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47 回復:1 發表於 2015-12-30 15:04:11
累計簽到︰1488 天
連續簽到︰10 天
發表於 2015-12-30 15:04: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紅衣魅影 [複製鏈接]

審訊室里,江一燕把帶著手銬的雙手放到桌子上,身体前傾,呼吸急促,豐滿的胸部也因此而上下起伏著,別有一番風景。突然,她怒目圓睜,惡狠狠地看著我。2 n# E& U* y7 f: r7 [2 ]  p
5 u. U: K" q4 B' X. t- `
  “你怎麼知道就是我?!”她終于說話了,眼神里透出一絲不服氣和疑惑。" z. k: g# v! j+ h& t+ O: f$ w

$ x# U$ J* j( C& R# {  “我不知道。”我以一種平靜的語氣回答道,同時向她投去淺淺一笑。' u4 S7 }/ x5 ^/ C

& w  g' C* \9 v( f$ O  “這不可能!你不可能只是碰運氣就把我抓住了!”) D# B- {7 p2 u

& r/ n& P% j! n" z' q  “說實話,確實有一點運氣的成分在里面。不過呢,沒想到我只是略施小計,你就自投羅網了,哈哈!”5 G7 Q) g/ k7 ]7 G. d

- E# T* T3 p2 M% [3 n; e4 B  “你這賤坯子!你們男人都不是好東西!”聽到我這麼一說,江一燕几乎跳了起來。
( I+ C) {  F+ M) X' K4 t( {5 a
) g( P# ]/ }- p! i* C* V  “慢著,江院長,關于你的這個觀點,我覺得你還是不要這麼絕對。”2 Q0 c; F, P1 g" N: T1 N6 ?
$ C0 [- i. k* ]% U: S$ U" a+ ?/ b0 r6 l
  故事還得從一個月前發生在江一燕管理的精神病院的一件案件說起。
! X  T6 ^5 g* b- U8 t3 i$ c; N  R1 U9 H) C% q/ [) c
  一個月前的一天早上,局里接到報警電話說市里一家精神病醫院發生一起自殺事件,請求出警。聽到這,我就納悶了,自殺事件何必要我們刑警介入呢?經過打聽才知,原來死者家屬不相信是自殺,堅持認為死者系被謀殺,于是就報了警。
( \6 R7 u3 o. u5 w+ p
( R/ k' {5 K0 \" Z4 z  X" @! F# ]5 w  案情就是命令。我先給報警的那家醫院打了電話,給負責人交代一定要保持好案發現場,任何破壞現場的人都將以妨礙公務罪論處。
! ~! E  I$ ^5 ~" ^( l' {5 [% R& u
% C8 `, k1 \$ c/ R* c# m( q8 N  很快,我們一行人便風風火火的到達了案發地點。老遠地,我看見醫院大門站著一位面容姣好,看似干練的女士向我微笑致意。6 `7 w+ E- {( s! D

, z- ]" X* O3 ]  {1 v1 [& I  “你好!我是這家醫院的院長,我叫江一燕。”說完,江一燕的右手向我伸了過來。
+ ~7 A* b; t& j) I, k
/ i  X9 _0 ]; R5 r  “哦,江院長你好!我是市刑警隊隊長謝飛。”我急忙也伸出右手去和她握手。
0 q- h3 b+ b' y& K$ G% e
( A7 a7 a& s. S' P! x( _6 d  “今天我負責接待你們。”0 Z+ S3 s% T! @' E5 _* D4 s) E
$ s# z3 P+ `6 t' _' T4 S
  “好的,那有勞您了。”
# O& L' `. K( }/ z1 S7 c' {  ^# o3 f7 `8 e4 P1 I! L% I
  “應該的。”
5 x; \% Y4 h) `% L  V# F$ s6 j/ Y. _8 G0 U, b& X! k6 l
  “江院長,你可真是年輕有為啊!”我突然情不自禁地冒出這麼一句。
2 x+ i5 w- b! \! U  n
1 l* ]; A' T1 T" s2 D6 x; G3 M$ J  “什麼年輕啊,我都是奔不惑之年的人了。”
1 N4 z( m7 y! S2 O& Z" B
( _! G" c& b' N! Q; n3 R( S  “啊!”我頗為詫異,“那您保養得可是太好了!”
7 B& K0 k/ J# d* D& H/ \' C) s, Y6 a( U
  “過獎了。”" K+ u  D4 J0 d8 N+ O1 L1 G* a
/ r! F( {) g! U# A  y# C
  “哪天等我有了夫人了,一定讓她向您取取經。”
8 X1 k& c5 W- v7 `# n8 k
# f- `9 `- }' ~! t, q8 O  “好的,謝隊長真會說笑。”
( m  y; e: i3 a( G
( x5 X; @$ @8 S* ^& ]; T  “還是言歸正傳吧,江院長麻煩您帶路。”7 u, d+ O' Q( d& Z( B, k! E
' N, [: W( B- f  b, m
  “請你們跟我來吧。”
4 V; u. g, U# ~4 d
' U3 E& k  T6 m3 @! B! ~  說完江一燕扭頭就往醫院里走,我抬頭看了看整個醫院的布局便跟了上去,正當我們經過醫院大廳的時候,突然一個中年男子向我衝來,然后使勁抓著我的衣服,神色惶恐地說:' J0 L! ^; ]$ [+ ?' N# \

