她唱了当时流行的红孩儿乐队的一首《初恋》。9 o* F0 T  Z5 V7 q+ |% n
  “能不能再一次靠近我,听我慢慢诉说,心里多少伤心话。能不能再一次靠近我,一起走过从前,再把青春说一遍。”
5 N" x1 n! }: M; V: D; w: t9 I  唱到这几句的时候,全班都起哄嘻笑了起来,鼓掌声、口哨声、怪叫声不绝于耳,班主任如临大敌的皱起眉头,似乎在警惕我“早恋”的苗头,朱老师却只是沉静如水的听着,双眼眨也不眨。
% K, `  h; F( C$ K( i  我再也唱不下去了,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6 ~: d3 T) n: u) R# P  告别的时刻终于到了,在合影留念的时候,她忽然趁其他人不注意时,把我叫到了一边,递给了我一个纸包,说是送给我的礼物。+ P6 ?; \( J, {" n
  我嗫嚅的问是什么?
% }' D# y- u9 D5 n) d! k7 U  她淡淡一笑:“是青春的苦涩果实,它本不该这么早就开花结果的,但也许这就是青春的代价!既然它已经结出来了,我还是希望它能好好的成长。”  D  b# Q8 V4 _; Q
  我咀嚼着她话中的深意,还来不及说什么,她已转身飘然而去了。
( o% u! U4 U6 Y+ d" O  目送着她的背影,我知道,这一辈子再也不会见到她。& p+ O8 t4 m$ g
  回到家,我拆开纸包一看,里面赫然是一只袜子!
. C' }1 I0 m+ K  我遗忘在她宿舍的那只袜子!这说明她早就知道是我强暴了她!9 J; O' ~$ e$ @) B* _% Y
  我的脑袋嗡的一响,忽然间完全明白了她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她是在告诉我,她已经原谅了我,因为“这就是青春的代价”,而青春在她那颗宽容的仁慈的内心里,是“年轻人做错事,上帝都可以原谅”的美好世界,她虽然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却还是谅解了一个少年因青春冲动而犯下的罪行。! h  q; J- u; Q+ A2 q
  我很轻易的听见了自己的心破碎的声音,拿着那只袜子,眼泪如泉水般夺眶而出,把我的初恋连同最纯真的感情一起,埋葬在了十七岁的那个晚上。  g$ ?5 [% P6 z, ]+ N
; e1 m% s+ l" v% c
【下载地址】:http://www.feimaott.com/file-837959.html6 a# R5 W  b# `# ?2 j8 g! v% r
【下载地址】:http://www.jkpan.cc/file-120244.html' T- w' q" x# N9 t0 m" m) s: p
【下载地址】:http://www.disknic.com/file/a0401ae97cacef4e.html
: m$ f# g; o% Y, m5 y& ]0 F: j0 t: w  f' B

回復樓主 親!! 下午好,中午養足了精神嗎?讓我們一起渡過下午茶時間,WK有您更精彩!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email protected]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