8 k) W$ B8 [8 L& e  “警察同志,救我!有人要殺我!”! o# D+ |* |/ z1 f2 G  M! _

! `$ z3 B1 A& ?0 U6 b$ i+ H  可能是因為在這之前還沒過拜訪過一家精神病醫院的緣故吧,我被眼前的這一情景給搞懵了,我一臉茫然的望到江一燕,希望他能給我一個解釋,同時幫我解圍。
2 [& t: z% P8 C& w$ R# t- O7 }( U# R, X9 I! b
  “江院長,這是怎麼回事?”
" V# b) S; X& U" ^& u1 ^0 L/ \  C. c3 K5 z, B
  “哦,這個病人患有嚴重的妄想症,說得具体一點,是被迫害妄想症,顧名思義,病人總是產生有人要加害于他的幻想,而事實上卻完全是無中生有。”江一燕說完,對旁邊的一個護士遞了一個眼神,護士便上前准備帶走抓住我的這個男人。  q2 X/ t- g$ m. p/ e1 [! e: r
) l' ~4 ]' ]4 l/ g( i! }
  “9527,該吃藥了,快跟我來。”護士說道。
( S7 C4 U. I7 R( M' V9 U1 j
  I$ z2 u' r6 e# e* ~; n- G  然而,這個女人的話似乎對這個男人完全不起作用,他還是死死地拽著我的衣服不放,口里還是念著剛才的話。這下,我不知如何是從了。這時,只見江一燕向我走了過來,然后在那個男人耳邊低語了几句,男人便像觸電似的從我身上松開了手,乖乖的跟著護士走開了。我頓時看得目瞪口呆。5 k. L+ a; k6 Q6 o

( a3 Z8 v' P1 d3 z: I, ?  “你對他說什麼了,這麼靈驗?”我不免好奇地問道。& z4 q! ^, b; R7 P9 e$ _3 j

: ?2 F/ W7 u" n( ^8 D  “很簡單,我跟他說,如果不按時吃藥病情加重,到時候就只能對他采用電休克治療了。”
2 }9 ~0 I/ ^3 D1 C& Z8 ~6 X+ ^( C6 x# }4 b! v9 r8 F& d- B
  “啊,原來如此!”我恍然大悟,“你們對病人都采用哪些治療方法啊?”/ i* E% u! W! g" |6 ^, Y' H
; H+ a1 G1 |9 h/ V- U
  “哦,總体說來有三種,分別是藥物治療、心理治療和剛才我提到的電休克治療,因人而異也相輔相成。”& N- S$ T- r; I) J3 T/ u
1 A6 X; _, W' m* M3 L" D0 W
  “恩,有道理。那主要有些什麼病人呢?”
& e2 \' A- g. B5 G6 |9 i. P2 U
; K8 L0 o0 f% r' K' K' w  “病人嘛,有剛才我們遇到的那種妄想症病人,其他還有狂躁抑郁症、精神分裂症和精神發育遲滯等。”
+ {& C3 P7 h4 o# u4 V" y* O* {7 k0 {! R# ^$ ^" B& A
  “都是些可憐的人啊!”我不禁發出這樣的感嘆。
& s# y% T) d9 ~( {; C. S9 W4 w
" u2 O9 Q, {" f) Z  A6 s: ~  “是啊。所以我們做醫生的更加責無旁貸,會盡最大努力減輕他們的痛苦。”
; N- {, A1 r( c/ J
& m- q; T6 q9 s* O  F* O  “真不愧是白衣天使啊!”
( L% {/ ~" ^/ @% h8 q8 _0 P* `
5 J$ q( X' ~4 b, D5 e  “哪里哪里,我們的本職工作而已。哦,隨便說一下,剛才那個病人就是出事的那個病房的。”. c' |$ l& D/ ^8 V' c% X

. C8 B0 n$ ~) U4 r8 n9 _, q: G  “哦,謝謝提醒,還是請你趕快帶我去出事的病房吧。我肯定還會找剛才那個病人單獨談話的。現場沒有被動過吧?”4 e) \8 X# A! j0 ^+ p' A$ ]
" `7 E- U9 Y- S
  “按照您的要求,報警后就再也沒人進去過,家屬也挺配合,都在門口等你們呢。”
9 R0 `; X  O/ V- u# U
$ x4 T  q- z: O0 b- h' J4 a1 r/ w  “好的,那我們趕快。”& T/ U( `* C2 M' d& j% o; j

) ~$ F1 _8 Q6 e: H4 B/ k  很快,我便看見前方不遠處一個房間門口有几個人朝我們這邊焦急地張望著。/ u; t) V6 v- r! R! ~
" R0 g: j- D+ ]1 R8 n  k
  “那几個就是家屬吧?”我問江一燕道。
" Q6 e7 E3 T$ X& q) q
; N8 k! e. {" h  Y  W: k- u% F  “對的。”8 {" q  I* r9 N, V* p

7 |- V" S$ e/ X' E9 ]( ^  我急忙走上前去,跟他們做了個自我介紹。
1 \" O+ ^5 a; l* A2 q9 ^+ S
# p+ `; N( e7 Y5 e5 V" o  “你們先回家休息吧,這里交給我們就好了。我們會給你們一個公正的交代的。”" }  x( H8 x; R( ]& e

& z  d+ d& S; x  O" B  “謝隊長,有你我們就放心了。從上次你破的午夜凶殺案,我們就看得出您不僅目光如炬,而且秉公執法。”其中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向我說道。
7 b6 \  M6 F# M: O' t- M/ T) {+ o+ q4 k' m+ h% a* ]. \8 p; I' v
  “哦,那件案子啊。呵呵,沒想到傳得這麼快。”我頗有几分吃驚。0 n$ @& }1 P$ Z# N0 r6 p# ^
' P" ]5 E' r" X! n" B( A
  “是啊,報紙都報道了。真是聞名不如見面。”9 u1 ?$ _4 c* ?

& F5 {" I+ K% O. W: Z* D. _% ~5 p  “哪里哪里,這都是我們份內之事。大叔,您先請回吧,這個一時半會儿是不會出結果的,一有消息我定會第一時間通知您。”
$ M( S6 V' x4 @# c( K, ]! d9 a% ^5 I5 S" H8 F
  “好的,那我們先走了。”說完几個人就轉身離去。
2 n* Z( t4 g- J; g7 ]/ t; U2 O5 ^# x/ j9 Q: }/ S
  “江院長,請把門打開。”3 h3 l8 V, Q, D

  K) B# J. R+ [- u: O  “好的,請等一下。”只見江一燕說完就轉身離去,回來的時候帶著一串閃閃發亮的鑰匙,然后找出一把,把門打開了。我看了一下門牌號,上面寫著:104。
( i/ S" `8 i" H7 |  _& L
) G) s+ x  A1 I3 T  “這門平時都沒鎖的是吧?”
  P; g9 V/ [4 F; i9 t$ C: h% }( H: w
  “你怎麼知道?”江一燕詫異地望著我。  |6 M7 l# c6 D0 j
9 n4 e6 M, m6 b  x) X  ~4 A
  “哦,我猜的。我想你們醫院比較特殊,不鎖門的好處是一旦發生病情,可以保證及時施救。”; u# m) g0 z3 k1 c
( R: _3 Y) H7 n* ?; w' k
  “真是什麼都瞞不住你,謝隊長。確實我們也是這樣想的。”) o" P. G+ r( Z& @  C$ }; t8 T

' }, \7 p' O+ b0 J( q  “我們還是看看里面的情況吧。”說完我就踏進了房間,法醫小劉和另外一個同事也魚貫而入。江一燕呆在門口觀望。
& z' j# B% l6 Y  k7 [: P5 y! t
; h8 v( [3 b. _& Z& Q7 L5 K/ d  房間是一個四人間,為左右上下兩鋪,中間是過道,而死者就靜靜地躺在左邊下鋪的床上。我走進仔細一看,被著實嚇了一大跳。
! u  u- v2 {& G# v' T1 N8 G+ s8 z
9 K: u2 _. K9 k; U3 M) z4 i- `  死者身著帶有編號的病人睡衣,頭朝上平躺著,臉形扭曲、手指也緊縮成一團,下巴和衣服領子上有明顯的嘔吐物,同時死者右手的床沿上有一支注射用針管。
+ N2 G2 N& ^: T9 q
( H6 d# n* T0 u+ D# `4 [- z, j  “死者應該是中毒而死。“小劉說道。
; X0 ?4 z9 R9 {  X, [2 }. I
5 D% M) s$ }! F' Q$ ?+ d. H. R# s  “這個我看得出,而且很有可能是高濃度的氯化鉀。”我補充道。& a* d, S. D! u* C$ l# @; q
  Y7 \9 B9 @6 g. E* Z
  “我贊同。”, n7 B) {9 N+ P  W" }( E
! O0 m) c# P3 H8 O; w1 ^$ {8 {
  “不過死者是怎麼得到注射劑的呢?”
8 ]. b2 W: D' u( C8 s7 z4 ]1 ?) E6 L  v. \0 K  y2 |& O
  “可能是從醫院里偷出來的吧。”
# V/ y) Q) A5 Y! f* F0 c: R% k) ]; P: D- d: D/ ?
  “現在下結論為時過早,記住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判別死者是自殺還是他殺。”+ i# e% c; `  x
1 }$ c' b9 s  S$ m# m3 F9 G  U
  “明白,謝隊!”
3 @% L4 b' r1 G; ~9 |; v; L5 d( U( A! I+ h' j
  “那你開始拍照取證吧。記住要帶手套哦,要不然發現你的指紋你可脫不了干系。”+ |4 H% t! u" d
" M; D2 H2 F1 {
  “哈哈,謝謝謝隊提醒。”
5 Z# A4 Z0 c, I' ]$ k: h4 w2 r- F
6 s1 P3 ~/ V: w4 q# Y, Z! N  就在小劉拍照取證的時候,我卻望著對面牆上的窗戶發起呆來。6 A8 g2 F, H" Q4 D- c( A6 t

  \5 a) h7 N  t! o) L$ h/ X8 ^" L  v  “謝隊。”聽到叫我的名字,我突然回過神來。0 y; D0 d# H) m# J6 o% @
0 x9 J2 z7 J- V$ A  q3 F& T
  “怎麼了?”我望著小劉。
" l$ u; D; W3 I+ s7 M+ j/ o  p" ]( @
  “我這邊取證完了,請指示。”
6 Y5 S! Z) c( ^/ m% H0 W# I7 E: y& }0 _% ]! G) K. t
  “我們先把屍体帶回去做屍檢,等報告出來后再說,還有別落下物證。”
; o( ^6 V  E8 B; q9 O
2 E7 j" W4 h: X0 \  “明白。”
7 F; I& m# H% e; b" X8 y5 h
/ J! `# B( |7 Q! B0 \- d/ l2 v  |  就在小劉他們開始把死者裝入屍体袋的時候,我看看了還站在門口的江一燕,然后徑直向她走去。" e- B& u1 T! D( @" k: P/ o

( k& \6 G: H; @. x& V% g# l: L# {5 H  “江院長,今天估計就這樣了,我們先把屍体帶回去做屍檢,我想我們還會很快再來麻煩您的。”* e; d) |: \( ]5 y0 [
* p$ H0 j" K3 K+ e' S0 t
  “謝隊長您客氣了,那我送你們出去。”' N  D- g* V4 U! f) b1 x  g

+ P8 x* j& L) T& q  “好的。”6 w+ W- T$ m9 k3 d

: c! G6 i; w6 }8 y6 `) C1 U  第二天中午,正當我伏在辦公桌上呼呼大睡的時候,小劉一個巴掌把我打醒了,我猛地睜開眼,望著他,滿臉慍色。9 y; o; _4 m3 N; R$ P4 @7 G/ E
" Z  _3 C& F& d* O2 ^2 C( a
  “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討厭,沒看見我在睡覺嗎?”1 \8 `  f1 i; `" ?6 o3 R) Y* j) w
1 h1 k5 b$ x2 P* ]5 j
  “謝隊,有結果了。”
# z$ }; t* j2 {" c' f; d% M8 m+ E+ N$ r9 E  Q" o
  “真的?”聽到他這麼一說,我睡意全無,怒氣也消了,“快說,什麼結果?”; K9 m8 a& {- B0 k
( P7 p  i4 `; _& `  K) q
  “被你言中了,死者体內確實檢查出有高濃度的氯化鉀。”
) |" s* B4 O$ a! N- y% }0 Q8 \' G5 p' e! O' q2 [" [
  “這個不難猜出,但是這卻不能斷定是死者是死于凶殺還是自殺。還有其他結果嗎?”9 t2 _" R$ `9 a
  D! Q4 A  a3 n1 K! L+ m8 U
  “注射器上一點指紋都提取不到。”# _$ ~) h9 g! X& T, m+ r: I8 E
7 }1 d8 O8 e1 D3 U8 I$ e
  “哈哈,那足以證明死者就是死于謀殺。”0 Z, b: I" v: W, _, k( W; z

2 C8 V0 \( w* Z0 m  “為什麼呢?”/ _# V5 E' O' Q2 T* q/ y- B
/ `- q  f9 {  X
  “如果是你,你會在自殺成功后醒來把自己的指紋擦掉嗎?”
2 D* K4 _( g! Y
% b# z$ D/ `* f( G  R& U  “哎呀,隊長,你瞧,我這腦殼怎麼就這麼容易短路。”, C5 C$ _" P% m% W$ f

6 E: L6 j( k2 Q, }  “那現在怎麼辦?”4 s. \! D& _7 P  P% M
$ U* n  \6 x2 G! Q- T/ `
  “精神病醫院里的任何一個人都有作案嫌疑,但首先我們得把104房間的其他三個病人帶回來問話,因為目前他們嫌疑最大。另外,你給死者家屬通報一下情況,並讓他們放心,我們會盡快破案。”
/ M  ~. d/ }( g( S$ s# X
: c! [  E$ d- b9 V: c0 M1 g) ~. S  “明白。我這就去做。”
' o9 A+ N" K! \) g0 `$ I& B
, y6 U# ^5 A" ~5 \  “我想我得再跑一趟醫院了。”; @( `5 V( R) i
: Z3 o. o* K  [( d) {8 |8 J
  “需要我去嗎?”
2 s! `# _5 C; F- {" p, @3 n1 F8 U! z- G* o8 I( j
  “不用了,明天吧,今天我一個人就夠了。”5 @  g2 G) j2 x2 p/ g7 v! K
  J: d8 b- O. ^1 d% }( k
  “好的。”) ~# r: L; S) f, e+ W

8 R9 `$ K$ I) }) q7 ~5 d  說完,我撥通了醫院的電話,給江一燕說明了一下情況,然后提起掛在椅子上的上衣就出了門。
+ B* ]7 ]1 q7 y3 g! _
0 s8 r% \4 ]/ y% B" D& s! L3 K  看到我時,江一燕仍舊笑容可掬。' L3 _+ l8 B9 x+ X

0 m& v# {' e: Q& z. ~# Q- V' {  “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她嘆著氣說道。
/ O0 S% Y) V9 y* t* C: b8 I; m& T2 x2 S
  “是啊。這下事情就變得有些復雜起來。江院長,你不介意我問你一些問題吧?”
  E/ [  D' @( r
. ~4 p: u( r7 ]  “只要對破案有幫助,你盡管問。”& d& P* f9 K; E+ J- Z

2 U8 V8 o+ s9 {  “貴醫院應該有氯化鉀這種藥品吧?”# G- e# i  @2 b  d+ @8 U

6 V+ n: E2 k; t& T8 E/ Y  “有啊。怎麼了?”
3 H1 S# C  I9 ]9 B0 C, [8 G" x+ O, l! x
  “有盤點記錄嗎?”
, Q( ^0 O/ ]' O! {* p
, p+ k6 E4 _( ]% N1 P7 D7 x. f  “有。”
" `6 K) Q% C7 [% T  i; @0 U; p1 V! Q& x% f2 @' L
  “那好,我需要你盡快去查查是否有氯化鉀藥劑失竊。”0 y- E3 Y/ }2 W- P9 {; V
5 Y) x2 B) k4 i9 b2 \# N/ a/ t
  “沒問題。還有其他問題嗎?”
4 N) }9 J" G# i: j, Z* p3 C' G' w( Z" T
  “我需要一份詳細的員工和病人花名冊,能辦到嗎?”6 e2 e5 H3 o( L. p* ^! s, u

; r9 u7 b# i+ Y$ A, e  “沒問題,我讓人事部盡快去辦。”
0 u8 }# k6 M( t2 j" t( |
. O; I2 g5 J" _" E8 M  “哦,另外問一下,貴醫院除了門口的監視攝像頭,是不是醫院內就沒有安裝了?”
+ w" E, n& @) D; m( A% C9 V0 `5 j) r/ t: Q* \; C" E8 Q$ X/ j
  “對,你看得蠻仔細的嘛。”# [# O" Q( \9 Z4 a
( ^4 ]8 f( S& U+ x
  “為什麼不在醫院內也安裝監視攝像頭呢?”
3 o3 T- W: R9 y0 z3 q; O: Z
: Z1 Q  y4 N( _  “我們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何況病人家屬一致反對我們侵犯病人的隱私權。”+ V6 {* A: I4 S* ]! P0 b, e# |

6 @; ~4 b% j6 I* t  “這樣啊。那我需要看一下案發當晚到次日凌晨的監控錄像。”
: ^# F" }/ Y$ B- H2 N! c
8 s( h4 g) `5 i3 o3 t  “好的,還有其他的要求嗎?”  `( R0 p5 ]* X2 q" ^+ Z0 r& N- F
0 F: e. J, [$ u4 Q2 _
  “沒了,今天就這些。江院長,謝謝你的配合,拿到這些資料我就走。明天我再過來把104的其他三個病人帶去局里問話,他們有重大嫌疑。如果有任何異常,請務必及時通知我們。”
8 l" |( b; \" H: O" b
) |3 s* o/ [7 @0 o  “明白。我這就去給你取資料。”/ |) ?" T) T1 Q' U8 m7 k

( @" _! _5 m; `0 U/ s  I5 |+ O0 b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江一燕便風姿卓越地向我走來,手里拿著一個很大的文件袋。
* F& _; Y6 u- Z. i3 V! {3 u/ T" U$ U5 w  I" f1 b& ]
  “謝隊長,您要的東西都在袋子里了。不過我剛才仔細查看了一下氯化鉀藥劑的盤點記錄,沒有發現較明顯的誤差。”
; I7 a; Z. b+ H) j* z+ l6 F6 a7 j0 A) x$ D. @
  “這就奇怪了。”我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接過江一燕遞給我的文件袋,“江院長,那我先告辭了,我明天再來造訪。”& H! q( [: `8 P% m: p+ h' I5 @6 Q

' Q' h6 u) Q+ P+ v4 b9 c  W: x' o  “那就明天見。”/ d. M: Q7 u! f4 b" l

$ s8 r% L) f) }' H5 d3 b2 |* H  回到局里,我就迫不及待的將文件中的資料逐個審閱起來,期待有一些發現。但是經過二個小時反復的觀察,沒有發現絲毫線索。我失望地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在房間里來回地踱步。
+ G; K( q/ e7 H( S
+ k. g' A9 Q! t0 r  “沒有發現線索?”一直在一旁看書的小劉突然說話了。* D! d/ F; @- |2 M* p; m
  {% k' o7 d' u/ L  Y# o
  “你怎麼知道?”. O' l: Z* `" |  g' Z

/ M7 S1 `3 x% L4 y& [; i  “還不簡單,你的表情會說話嘛!”! _! f( F! X. s" j' q3 x

& N+ @* ^  ~6 O& U0 x  “看來只能期待明天在那三個病人身上有所發現了。”: g' s" `- [% |4 ]- Q6 Z

- _: X, p& r. Q  `5 t4 X  “您老先休息會吧,機器都還發熱呢。”! P, I, r2 ?" b3 X0 ~

! \) W0 S% C8 S6 k1 k  “也罷。不過小子提醒你,不要再來吵醒俺的美夢了哦。”
1 }" I5 n0 g$ C0 A8 v7 n8 _
, p& c7 g5 q7 i; G/ |7 J, J) n+ A3 k7 h  “遵命。”
3 G% z8 c3 v# F( n. I4 _8 H, C9 B3 C# ^* |- s1 C6 J4 D
  第二天,104房間的三個病人被逐一地帶到了審訊室,但讓我沮喪的是前面兩個病人根本無法與其交流。我想他們就應該是屬于江一燕所說的精神發育遲滯患者吧。我把最后的一絲希望寄托到了最后一位病人身上。6 q4 d0 F; L/ x- h7 L  t

8 I% E1 l% A: W6 k' J2 c  “警察同志,救我!有人要殺我!”這人一見到我,仍舊是這句話。1 c) m: v( k" n) m

' J5 d( E& ^$ q% b0 r) m  “哦,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市刑警大隊隊長謝飛。請問如何稱呼你?”) _) A+ F3 j! A4 @  D) {" h

% ?( |6 e0 k' ~  “我叫劉暢。”
: \$ [  H6 m5 C/ F( Y1 ~5 H. \' N& T0 N; Q
  “好的,劉先生。你說有人要殺你,那你說說是什麼人要殺你,為什麼要殺你?”! R" C/ M# j, w+ @

6 ?+ n  d; x0 j( L+ ^/ J  “是一個穿紅衣服的女的,我…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殺我?”" I: s9 s" n, ^+ Z2 a3 w6 M
' Q1 h4 r/ B' C5 J
  “殺人總得有個理由對吧?”
" J+ a2 l' O7 @4 d" S) P! U% [) c& g3 }
  “我真的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殺我。反正你要救我啊!”' x! D9 h. O1 G
7 t) L! d0 t9 s
  “恩,你放心,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是我們的使命,劉先生您就放心吧。”我試圖緩和一下他緊張的情緒。果然,這一招奏效了,他開始慢慢冷靜下來,用一種信任和期待的眼神望著我。
. \! Q9 a6 j5 i4 e
; B; Z+ H& h, S$ O* m$ i  4 R/ s. s- o, w3 |! q

3 s+ L7 p$ r/ o0 U* Z' r  “不過,我得首先問你一些問題。”
/ Z7 o- L, c' j& G5 R3 b9 T/ i3 {
" G' s. G5 C4 v9 _  “您盡管問吧,謝隊長。只要能保我不死,最好能幫我抓到那個穿紅衣服的女的。”
# {1 G! x2 r# g+ q( b& _
( Y: ]: u( i+ {- @' M/ M  “哦,我是想問你几個關于104房間左邊下鋪的那個死亡病人的一些問題。”
. W! P8 B* _* n* f/ e5 j/ e: A& n
1 \; f$ R9 |$ O. y- P9 n2 D  “你說他啊。什麼問題?”
5 h* D0 K5 P2 I9 c. }0 P% G
' K* k" f! D5 G" J2 O4 M* a4 M  “出事那天晚上你有沒有聽到或者看到什麼異常呢?”% N  v' \% T0 e
) J7 p. M8 w1 o- L: N1 I. o* a
  “沒有。”
6 W) p. d2 J1 u. r
% b1 u: e5 x9 d6 O' \4 }  “確定?”
4 A6 V6 y0 y/ ?% b# ?. t) F: _# _7 z4 f+ B0 L& \
  “確定。等我醒來就發現就是那個樣子了,我自己還被嚇了好大一跳呢。”
6 v) I& w3 [( r" C8 G7 u8 d
3 z% J1 @* x6 w) `/ T  “你再仔細回想一下呢?”. g1 M0 h3 u) W# K# P0 _
" ^# B- B, x2 S- i
  “我想想看。”他摸摸自己的頭發,然后自言自語道:“我們下完棋,然后我爬上他的床睡覺,然后...”
, H! M" E3 S+ A; m, @6 Z, |5 L6 @
  “啊!等等,你說你爬上他的床睡覺?為什麼你要爬上他的床睡覺呢?”我不禁打斷了他的談話。
! X, f' E/ Z0 H; b6 j- b) x' n6 O& u- X
  “哦,這個你有所不知。其實我是最喜歡誰睡上鋪的,但是沒人願意給我換,于是我就利用與他下棋的機會偶爾贏得睡上鋪的機會。條件是我贏了就睡上鋪,他贏了我就給他一包煙。出事的那天晚上,我碰巧下棋就贏了。”
6 z  \# r& [: y6 }* e9 ^/ d* H
9 }- {- C. m) L! d5 n* q6 I4 A. p; h- m  “是這樣的啊。”我恍然大悟。我思忖片刻,然后對他說:“劉先生,謝謝你的合作。我想你們可以回去了。”) s) i9 C6 G5 K/ w# n

, Y8 s, D+ J0 {8 n2 u8 R  沒想到,劉暢聽到我說讓他走反而激動起來。
! R" P- [1 }: p) E1 C' a# o' ?, p! G7 c
  “你這個騙子!你不是答應救我嗎,怎麼現在又放我回去?”
) |' o0 `- f. }4 T; N: w" `3 I- V9 @5 [3 a
  “劉先生,相信我,我答應的事情就會一定做到。但是現在你還得先回去,我會盡快回來救你。”, M( j: b+ B! g1 Q

9 z' F+ L: a  m( k2 ?  “不要!”沒想到劉暢竟惶恐得哭出聲來。
) q8 c: \+ g" G) P  s
, Q8 w5 x) D. r  聽到哭聲,審訊室的門猛的開了,小劉探出個頭來,望著我。7 K: V. S! _4 C! `) t) `
0 S& F2 Z$ B* Y- ~
  “隊長,沒事吧?”
. F# \" n5 u  x( z* Y! I
. M3 d9 P9 {* r- {7 z; [  “小劉,你來得正好,麻煩你馬上把三位先生送回醫院。”
* D: A* U+ ~5 E; y- V5 R9 y' ^# q
  “好的。”小劉說完,就准備去拉劉暢的手臂。劉暢還是哭喊著,掙扎著,毫不就范。最后小劉不得不使出渾身解數把劉暢拽出了審訊室。
# t  z" ~4 n' ]3 m# [+ }: L$ x. P
  等他們一行人離開,我便迫不及待地趕往物證室。我找出小劉當日在案發現場拍攝的照片,對照病人花名冊進行查看。果然,證實了劉暢所言屬實。照片顯示死者身上所穿衣服的編號是9528,而花名冊上顯示,病人編號和床位編號是一致的,剎那間,我的思路變得越來越清晰起來。
$ Q( q3 ~6 Q. ?0 q7 K9 C! p  A: z9 N% R( ^4 c
  我的心頭頓時像一塊大石頭落地一樣,輕松了不少。“趁小劉還沒回來,不如美美睡上一覺吧。”我暗自為這主意叫好,然后關上物證室的門,趴在桌上便睡去。
1 D) X8 U( N$ P3 y1 }7 s/ _& D0 p% A' c
  “隊長。”當我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時,發覺小劉在輕輕推我的肩膀。% p$ S* V  t. R+ p+ f4 V
  t8 ?# y0 ~% |0 \( x
  “回來了?”說完,我伸了伸懶腰。* y7 d7 O3 L% @9 N6 G5 J2 u0 g

( |3 s& G! u7 q" c  “水都淹到嗓子眼了,你還有這閑心趴在這里睡大覺。”
0 S, ~( k4 Q$ W
1 k" {6 L  E* G/ Z. Y7 Y3 Z8 ]1 }1 w  “呵呵,不是有個成語叫做忙里偷閑嗎?”
$ D( @4 C4 z+ `5 P
! o$ g1 h9 T) S9 Y4 Q, a# I1 I3 e  “下一步我們怎麼辦啊?”望著小劉那嚴肅的樣子,我忍不住發笑。- b& X% u# A) D& n( K

! B9 L5 j$ t3 C* v) K  “還笑?有什麼好笑的?”他語氣中透出一絲不滿。3 W' _$ S" P0 E$ u4 a
+ w0 a4 N/ f; z; O+ n- e
  “下一步我准備花几天出去兜兜風,不來上班了。”' j+ z! o5 j: r. @; n. w! W

! Q# t/ c6 i& r- S3 n8 M  “啊!你開玩笑的吧?”
7 Y- H2 o0 X% D- R
  O7 l0 {! M7 l: ]7 }. ~% ?  “我自有分寸。你就等著看好戲吧。另外,如果有人問起我,你就說我生病了,在家休養。”
% B  d: \1 i& n0 c) Q3 {, }% p$ m$ D
  “好吧。”小劉半信半疑,一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樣子。
/ g6 s1 j) }$ ~. M. E+ ]# n: W9 B% x# b
  審訊室里,江一燕比剛才安靜了許多。3 A) C% @7 e/ ~9 x2 ?  f

' T: ^7 X4 w0 |/ A  “有煙嗎?給我一支。”
! B4 Q% f7 ~. T' N4 J9 m! B. P, |. K# l7 l9 R+ d" O# E+ h
  “有。我連忙從口袋里掏出一支煙來,然后給她點上,心里卻暗自驚喜,心想這個蛇蠍美人總算被我降服了。: @$ G1 Z& r; ?; M' y2 y3 M
) c- E; K, k+ @4 P' D
  只見她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又倏地吐出煙來,煙嘴因為過于用力過渡而沾滿了鮮艷的口紅印。
6 N6 f9 W2 M! k% `1 Y2 P
  M4 l* B4 c) S$ j  “謝隊長,我倒想聽你說說你的破案過程。”" n3 x0 Z3 _* J2 s$ ?( F

. m' ]+ c, Z/ k6 P$ {  “當然沒問題了。首先,我們判定了這起案件是一起謀殺,確切的說是一起仇殺。我在勘察醫院環境后發現,凶手不可能從窗戶翻入,因為窗戶完好無損,監控錄像也顯示當晚深夜沒有可疑人員進入,這就為我們節省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去調查死者醫院之外的社會背景。凶手只能從房間正門進入,很顯然凶手就是醫院里面的人。”
4 {6 i1 T) L7 ?
! z% T# l, ~$ P; n" U& R3 m; ]7 \  “那你為什麼不懷疑104房間里的其他三個人呢?”7 J2 k6 ?- U0 ]+ p* c# S3 d

( A5 E/ q; I9 e: p& ^; `  “問得好!起初我是懷疑房間里的另外三個人,但是其中兩個是痴呆患者,很明顯就被排除了。最后就剩下劉暢。但是他的一句話很快就消除了自己的嫌疑。”
  }8 D  @" f2 o  B4 c5 S3 s1 o0 k
: g" G0 q# D& q; d5 l, ^# |  “什麼話?”
$ ?( Z6 y: p% L0 C& W# W  b
' S) b( s: q; y9 N* a  “他喜歡睡上鋪,案發當晚,因為和死者下棋贏了從而獲得睡上鋪的機會,而死者則睡在了劉暢的床位上。不然,向閻王爺報道的應該是劉暢而不是死者,我說得對吧?”$ `  K, T+ C& o8 h( |$ H

2 r* c5 M5 X% c. Q/ \, d  “被你說對了。”' `5 R% n8 v$ x' a9 w) Q
, T3 i5 Y0 d# h) v1 E9 `
  “這樣一來,事情就變得簡單了。調查目標就換成了劉暢。還記得我向你索取他的入院資料吧?”, A; ^0 o  t, c8 f
( Y7 K$ O4 X7 t3 E6 k) Z9 l' G* a; z
  “當然記得。”
: `8 B2 p7 ?1 X  p# |; ?6 @6 t* L9 d  v. t* r5 f
  “通過他的入院資料看出,他是因為過失殺害了一個女人,后因法院判定其有精神病才被安排到你們醫院來接受治療的。”+ M8 a' v! D3 E

4 O) S2 {/ x( H* ^: }$ j! |  “那不是過失,是謀殺!世上沒有什麼叫做‘過失’!他應該一命償一命!”江一燕突然變得情緒激動起來。  m" i: ?& ?0 A8 N0 Q$ D$ c, Q; g; A
8 A; b8 Q! D9 c/ T4 S% f% P5 V, ]8 T
  “我們說什麼都得講究真憑實據。法院不可能僅憑你的一面之詞而給一個人嫌疑人定罪是吧?”
, I% ~) ?/ P5 g/ N5 O: K, F/ @
- {" E5 ~& t. ?0 |( t  “那你怎麼把這件案子和我聯系起來的呢?”
* l, d  Z: D2 u! o: g+ s) U6 R/ }" Y& `
  “我剛開始也沒懷疑你,但是案件的進展卻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我利用几天時間,拿著你給我的花名冊,按照名字逐個調查是否醫院里有人和死者具有親密關系,結果一番排查下來,只有你和那個女性受害者是很好的朋友。”
9 v) B) E+ `4 a- N- d' M4 `0 G3 S$ D/ K
  “豈止是很好的朋友,她是我的女人!”江一燕說著,眼里噙滿淚水。0 C- M3 A% W, z3 M; M. j

; B, f: u% D, x+ Y2 t% o  “啊!這個我倒沒想到。”我心里不禁打了個寒顫。
, [7 ]- j7 @" u
8 g. P3 B# `3 H  ~7 T. ]  “怎麼了?!我就是個拉拉,難道女人愛上女人是犯法的事情?!”8 O. Z, Y7 s3 ^" N/ T/ n
6 V( }% T) W& \$ g3 V
  “請別誤會,我尊重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我還是繼續說下去吧。調查到了這個地步,還是不能證明是你干的,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
! s6 t4 K, q4 n$ i! o  p0 l  ?, L
: U. X. ^* s% i  “所以你就設下這個圈套讓我鑽?你真卑鄙!”
6 D0 _! C, C. r# _/ b' [
) K  ?. P% k( i' U  “呵呵,我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后面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我給你打電話說因為劉暢及其家屬的堅持,我已經申請將他調往另外一家醫院繼續接受治療。然后,下午我裝著來醫院接劉暢,實際上是借機跟他說明了我的計划,叫他突然裝病,並向你申請第二天等身体好點以后再離開。”
$ ]8 C3 g% P" h' O
& d4 c# S& h6 U7 U" `  “但是你不是離開了嗎?”
6 y$ U0 R  o2 B3 U6 F$ e6 L0 G+ v
; g9 z7 r1 {" r0 ?  “當時我是離開了,但是晚些時候我又偷偷進了醫院,並和劉暢更換了衣服,直到你的出現。”
" U8 o, I! [- E/ P) e& a7 R; t1 u) ~& t6 N. M( V
  “你這招夠狠,就不怕我把你送上西天?”
1 `8 W/ m+ _  l2 `& [  B
& L# L+ j6 [; g- \7 A; {/ }  “哈哈,干我們這一行的,哪一天不是出生入死?”說完,我停頓了一會儿,繼續說到:“有一件事情我得找你印證一下。”. i( _) X8 A1 r. ?
! d: P8 |* j  e5 J8 h: A/ f
  “什麼事情?”& R" v0 V* e% r$ A

. f5 n' n8 {2 |0 Z  “你愛人是不是特別喜歡紅色?”: E+ g5 A% ~  ]& u; C6 z
8 y" |  ~( u! L7 I
  “你怎麼知道?”
1 g; c* l$ `& R$ r
; D% O% t/ r0 M$ I# o* K# C  “我猜的。另外我還想你最初是沒打算使用注射氯化鉀的方式報仇的,而是利用給他治療的機會,給他注射鎮靜催眠藥,在他產生幻覺的時候換上紅色的衣服,久而久之,讓他在腦海里產生是你愛人找他復仇的幻覺,最后徹底發瘋,繼而自殺,以達到你兵不血刃的目的。可是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你發覺他根本沒有自殺的意圖,失去耐性的你才不得不鋌而走險,親自動手。”: r7 Z& p4 D5 L; R% n  c

' d0 k- g9 e  ^  說到這里,我看見江一燕眼睛睜得老大,一副驚恐的樣子。我知道,又不幸被我言中了。1 w4 i$ w+ C7 K7 @
4 M5 Q# w; k: w# V
  “希望你在監獄里好好改造。你要相信,這個世界法律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公正的。”
. `. J0 N0 i4 Z% N& y; N- v! V. c' E3 }7 |
  “讓你的公正見鬼去吧!”7 x( w, q* E+ @% s3 y8 a

5 z8 K1 z% n  f6 q" l  我沒有理會江一燕,而是徑直朝大門走去,然后打開了門。小劉正在外面的椅子上抽煙,看見我便站了起來。我走上前去,對他輕聲說道:
9 S3 g4 q% l; ^: H, ~
! |  l. A! v6 X7 C7 `/ R  “你可以把江一燕帶走了,然后再把劉暢帶過來。”
8 n9 G6 g/ C/ O% j6 e" x
! r+ k2 @* I+ y7 L  “好的。”
9 T: T* r' [% h' ]6 D+ d
8 O" k7 O. A% m# G2 X7 a  不一會,劉暢便興高采烈地出現在我的面前。
; ?) t* Q3 F: t) ^2 U( w: o1 v) k) H# S5 Q) G# ]9 S6 a
  “劉先生,請坐。”說完,我順勢把門帶上了。  E5 B4 [. B0 N  D- n( E# s
: I' Y% N) Z, c" a4 h; |
  “謝隊長,感謝你救了我啊!”
+ p  E$ v  D; S% O- k# O  F
' P. s! ?  N# ?) S+ l4 V- u  “哈哈,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嘛!”# F' T" F* w) f: H% Q$ i8 B/ m/ w
: \4 e  _3 m, r/ B1 Z5 S# b4 w
  “那是那是,您可是真君子!”) ~( _' D$ ^9 e; |2 M+ V
- s; f5 o7 J+ A: X7 I+ c2 l
  “那你還要換醫院嗎?”我提問的同時向他投去詭異一笑。/ T: d$ c! {& h- ]6 F: K

/ B( [4 j' ?$ n/ q  “不用了,完全不用了。”他邊說邊擺著雙手。
: ]- ]7 `. e7 }
& o1 R( L/ I( n) Z9 X. m7 F  “我看有必要哦。”
* o& @# _- ]& N6 q0 Y# c
1 z$ m3 ^' L/ B* J  “真的不必了,謝隊長!您救了我的命,我已經感激不盡了,不用再麻煩您了!”
8 F3 _8 W9 }1 q! \5 H! a$ y3 q0 e7 J/ h
  “哦,我想你誤解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身体改造好了,應該改造一下靈魂了。”) ?, M( n% u3 c! T6 y
- w) `+ N6 G8 X+ r9 b* ^0 _
  “謝隊長,什麼意思我不明白?”劉暢一臉詫異。
! c( |1 k( b2 f% r5 S- s3 |, C+ T, o) f! u
  “劉先生,你就不用再裝了,裝傻是很累的。當年審理你那件案件的法官10天前已經東窗事發了,還有給你做假精神病鑒定的醫生都在監獄里恭候您的大駕呢?”
/ q4 W+ ^0 ~6 o/ T, [* c3 @! p- P- |$ o
  “啊!”聽到我這麼一說,劉暢頓時兩眼翻白,咕咚一聲摔倒在地板上。6 m+ h8 ^0 |" m8 W& S  x

回復樓主 親!! 早上好! 心底有WK、心情就會飛翔,心中要個希望、笑容就會清爽!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email protected]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